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玉女芳踪之上海故事][全][作者:佚明]_校园情

[玉女芳踪之上海故事][全][作者:佚明]_校园情




目录:
  第一回 恶少江龙
  第二回 强干对手美丽的女友
  第三回 更大的阴谋
  第四回 输给强干了自己女朋友的恶少
  第五回 美丽的警花
  第六回 梁婉仪低下高傲的头颅
  第七回 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被玩弄
  第八回 爱上三个流氓的高傲美少女
  第九回 警局里的黑天暗日
  第十回 警察局里奸双美一代警花遭狂辱

  第一回 恶少江龙

  上海第二大学的学生社团中心。晚上九点半。

  三楼的「野人」酒吧里,坐着大约几十个各院系的学生。这里是学校最受欢迎的酒吧之一,来这里的学生以一对对的情侣居多,当然也有许多单身的男生来这里碰运气。而今天,他们确实饱了眼福。

  男生们偷偷摸摸或是大胆的色迷迷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酒吧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那里坐着两男两女。

  两个女孩子是外文系的肖扬和梁婉仪,都是学校里男生BBS上选出的「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两人都读大二,且非常要好。两个女孩的个头也差不多,都是1米68左右的高挑身材,有着非常修长迷人的美腿。

  梁婉仪今天穿着短裙,白晰匀称而曲线优美的长腿露在外面,令酒吧里的男生都情不自禁要多看两眼。而肖扬则穿着紧身的牛仔裤,紧紧包裹着她的长腿和丰满微翘的屁股。

  坐在她们身旁的男孩,一个是现在读大三的法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李浩,是肖扬的男朋友(他自然令别的男生妒忌得发狂);另一个是梁婉仪的高中同学,日文系的李柯,同高大英俊的李浩相比,他显得有点猥琐。

  「你真的答应同江龙比试?」李柯道。

  李浩点点头。

  「浩,他是校长的侄子呀。」肖扬充满关切地望着李浩。

  「我知道,」李浩握住肖扬的纤纤小手:「就是因为他仗着是校长的侄子而为所欲为,才应该压压他嚣张的气焰。」「不过这小子也是不像话,才大一就这么狂!」李柯道。

  「我支持你。」梁婉仪优雅地交叠着两腿,喝了口橙汁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教训教训他!」「你看,有梁大千金小姐替我撑腰,你还担心什么?」李浩笑着说。

  梁婉仪的父亲梁益民是日本昌永财团在上海的中方总经理,这在学校里也早不是秘密,因为梁婉仪在高中的时候就替昌永财团的雅柔系列护肤品做过上海的形象代言人,她靓丽纯美的形像已经几乎成为了每个男市民的心中偶像了。

  肖扬依然是显得很担忧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一个穿得很酷的高大男孩走进了「野人」酒吧。酒吧里的学生立刻议论纷纷起来,因为进来的男孩就是「校长的侄子」°°现在新闻学院读大一的江龙。

  江龙的身后跟着两个打手模样的人,这两个人从初中开始就跟着江龙,他们没考取高中,全靠江龙替他们安排工作,现在索性什么都不干,就跟着江龙,做他的死党。

  江龙霸道地拣了个位子坐下,要了三杯饮料。他眼光色迷迷地扫了扫周围的女生,很快便看见了角落里的肖扬、梁婉仪和李浩。江龙立刻吹了一声很响的口哨,站起来朝他们走去,李浩也站了起来。

  酒吧立刻骚动起来,因为江龙同李浩约定在本周日单挑篮球的事早已经传遍了全校。不仅因为李浩一直是上二大的篮球明星,更因为许多人看不惯飞扬跋扈的江龙,都希望李浩为大家出口气。

  「希望到时候你不会吓得不敢来啊!」江龙虚假地大笑着说。

  「小子,不会让你失望的!」李浩冷冷道。

  江龙眼睛从上到下地盯着肖扬色迷迷地看了一番,道:「肖扬小姐长得可真迷人啊!」「这与你无关。」李浩大声道。

  江龙大笑起来:「别激动,周日见!」说完带着两个打手离开了酒吧。

  李浩他们复又坐下。

  「真不是个东西!」梁婉仪道。

  「礼拜天有他好看的!」李浩轻蔑地说。

  四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肖扬起身去上洗手间。酒吧里的男生都目送肖扬迈着修长的双腿翩翩地走出酒吧。李浩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这后来被证明是极其错误的。

  第二回 强干对手美丽的女友

  洗手间在走廊的另一头,肖扬走过迪斯高舞厅和桌球房,就在她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电梯的门打开了。肖扬没有去注意电梯里是谁,可是电梯里却突然伸出一只粗大的手抓住肖扬的手臂,将她一把拉进了电梯。

  肖扬惊叫了一声,但是却被迪斯高舞厅里传出的震耳欲聋的音乐淹没了,李浩根本不可能听见。

  肖扬被拉进电梯,立刻被一只手粗暴地摀住了嘴,然后一把冰凉的刀子架在了她白晰纤细的脖子上。肖扬从来没有碰到这种事,吓得花容失色,她看见除了制住自己的人外,另外还有一个人,那人按下了去七楼的按钮。那是小电影厅,现在早已经结束了放映,应该没有任何人了。

  学校的电梯里没有装监视器,两个歹徒又有刀,肖扬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她只有拚命地盯着其中的一个歹徒看,希望能认出他或是记住他的样子。

  这一看顿时让肖扬充满了凉意,因为她认出来,那个歹徒就是刚才跟在江龙身后的打手!难道是被江龙劫持了?

  电梯停在七楼,那里果然没有人,两个人架着肖扬将她押入放映厅里。 穿过空无一人的一排排座位,肖扬被押进了放映机房里,机房里,一个男孩微笑地坐在那里,不是江龙又是谁。

  「欢迎肖扬小姐!」江龙色迷迷地看着因慌乱羞涩而更显娇俏的肖扬。

  「你……想干什么!」肖扬尽量装出镇定的样子。

  「你说我想干什么呢?」江龙又发出了令人讨厌的笑声:「李浩这个家伙很有种,居然想跟我斗,我很喜欢。」江龙翘起二郎腿继续道:「我就喜欢和人斗的感觉,喜欢战胜对手的感觉,喜欢羞辱对手的感觉。」「你最好马上放了我,这里是学校,你别乱来!」肖扬微微颤抖地说。

  江龙并不理睬她,继续说:「李浩是个难得的对手,所以我要好好跟他斗一斗,慢慢折磨他、羞辱他。肖扬小姐,你说要是我搞了他的漂亮心爱的女朋友,他会气成什么样子?」「畜生,你太放肆了!」肖扬拚命挣扎,却哪是江龙两个膀大腰圆的打手的对手。江龙大笑着站起来,走到肖扬面前,伸手去摸她高耸的胸部。

  「别碰我!」肖扬娇叱,无奈两手被人制住,江龙的手隔着衣服一把捏住了她的乳房。肖扬又羞又愤,她知道被自己男朋友的对手污辱会令江龙有多大的快感,又会令李浩多么耻辱和痛苦,所以娇弱的她使尽了力气挣扎。可是不管她怎么扭动她的娇躯,江龙的手依然自如地摸弄她的乳房。

  肖扬羞涩难当,抬起修长的玉腿朝江龙蹬去,江龙早已经料到,侧身一闪,然后伸手捉住了肖扬纤细的脚踝,他手使劲向上一举,肖扬便被迫高高地抬起了她的一条长腿。像肖扬这样温柔的少女,虽然是愤怒地攻击却也是优雅得无力,此刻被江龙轻松地捏住脚踝高分着玉腿,更加显得娇美动人。

  「放开我!」肖扬涨红了脸,挣扎着摆动她的长腿。

  江龙满足地看着肖扬挣扎了一会儿,然后他放下了肖扬的腿,欺近肖扬的身前,这样肖扬便无法使力踢他。江龙伸手到肖扬的纤腰去解她的皮带。

  「不要,求你了,不要!」意识到挣扎不过三个男人的肖扬终於开口哀求。

  江龙当然不会停手,他熟练地解开皮带,然后一下子将肖扬的紧身牛仔裤和白色的小巧内裤一齐剥到了脚踝处。顿时,一双光滑白晰、曲线优美的长腿便裸露在了江龙的面前。

  「畜生!」肖扬绝望的娇叫,拚命夹紧两腿。

  江龙欣赏着肖扬的美腿和下腹部的一撮黑色的耻毛,「太美了!」江龙赞叹道:「真不愧是我们学校的四美之一啊!」「不要……求求你!」肖扬哀求。

  「我见过那小子打球,」李浩对李柯说:「他动作很花,可是并不实用。星期天一定打得那小子讨饶。」李浩做梦也没有想到,此刻他娇美可爱的女朋友却正在向他的对手讨饶。

  「唰唰」几下,江龙的手下便将肖扬的衣裤全部剥去,美女肖扬终於赤身裸体!

  「畜生!救命啊!浩,救我!」肖扬哀叫挣扎。

  江龙使个眼色,他手下放开了肖扬,挣脱了的肖扬下意识地向门口逃去,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原来淫棍江龙就是想欣赏修长的肖扬裸体奔逃的美妙景像,肖扬的双腿又长,屁股又翘翘的,哪怕是奔逃起来也是优雅无比,更何况她还羞涩地刻意夹紧玉腿,更显得撩人。

  肖扬跑到门口,门当然锁住。她绝望地看着江龙逼来。

  「江龙,你会后悔的!」肖扬哀叫。

  「打篮球其实最重要的是跑动,要积极地跑动……」李浩向李柯解释。

  「畜生!」美丽的肖扬绝望地在放映室狭小的空间里「积极」地跑动,躲避着故意不捉住她的恶少江龙。可是吓得花容失色的肖扬并没想到,她这样裸露着迷人的玉体在江龙面前奔逃,其实令江龙得到更大的快感。

  江龙满意地看着学校里出了名的长腿美眉肖扬裸露着修长玉腿奔逃着,丰满的胸部随着身体的起伏而撩人地晃动。

  玩够了以后,江龙叫手下捉住肖扬。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被重新捉住的肖扬娇叱。

  「肖扬小姐,现在,就让我来欣赏一下李浩同学那娇美无比的女朋友的身体吧!」江龙淫笑说。

  「你敢!」肖扬夹紧了玉腿。

  江龙向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各使力气将肖扬转过身,然后一踢她的后膝,肖扬便被迫跪倒在地上,然后按下肖扬的头,这样,肖扬的裸露的屁股就被迫高高地撅了起来,她一直夹紧玉腿想保护的那胯间的粉红色的肉缝和菊花蕾也都无奈地张了开来。

  「江龙,你是畜生!」被弄成如此羞耻姿势的肖扬羞愤欲死,泪水终於从她美丽的眼睛里夺眶而出。

  「哈哈哈,打得那小子跪地痛哭!」李柯说道。

  「对!让那小子跪地求饶!」李浩踌躇满志地说。他哪里知道,此刻自己心爱的女友肖扬却跪在「那小子」面前,把她最神圣隐秘的羞处毫无遮掩地露给了他看。那里就连他都没有看到过,肖扬最多只在夏天她穿迷你短裙的时候让他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去过。

  「畜生!」肖扬含泪娇叱。

  江龙的两个手下跟随江龙多年,许多事早就驾轻就熟,两人将肖扬按倒在地上,分别在两边,各用一手将肖扬的玉手扯开,又各用一手捉住肖扬的脚踝,将肖扬两条长腿分成超过120度。

  江龙淫笑着,趴在肖扬分开的两腿间:「怎么样,肖扬小姐,现在有什么感想,即将被自己男朋友的敌人强干?」「不要,求你了,啊……啊!」肖扬绝望地叫,因为江龙已经伸手逗弄她的两颗粉红色的乳头。

  肖扬咬紧嘴唇,无奈地任由江龙玩弄她的身体,不一会儿,她的乳头便硬了起来,可怜她只被李浩抚摸而硬起来过的乳头,竟然今天被这个恶棍弄得硬了起来。江龙於是两手下行,探入肖扬的胯间,拨开了她的两片阴唇,又开始老练地逗弄她的阴蒂。

  肖扬自然对眼前这个校园恶少讨厌之极,可她毕竟是个20 岁的青春少女,被江龙这么有经验的老手逗弄她最敏感的地方,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种生理上的快感。

  「不,不!」肖扬绝望地喊,可是那花瓣里还是不争气地流出了蜜汁。

  这正是江龙期待的:「要是李浩知道他心爱的女友被我搞硬了乳头,搞出了蜜汁,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哈哈哈哈!」两个打手也在旁边陪着乾笑。

  江龙拉开裤子拉链,终於掏出已经坚挺的粗大无比的肉棒。他用两个大拇指将肖扬的肉缝撑到最圆,然后将大鸡巴捅了进去。

  「浩,救我……」肖扬泪流满面,终於绝望地喊着李浩的名字:「啊……啊……啊……啊……」江龙带着无比的满足,将他硕大的阴茎插入了肖扬处女的阴道的深处……「那混蛋如果想进步一些的话,」李浩对李柯说:「应该去练连腰腹力量,这样才能做好空中动作……」江龙使出「腰腹力量」极爽地在肖扬紧绷的处女的阴道里抽插,终於被辱,还被夺去了处女贞洁的肖扬羞愤欲死,加上是第一次,疼痛异常,所以立刻神智模糊,几乎昏去。

  江龙狂干猛插了约十多分钟,终於感到一阵极度的快感袭来,他将大鸡巴拔出,迅速跨骑到肖扬的胸口,将神志模糊的肖扬的樱桃小嘴扒开,把鸡巴捅了进去。

  「啊……啊……啊……」随着一阵快乐的号叫和抽搐,校园恶少江龙将一股污浊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学校无数男生梦中情人的美少女肖扬的嘴巴里。 肖扬在迷糊中感到一股灼热的液体直冲喉咙,她无奈地喝了下去,喉间痛苦地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咕咚咕咚」李浩满意地一口气将一杯西柚汁喝下。

  「肖扬怎么去了这么久,有半个小时了吧?」梁婉仪道。

  「应该不会有事吧?」李浩说。

  「我去洗手间看看吧!」梁婉仪起身。

  就在这时,面色苍白的肖扬走了进来。酒吧里的男生照例贪婪地目送,他们当中有的人发现肖扬的长腿似乎没有出去时摆动得那么优雅自然,当然他们并不会想到是因为眼前这个娇美的玉人刚刚被个恶少破了处女之身的缘故。

  「你脸色不好,没事吧?」李浩关切地问。

  「没……没什么。 」肖扬勉强地一笑,说。

  李浩料想是什么妇科病症,也不好多问,梁婉仪应该会去关心的。

  「那我们早点回去吧!」梁婉仪挽住肖扬道。

  李浩点点头。

  四人於是结了帐,离开了「野人」酒吧。

  李浩将肖扬和梁婉仪送到了寝室门口,便自己回了寝室,他并没有注意到李柯并没有回他的寝室。

  第三回 更大的阴谋

  晚上十点半,学生社团中心大楼依然亮着灯,七楼放映厅里,江龙和他的手下坐在那里,江龙依然回味着刚才奸污肖扬的美妙感觉。

  门开了,李柯领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江龙站了起来。

  「这位王先生是山本先生最信任的人。」李柯讨好地向江龙介绍。

  江龙点点头,和王先生握了握手以后坐下。

  「我马上就走,所以就开门见山吧!」王先生用一种刺耳的声音说道:「山本一郎先生是日本昌永财团董事长山本村正先生的独子,对中国的古董文物一直非常感兴趣。他在陕西和北京等地与许多中国朋友都合作得很好,现在山本先生对上海博物馆现藏的大禹权杖这件古董非常感兴趣,希望能够得到。山本先生了解到,上海博物馆馆长的千金徐倩小姐就在上二大读书,听说江龙先生对小妞挺有办法……」王先生说到这里乾笑了一声。

  「承蒙山本先生夸奖,」江龙也乾笑了几声道:「请王先生转告山本先生,他的意思我懂了,我会全力去办的!」「好,不愧是明白人!」王先生怪叫道:「事成之后,山本先生不会亏待你们的!」王先生说完便起身告辞,江龙送至门口。

  「这个徐倩,是不是也是上二大的四大美女之一啊?」王先生走后江龙问李柯。

  李柯点点头:「她是我的同班同学,还是我们学校有名的『青春劲舞』组合的成员之一,身材极棒,舞跳得更好。」李柯说得眉飞色舞。

  「他妈的,你是不是每天晚上想着她手淫啊?」江龙嘲讽地说。

  「有……有时是。」李柯猥琐地承认。

  「有时是,那别的时候呢?」「别的时候,嗯,有时想着肖扬,有时想着梁婉仪……」「哈哈哈哈……」江龙狂笑:「刚才李浩觉察到了什么没有?」李柯摇头。

  「哈哈哈哈,蠢货,老婆被我搞了都不知道,还跟我斗!」江龙无限满足地大笑:「对了,酒吧里还有个女孩就是梁婉仪吧?」李柯点头。

  「漂亮,真他妈的漂亮!老子一定要把她弄到手!」「这妞可傲了,学校里追她的人有无数,可是她一个都看不上,他老爸有的是钱……」「嘿嘿,我就喜欢搞高傲的美女。」江龙流着口水说。

  「对了,老大,你昨天跟我说的事……」李柯露出丑陋的淫笑。

  「瞧你这臭小子,急什么,马上让你小子爽。」江龙道。李柯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学生社团中心关门的时间是十一点,每晚都由某个院系的辅导员来最后监督检查。今天有许多男生都赖在桌球室、舞厅、野人酒吧等地方迟迟不走,因为今天来监督检查的是文学院的辅导员兼任校团委副书记的林维维老师。

  林老师今年25 岁,是文学院刚刚毕业的研究生。她的本科就是在上二大读的,当时是上二大出了名的校花,现在不仅美貌依旧,更加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诱人风姿,令上二大老师学生全都垂涎不已。

  十一点整,身高1米70、修长苗条的林维维老师准时来到社团中心。她没有让等在那里的饥渴的男学生失望,她穿了一套黑色的紧身套裙,美腿上穿着黑色的长丝袜,显得无比撩人。她迈着舞姿般的步伐在中心指挥学生干部做最后的检查,然后用娇美迷人的嗓音催促那些不离去、色迷迷看着她的学生回寝室。

  终於,全部学生都恋恋不舍地走了,林维维老师检查了各个单元的门后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锁了大门离去,而是坐上电梯到了7楼。

  她翩翩地走进放映厅,见到了江龙和他的手下。刚才在学生面前高高在上的林老师,站在大一的江龙面前却突然变得顺从和羞涩。

  「你……快一点。」她轻声说。

  「这你得跟他说。」江龙指了指李柯。

  林维维老师这才注意到李柯的存在,她立刻涨红了脸:「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江龙点头。

  「不……不行。」林维维老师哀求。

  「林老师,你忘了你没有选择的机会,」江龙冷冷道:「我让你伺候谁,你就得伺候谁。」林维维老师站在那里,羞得满脸通红,她犹豫了片刻,终於顺从地走到1米65的矮小猥琐的李柯面前,跪了下来。李柯立刻闻到林老师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芳香,令他无比兴奋。他看着自己一直只能在梦里想像的美丽女老师竟然真的跪在自己面前,几乎要晕过去。

  林维维老师伸出白嫩的手,拉开了李柯肮脏的裤子的拉链。林老师的温热的手摸到李柯那个硬挺的物件,将之掏出来的时候,李柯浑身一抖。

  「林老师,你真的肯舔我的鸡巴!喔,太好了!」李柯兴奋地欢叫着:「林老师,我经常在晚上睡觉前想像着搞你的情景,没想到你真的……哈哈哈哈……啊啊……啊啊……」李柯突然狂叫起来,原来美丽的女老师已经用她的嘴含住了李柯的肉棒。

  林维维老师闻到一股浓重的尿味,几乎呕吐,可她还是顺从地伸出舌头,舔舐李柯肮脏的性器。

  梁婉仪从上铺下来,坐到肖扬的床上,泪流满面的肖扬转头朝向墙壁。

  「发生了什么事?」梁婉仪柔声问。

  「啊……啊……林老师,我要看你的裸体,啊……啊……啊……」李柯爽得直嚎。

  林维维老师含着李柯的鸡巴,转头看了看江龙,「按他说的做!」江龙冷冷道。林维维老师无奈地一边叼着李柯的阴茎,一边脱下自己的套裙。

  「啊……林老师……你的身体好美,啊……啊……你的乳房真大,啊……啊……喔……爽死了,林老师你的美腿真长……」林维维老师顺从地裸了玉体,一丝不挂地替一个学生口交。

  「我要搞老师,我要强干老师!」「什么!你被他强干了?!」女生寝室的走廊里,梁婉仪轻声惊叫。

  肖扬痛苦地点点头。

  「爽死啦!」李柯伸出手拨弄着林维维老师飘逸的长发和她精巧可人的小耳朵。为了早点结束的美丽女老师,卖力地吸吮着李柯的性器,发出「啧啧」的声音。突然李柯大叫一声,一股精液终於泄到了美丽女老师的嘴里。

  「什么!他还……畜生!」梁婉仪骂道。

  「我也不知道,醒来后,满嘴都是男人的那东西。」肖扬泣不成声:「千万不能让李浩知道啊……」「畜生!」梁婉仪抱住肖扬:「一定不让这个混蛋有好日子过!」林维维老师羞涩地穿上美丽的套裙,李柯躺在地上,脸上定格着爽到极点的呆滞表情,嘴里喃喃道:「林老师吮了我的鸡巴,林老师吮了我的鸡巴……」

  第四回 输给强干了自己女朋友的恶少

  周日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下午一点半,上海第二大学无数的同学已经聚集在东区体育馆里。 因为今天在这里将有一场李浩对江龙的篮球单挑,比赛是半场,先进10个球者为胜,担任裁判的是校体育组的陈教练。

  江龙已经站在了场内,颇为卖弄地进行着练习,而李浩却还没有到。

  学校的「梅园」里,李浩和肖扬正穿过小径向体育馆走去。

  李浩默默走在肖扬的身后,他望着美丽修长的女友,数次欲言又止,终於,他下了决心,问道:「扬,刚才我碰到江龙那个混蛋,他他妈的说了些污辱你的话,要不是就在校长室旁边,我真想揍他!」李浩说。

  肖扬默默不语,继续走着。李浩心中一沉。

  「他说他……欺负了你,」李浩说:「杨,没这回事吧?」「当……当然没这回事,」肖扬躲闪着说。

  李浩看出了肖扬的犹豫,「扬,你告诉我实话,扬!」李浩追问。

  「浩!」肖扬终於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扑到了李浩的怀里:「那畜生强干了我……」「什么!那……那畜生怎么会……欺负你的?!」李浩颤抖地说。

  「那天在社团中心,我去洗手间,他的手下把我劫持到电影厅……他把我的衣裤脱光,看我的身体,还奸污了我……」「畜生!」李浩声嘶力竭地怒嚎。

  「他还把那东西插到我嘴里……」肖扬泣不成声。

  「我杀了他!」李浩大叫。

  「浩,别乱来!」肖扬拉住他。

  「我们去告他,让他坐牢!」「他,家里很有势力的,浩,我不要别人知道这事,浩,求你了,别让别人知道……」望着娇美动人,楚楚可怜的肖扬,李浩抱住她痛苦地点头……

  ***    ***    ***    ***

  人群轰动了,李浩终於出现在了体育馆里。

  梁婉仪是第一个注意到李浩反常的,别的人也很快发现了。

  「没这么夸张吧,一场比赛,他好像要杀人似的。」有人议论。

  李浩铁青着脸走到江龙面前,江龙得意无比地朝他示威地笑。

  裁判一声哨响,球抛向空中。

  观众们立刻失望了。李浩打得那是什么球啊,太臭了,简直和平时是判若两人。

  他们哪里知道,李浩一看到江龙那张牙舞爪运球,跳跃的样子,就想到这个畜生曾经剥下他心爱的女朋友的衣裤,贪婪地观赏她的羞处,肆意地摸弄她的生殖器官……天

  啊,这是多么让人心痛的事啊!肖扬这么楚楚动人,纯洁美丽的少女,竟然被眼前这个恶少污辱了!李浩拚命想将脑中的这些念头驱除,可是他做不到,他不可遏制地想着江龙用他肮脏的手沿着肖扬白晰的腿剥下她的紧身牛仔裤的镜头、江龙将他粗大的性器插入肖扬处女的阴道的镜头……

  十分钟后,李浩输了个0:10。观众哄笑着摇头散去,不少人竟然开始称江龙为「上二大新球王」了。

  江龙看着紧握双手的李浩,轻声说:「我插进她那里的时候,她还叫你的名字呢!」「畜生!」李浩号叫着愤怒地冲过去揍江龙。江龙马上抱着头逃开,许多人拉开李浩。

  「输了球不必打人嘛!」更有人轻蔑地说:「这么输不起,真丢人!」「畜生!我杀了你!」李浩挣扎着朝着站在一边微笑的江龙怒吼,直到嗓子沙哑,昏死过去。

  江龙满意地看着昏厥过去的李浩被人抬走,突然听见背后一个娇美动听的声音响起:「你别得意,有种的再跟我比比!」江龙回头,只见一个穿着短裙的修长美少女亭亭玉立,正是梁婉仪。

  「哈哈哈哈!」江龙大笑:「梁小姐这么纤美温柔的姑娘也会打篮球?」「谁说篮球了,你敢跟我比网球嘛?」梁婉仪道。

  「行行行,跟梁小姐这样的美人比什么都行!」江龙望着貌美绝伦,气质万千的梁婉仪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那跟我来。」梁婉仪说完转身就走,江龙贪婪地望着梁婉仪露在短裙外的美腿,连忙跟上。

  梁婉仪突然停下道:「我看着那两人讨厌,别让他们跟来。」江龙哪会放过这么个同梁婉仪接触的机会,道:「你们回去吧!」两个打手离去。

  梁婉仪迈开双腿,优雅万千地走出体育馆,江龙紧紧跟随,目光不离梁婉仪的下半身,那短裙随着梁婉仪的步伐微微摇摆,几乎要露出大腿的根处,却又实际上什么都看不到。江龙恨不得钻到梁婉仪的裙子里去。

  江龙跟着梁婉仪不知不觉走到了旧食堂的后面,那里什么人都没有。江龙发觉不对时,已经从不知道哪里闪出了两个大汉,二话不说就朝江龙招呼。江龙狼狈鼠窜,还是被打得哇哇大叫。

  「畜生,罪有应得!」梁婉仪娇叱。

  「梁小姐饶命,我不敢了!」江龙大叫。

  「呸,叫你欺负肖扬,狠狠揍他!」两个大汉拳如雨点,江龙顿时鼻血横流。

  「饶命啊,饶命啊!」江龙号叫。

  「有人来了!」其中一个大汉说。

  「走吧!」梁婉仪道。她塞了一把钱到二人手里,两人便迅速离去,梁婉仪也离开。

  江龙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和鼻孔旁的鲜血,恶狠狠地望着梁婉仪俏丽的背影道:「臭妞,别落到我手里!」

  第五回 美丽的警花

  晚上八点,上海第二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一楼的多功能厅里灯火通明。在强劲的音乐的伴奏下,三个有着魔鬼身材的高挑少女正在跳着现代舞。台下,有几个人正在观看。随着音乐嘎然而止,三个少女来了个漂亮的造型结束了舞蹈,台下响起了掌声。

  「真不愧是『青春劲舞组合』,这次在学校文化节上表演一定又会引起轰动的!」说话的男生是校学生会副主席陈卓。

  「中间的那个动作是不是有点不连贯?」站在陈卓旁边一个穿着短裙,极美丽的少女说。她是校文艺部长上官敏。

  「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动作还在设计中,所以刚才没跳出来。待会儿我们跟婉仪一起商量一下。」台上一个同样高挑迷人的女孩从台上跳下来说。她是徐倩。

  「对了,这次多亏你爸爸赞助我们的活动。」陈卓对站在上官敏身边的梁婉仪道。他说出这话有点后悔,因为这明显是没话找话。本来今天的排练他是没必要到场的,他来,其实只是听说梁婉仪会来而已。

  梁婉仪冲他温柔地一笑。陈卓一直追求她对她来说已经不是秘密了,但是追求者可以装几车厢的梁婉仪似乎还没对谁找到感觉。

  这时候,李柯从舞台旁边的音响控制室里走出来,道:「今天要是肖扬也来了,那我们上二大的四大美女可就到齐了!」大家也才发现今天难得是美女云集。梁婉仪,徐倩,上官敏三个美女相视一笑。

  这时厅后的门推开,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校团委副书记林维维老师,另一个却是江龙。

  大家看到江龙,都有些反感,大家都对这个恶少挺不屑。梁婉仪则因为他强干了自己的好朋友则更加鄙视他。虽然自己雇人教训了他,但是却又怎能弥补肖扬身心受到的伤害呢?

  江龙扫了一眼厅内的人,心道怎么我想玩而没玩到手的小妞今天都来了。上二大鼎鼎有名,才貌双全的上官敏果然名不虚传,刚跳完舞的徐倩高耸的胸部正一起一伏,而梁婉仪则盯着他脸上的伤痕得意地冷笑,她那种高傲又娇美的神情撩拨得江龙恨不能马上就剥光了她搞得她嗷嗷娇叫。

  「臭妞,你先得意吧,总有一天落到我手里!」他暗暗说。

  林维维老师则立刻面红耳赤,因为她看见李柯正冲她得意地淫笑。她想起那晚在七楼替他口交,又裸了身体给他看的羞人情景。

  「这位是江龙同学,他现在已经加入了我们团委工作,他中学里也是文艺骨干,所以这次文化节,就由他代表团委和学生会合作主持吧!」林维维老师说:

  「希望大家配合江龙同学搞好工作。」陈卓,上官敏当然反对,大家都明白,校学生会历来是在校团委的直接领导下的,这次团委竟然派江龙为代表,实际上就是要江龙来负责。他们都得听江龙的,这他们当然不福气,可是他们知道林维维只是团委里普通的老师,这并不是她的意见,一定因为江龙是校长的侄子,所以团委想巴结他。可是他们又都无法公开反对,所以只有沉默不语。

  林维维老师说完便离开,她实在不想见到那个猥琐矮小的男生的淫荡目光。

  李柯见林老师离去,忙问:「今天的排练结束了吧?」「我们还要讨论一下,不过用不着音响了。」上官敏道。

  「你可以回去了!」江龙道,他知道李柯的心思。李柯大喜,立刻冲出了多功能厅,去追林维维老师。

  陈卓,上官敏看到江龙一副发号施令的样子都很厌恶,梁婉仪更是气愤。

  「好,我们讨论一下晚会的事吧!」江龙说。

  「我还有事,先走了。」梁婉仪冷冷地说道。

  「我还要去宣传部开个会,我也走了。」陈卓道。

  「既然这样,今天就散会吧!」上官敏说完理了东西也离开。江龙目送着三人离开咬牙切齿。

  徐倩她们三个听见上官敏的话,也准备理东西走人。江龙只有尴尬地说道:

  「那……今天就到这里,你们三人谁主跳?」两人一指徐倩,「那你留一下。」江龙说。

  徐倩不是学生会干部,也不知江龙底细,自然不像梁婉仪她们那么不给江龙面子,於是留下。

  「你们还缺少什么道具吗?」江龙问。

  「嗯,我们想换个伴奏音乐,想用个前卫点的音乐,却找不到合适的,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这方面的磁带。」徐倩说。

  「我有,我有,」江龙忙说:「我教室里有许多前卫音乐的磁带,你跟我去拿吧。」徐倩哪里知道有阴谋,欣然同意。他们走出多功能厅,路过道具室时,听到里面似乎有声音,江龙暗暗一笑。徐倩也没多想,她哪里料得到,里面林维维老师正在替李柯口交!

  江龙故意带着徐倩走近路。那是过学校旧食堂的那条路,也就是梁婉仪派人揍他的那个地方。

  那里十分僻静,几乎没有人在那里。

  两人走到那里时,突然窜出两个面人扑向徐倩。

  「啊!」江龙马上假装被打倒,两人往徐倩嘴里塞上毛巾,便准备架走。徐倩一个娇弱女孩,自然没得反抗。正在这时,突然冲出一个俏丽矫健的身影,连续两个踢腿准确地踢开了两个面人,面人立刻反击。江龙一惊,随即拉起徐倩道:「快跑!」徐倩早吓得不会思考了,跟着江龙就跑,根本不辨方向,不知不觉跑到校园西面的围墙处,突然一只麻袋罩了过来……

  旧食堂处,矫健的身影独斗两个面人,却仍占了上风。两个面人相互一看,便准备逃走。这时,十几名警察从四面出现,立刻捉住了两个面人。

  警察们将面人带到路灯下,扯下他们的黑布,露出两个日本人的脸。

  「陈警官,正是西村和小林!」警察们报告。

  刚才那个俏丽的身影走了过来,竟然是个极美丽的女警官。

  「西村,小林,我们又见面了!」女警官说。

  「是……你,又是你。」西村颤抖着说。

  这位美丽苗条的女警叫陈茹,是北京的警官,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於中国警官大学。虽然今天只有24 岁,却连破大案,令犯罪份子闻风丧胆。加上她貌美如花,一直是警界里的娇女。她追踪山本走私集团已经三年,多次阻止了他们偷运国宝,可是因为山本有日本财阀的支持,加上一直无法找到直接证据,所以始终无法将他们逮捕。这次,她得到可靠线报,说山本他们要对上海博物馆的文物下手,所以她就追踪到了上海。

  「报告陈警官,那个女孩不见了!」「什么?」

  ***    ***    ***    ***

  上海一套豪华别墅的地下室里,站着三个男人。地上,躺着一个手脚都被麻绳捆起来的美丽少女,她正是上海博物馆长的女儿徐倩。

  三个男人是山本一郎,王先生和江龙。

  「这次多亏了江先生机智啊!」久居中国的山本操着流利的中文道。

  「哪里哪里!」江龙客气:「不是山本先生的两位朋友会有什么麻烦?」「不要紧,我们只要不让他们找到这个女孩,他们就没有证据的。」山本说道。

  「那个美丽的女警察是什么样的来头?她后来把我叫去盘问,看得出,她很干练。」江龙道。

  山本脸上露出冷笑:「不错,她比你想像得还要干练。她是我在全世界遇到的最大的对手。她的父亲也是警察,死在我手里,所以她一直想抓住我,替她父亲报仇!」「原来是这样!」江龙说。

  「不过这次她还是被江先生你的机智挫败了,你让我很满意,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你要多少钱?」山本问。

  「山本先生,我不要钱,我有个请求,不过可能山本先生……」江龙故作犹豫。

  「你说吧,我一定做到。」山本笑道。

  「山本先生的令尊是日本昌永财团的董事长吧?」江龙问。

  「没错!」王先生道。

  「我想请你除掉一个人,就是你们昌永财团的上海中方总经理梁益民!」江龙道。

  「噢,那家伙,我也不喜欢,他总是维护本地的职员的利益,不过不知他和江先生有什么冤仇?」山本问。

  「我和他倒没有冤仇,不过我和他女儿却颇有些过节。」江龙道。

  「他女儿?」山本会心地一笑:「我倒是听说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嘿嘿,好像还曾给我们公司做过广告少女吧?」「没错,他拍广告时十七 岁,现在应该有二十了吧,」王王先生附和道:「应该更加妩媚了!」江龙讪笑着点头。

  「好,我答应你!」山本道。

  「多谢山本先生!」三个男人在地下室爆发出心的笑声。

  第六回 梁婉仪低下高傲的头颅

  秋风萧瑟。

  在上海第二大学的校园小径里,匆匆走着一个穿短裙的美丽修长的少女。她纯美的脸上带着无尽的哀愁。她就是上二大四大美少女之一的梁婉仪。

  过路的男生留恋地回望她俏丽的背影,然后低头议论:「喂,你们知道吗,她爸被公安局抓起来了,听说是贪污,还是日本公司内部的人告发的呢!」梁婉仪昨天刚去拘留所探望过已经五十出头的父亲。受了沉重打击的父亲就像变了个人,几乎有些痴呆了,只是一个劲说自己是冤枉的。这景像令梁婉仪潸然泪下。

  梁婉仪走出校园,走进了学校旁边一幢豪华的高层住宅楼里。 她乘电梯到了二十一楼,来到2101房间门口。她犹豫了一下,想转身离去,可是眼前又浮现出了父亲年迈憔悴的面容。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决心,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她看见了令她心的江龙的脸。

  「梁小姐终於来了,让我好等。」江龙掩饰不住喜悦将梁婉仪让进屋里。

  「很高兴梁小姐按我说的穿了那么性感的衣服。」江龙满意地看着穿着短裙美腿毕现的梁婉仪。梁婉仪一言不发,却依然保持着她那高傲的神情。

  「那么我其他的要求,梁小姐考虑得怎么样了?」梁婉仪跟着江龙走进他的卧室里,她咬着嘴唇,明显带着无比的屈辱,轻轻点点头。

  江龙得意地看着梁婉仪的样子。她点头的时候是那么的羞涩,那么的无可奈何。对於一个像梁婉仪那么高傲的少女来说,这样的表情绝对给人带来满足感。

  「咦,梁小姐怎么这会儿这么羞涩啦!那天打我的时候的高傲的表情到哪里去啦?」江龙故意问道。

  梁婉仪已经做好了被江龙羞辱的准备,她虽然羞愤,却只有默不作声。

  「梁小姐,你已知道令尊是我一手陷害的喽?他现在在监狱里过得怎么样?

  唉,这么把年纪的人了……」梁婉仪仍不语。

  「唉,他一定因为被人陷害而愤愤不平吧?要是他知道他的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现在竟然马上就要被陷害他的人玩弄,不知是什么心情?」江龙恶笑着说。

  「你是畜生!」梁婉仪终於忍不住娇叱。

  「嗯,和我搞肖扬的时候她骂得一样,不知梁小姐的玉体和肖扬小姐比哪个更撩人呀?这世上目前大概也只有我有机会做个比较了吧?」「你不会有好结果的!」梁婉仪强忍住屈辱的泪水,咬着嘴唇骂道。

  「梁小姐,根据我们的约定,你好像不应该这么跟我说话的,是不是?」江龙得意地说:「如果你真想救你的老父亲的话。」梁婉仪再次深深吸了口气,她知道,无论江龙怎么羞辱她,她只有忍受,为了可怜的父亲。於是她咬紧嘴唇,下了最后的决心,道:「只许你……看我,不许碰我……你敢碰我一下,我……杀了你。」

  「哈哈哈哈!」江龙笑道:「梁小姐放心,我会遵守我的诺言,只不过也请梁小姐也要按我的要求说话和行动哦!我要求你说的那些话你都记熟了吗?」「记……记熟了!」梁婉仪轻声说。江龙看着梁婉仪这种明明正受着污辱却仍然竭力保持高傲的样子感到无比满足。

  「很好!」江龙满意地道:「那么梁小姐,你被一个陷害你父亲的人玩弄,你是什么感觉啊?」梁婉仪闭上美目,羞涩地轻轻道:「我……很喜欢!」梁婉仪说完这话,立刻羞愤欲死。应该说,让她这么高傲的少女说出这么样的话比死还难受。

  「是吗?」江龙故做惊讶状,道:「又美丽又高傲的梁婉仪小姐竟然喜欢被我玩弄?」「是的,我喜欢让你……让你……让你……搞我。」梁婉仪竭力克制羞愤说了出来:「因为……其实……我一直暗暗喜欢你。」梁婉仪说完这句,羞得满脸通红,就好像已经在江龙面前赤身裸体了一样。

  像她这样的少女,从十几 岁起,就一直被周围的男孩子当成公主,能被她多看一眼也是荣幸,而她从来就不屑於对哪个男孩子表示好感,可是此刻却让她屈尊对一个男孩说出示爱的话,这简直太羞辱了。

  江龙享受着这一切。他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极端正确的决定。在梁婉仪来找他谈救她父亲的条件时,开始他极力要求梁婉仪答应同他性交。这也很自然,因为能够同梁婉仪这个大美女性交恐怕是每个男人的欲望。可是梁婉仪死都不肯,江龙看出梁婉仪怎么都不会让他蹂躏她的贞操,因此采取了别的策略。他便同意不碰梁婉仪的身体,但梁婉仪必须依照他的要求做任何动作,包括脱光衣裤,还必须按照他的要求说他为她编好的台词,期限是一个礼拜。

  梁婉仪最初也坚决不肯脱衣服,可是她其实也明白,如果不让这个恶少大大地占一下自己的便宜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放过她父亲的。所以最后为了她父亲她只有屈辱地答应了江龙的要求。两天后,江龙给了她他写好的第一天的台词。梁婉仪这才发现,其实让她说那些羞涩的话似乎和让她脱衣服同样地难以忍受。

  而江龙虽然暂时失去了给这个美少女破身的好机会,但是他今天发现,污辱梁婉仪这样一个的高傲少女,慢慢污辱她的自尊,享受她的屈辱,她的羞涩,她的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也许比把她按在床上,扒开两腿,捅她的小洞来得更加有满足感。最重要的是,要干她迟早都有机会,最后不行甚至可以强干她,反正他在公安局也有关系。 但是这样的羞辱却非得要她自才行,所以必须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胁迫她的机会。

  「是吗?你不是一个十分高傲的女孩子吗,也会暗暗喜欢别人吗?」江龙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婷婷站着的梁婉仪。她羞涩的面容还真像个在心上人面前表白的情窦初开的少女。

  「我是很高傲,可是因为你……实在太有魅力,让我……情不自禁喜欢上了你。再高傲的女孩子也会被……征服的。」「那你为什么派人打我啊?」「是……是因为我暗恋你,你却……总是不理我……」「这么说,你处处同我作对,原来是由爱生恨喽?」「不是,我一直……一直……爱你的。」梁婉仪只感到无尽的羞耻感向她袭来,可是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是吗?那我强干了你的好朋友肖扬,你也不恨我?」听了这话,梁婉仪羞愤难当,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

  「怎么了,想前功尽弃?」江龙冷冷道。

  「是。」梁婉仪终於屈服:「我……不恨你。实际上……我很妒忌肖扬……因为……你……你……摸过她的……她的……」梁婉仪实在难以启齿。

  江龙满足地欣赏着梁婉仪的羞辱样。

  梁婉仪深吸一口气,终於说:「因为你摸过她的……奶头,还插入了她……她的……阴道。我多想你能够……能够……畜生!江龙你是畜生!我说不出口,我说不出啊!」梁婉仪终於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果然是个高傲的小姐,这么点污辱就受不了了,唉,你可怜的老爸不知现在在遭什么罪啊?」江龙道。梁婉仪站在那里,哭得花枝乱颤。听到江龙再次的威胁,梁婉仪只有再次鼓起勇气,收住泪水。

  「我多想你像搞肖扬那样的……搞我啊。」梁婉仪颤声说。

  「怎么搞?说具体点!」江龙不耐烦地道。

  「就是……就是摸我的奶头、插我的阴道!……畜生,你太过份了!你太过份了!」梁婉仪怒叱。

  「哈哈哈哈!」江龙仰天大笑。太让他满足了!上二大最美丽高傲的少女梁婉仪竟然站在他的面前谈论她自己的奶头和阴道,这恐怕是上二大所有男生做梦也不敢想的事吧!

  「你这么爱我,为什么不来向我表白呢?」江龙又问。

  「因为……我放不下高傲小姐的架子。」「那,我不理你,你是不是很痛苦啊?」「是,我……每日每夜都思念你。」「怎么思念啊?」「我每天都盼望着看到你,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都会心跳加速。见不到你的时候我会偷偷……偷偷……我说不出口,我说不出口!」梁婉仪羞愤至极,眼泪又要流出来。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按照我们约定的做,你父亲就会在监狱里安渡晚年了!」江龙威胁道。

  梁婉仪无比后悔当初的决定,以为这样可以保持贞洁,最多口头上让江龙羞辱,现在她发现,这口头的羞辱根本就是羞辱她的尊严,肖扬是在肉体上被他奸淫,而她是在尊严上被他奸淫。是的,她说这些羞辱的话根本就是等同与被江龙奸污!她太让这个恶少得意了!可是现在一切已经晚了,她只有抛弃所有的自尊与骄傲,去满足眼前这个恶少,换取父亲的自由。

  梁婉仪犹豫了片刻接着说道:「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我偷偷……偷偷地……手淫!」梁婉仪费了极大的努力才说出这两个字。

  「真的吗?原来外表那么高傲的梁婉仪小姐也手淫?」江龙笑道。

  「是的,别看我高傲,但一想到你……就忍不住想……手淫。」「很好,很好!」江龙拍手道:「那么我倒很好奇高傲的梁小姐是怎么手淫的,请你表演一下吧!」「不行!决不可以!」梁婉仪道。

  「别忘记了我们的约定,你必须做任何我要你做的动作!」江龙道。

  梁婉仪后悔自己当初考虑太少,以为不让江龙碰自己就可以了,没想到江龙会有这么下流的要求。为了救父亲只有这么做,可是这怎么可以呢!当着这个恶少的面手淫,这太屈辱,太让他满足了!

  「反正选择权在你!」江龙翘着二郎腿道。他知道,现在他是完全占据了上风。

  梁婉仪站在那里,绝望地进行着思想斗争。最后可怜的父亲憔悴的面孔再度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救父亲的责任和望终於战胜了羞耻感。

  「我……我是这样手淫的……」梁婉仪伸出白晰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部。

  江龙满意地看着这难得的一幕。

  「我一边幻想着你,一边用手抚摸我的……我的乳房。」梁婉仪说着开始用手隔着衣服摸弄自己的胸部。

  「江龙,我爱你,我爱你……」梁婉仪一边喃喃地说着一边将一只手伸进衣服里去摸弄乳房,另一只手则向下伸进短裙里,拨开三角裤,抚摸自己的阴户。

  「嗯,挺熟练的嘛!」江龙笑说。

  「因为我为了你已经手淫了无数次了,其实……其实那天你和李浩比赛篮球时……我看见你的……英姿……就忍不住躲在人群里像现在这样……手淫。啊!

  江龙,你太帅了!你太英俊了!你太健美了!啊!我爱你!我爱你!」天啊!这是怎样的景像啊!任何一个正直的人看见了都会心痛不已的啊!

  「很好!不过那天因为有人,所以你只有这样手淫,今天就我们俩,你就可以脱得光光地手淫了,是不是,也可以让你的心上人我仔细欣赏欣赏。如果你手淫得好,说不定我会接受你的爱呢!」终於要裸体了!梁婉仪虽然早有思想准备,可是让她这个高傲而且自从发育以后就从来没有在任何男性面前裸露过的玉体的少女裸露,实在需要太大的勇气了。

  「抛弃你的自尊吧!」江龙得意地说:「你们斗不过我的,在我面前,你已经不再是那个万人迷恋的富家小姐了,你是被我征服的无数女孩的一个而已,懂吗?你是被征服者,没有什么尊严、骄傲!」梁婉仪羞愤得满脸通红,可是她却无法反驳江龙的话,就算正义终有伸张的那天,也决不是现在!现在,她没有选择。

  於是梁婉仪缓缓道:「是,其实我一直盼望有这么个机会脱得光光地在你面前手淫!今天终於有机会了,我好高兴啊!我一定好好手淫给你看!我知道,像你这样英俊潇洒的男孩子,对女孩子要求一定很高。可是我虽然很平凡,却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身材也还可以,只是你没有机会看到,所以才会对我不理不睬,求你给我个机会展示我的裸体给你看吧!」天啊!上二大最高傲的少女梁婉仪竟然求人让她裸体!!

  「嗯,好吧,既然你这么想要,就脱光了给我看看吧!」江龙说完自己都有些得意,彷佛梁婉仪真的是爱死他似的。

  梁婉仪缓缓地、优雅地伸出手,脱去了上衣和内衣,里面是白色的缕花边胸罩,接着,缓缓褪去了短裙。这样上二大的美女梁婉仪就只剩下了白色的内裤和胸罩了。

  「你看,我的腿是不是很美?」「嗯,一般。」江龙装腔做势地说。什么一般!这明明是一双洁白修长匀称的美腿,整个上二大大概也找不出更完美的腿来。可怜梁婉仪从小就被异性的赞誉所包围,今天低声下气地求别人看自己的玉体,竟然还被别人这样不屑!她的自尊受到极度的打击。而这正是江龙的目的,其实他早已经对梁婉仪完美的身材惊叹不已了。江龙自从初二玩弄了第一个少女,他班上那个神气高傲又美丽的班长后,玩弄的少女不下一百个,而像梁婉仪这样的,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那我的……乳房发育得挺好的。」梁婉仪说着将手伸到背后,解开胸罩扣子,脱去了胸罩。一对洁白高耸的乳房裸露了出来,第一次展现在一个男生的面前。梁婉仪羞涩得闭上了美目。

  终於让这个恶少得逞了,终於让他观赏自己的玉体了!

  「嗯,太小了点!」江龙又说,其实梁婉仪的乳房同她1米69的身材配合得天衣无缝,根本是很完美的尺寸。

  梁婉仪涨红了脸,伸手抚弄她的粉红色的乳头:「我就是这么手淫的,啊!

  江龙!我爱你!」这撩人的景像几乎让江龙无法控制,但是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梁婉仪抚弄了一会儿她的乳房,然后伸手去脱她的小巧的内裤。内裤沿着匀称的大腿,曲线优美的小腿,小巧的脚踝缓缓脱去,梁婉仪姿态优雅地分别翘一翘她的两只脚,脱去内裤,也脱去了精美的凉鞋。

  此时,上二大四大美女之一的梁婉仪终於在江龙面前一丝不挂了。

  梁婉仪婷婷地站在那里,任由江龙肆意观赏,观赏她的美乳、玉腿,和下腹淡黑色的阴毛。

  「江龙,你看我美不美?」梁婉仪用讨好的语调说,然后微微掰开她的腿,将手伸进胯间,摸弄阴户。

  江龙看得欲火中烧,他强忍住欲火,道:「我看不清楚,你躺到地下,分开腿。」梁婉仪满腔羞愤,却还是顺从地躺下,缓缓地分开两条长腿。她那神圣的少女羞处,终於毫无保留地开启在江龙的面前!梁婉仪的泪水终於再次流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龙满足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

  梁婉仪伸出纤长的手指,拨开她那粉红的肉缝,一边逗弄自己那颗阴蒂。

  「江龙!啊!啊!我爱你!我渴望被你征服!我渴望成为你的女奴,伺候你!

  啊!江龙!求你接受我的爱吧!」梁婉仪屈辱地说着。

  「别傻了,你实在太难看了,身材也太一般!」江龙强忍欲火,说道。

  「噢不!江龙!求你了!」梁婉仪说着起来跪倒在江龙的身前:「求求你,求求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龙发出无比满足的狂笑。

  梁婉仪痛苦地跪在地上,低着她高傲的头颅。天!这样的羞辱要持续一个礼拜!

  第七回 看到自己心中的女神被玩弄

  嘈杂的男生寝室,晚上熄灯前。

  陈卓开门走进自己的寝室,里面有三个男生正在兴奋地聊着什么,他们是他的同在新闻系三年级的同学「傻胖子」、「阿流」和「宋狗」。三个人是系里出了名的混日子的人,大多数人只知他们的绰号,甚至忘了他们的真实姓名。陈卓对他们有说不出的讨厌。三人看见陈卓进来便停止了说话。

  大家各自洗脸刷牙,很快便熄灯。

  这一晚不知怎么,陈卓失眠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大约过了一点,他听到阿流他们三人又开始讲话。

  「你们猜我昨天在放映厅偷看到江龙搞谁?」阿流极兴奋地说。

  「谁?」另两人忙问。

  陈卓便知道阿流又在夸耀他的无耻勾当。阿流原来是学生中心放映厅的放映员,经常利用那里同人看黄色录像、鬼混。自从江龙来了以后,利用自己的权势霸占了放映厅。阿流虽然气愤,却也高兴,因为江龙经常在那里玩弄学校里或校外的美女,他便经常躲到放映室隔壁的机房里偷窥,过乾瘾。

  陈卓觉得心,但是他睡不着,而他们三人的声音虽然低,却还是清晰地传到他耳朵里。

  「梁。婉。仪!」阿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什么,梁婉仪!」傻胖子大叫:「不可能吧?」「那么高傲的女孩子江龙也泡得到?」宋狗说。

  陈卓的心情可想而知,这三个猥琐的混蛋说说别的女孩满足一下自己的变态欲望也就算了,居然这次污辱他心中如女神般的梁婉仪!他攥紧拳头几乎想蹦起来揍胡说八道的阿流。但身为学生干部的他终於克制住。

  「骗你们不是人,」阿流道:「他们明晚约好还是在那里。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傻胖子和宋狗大叫。

  「给我五十块,我带你们去!」阿流说。

  「太多了吧!」「诈自己兄弟的钱!」三人讨价还价,两人终於答应付给阿流一共八十块。

  陈卓当然认为傻胖子和宋狗是给阿流骗了钱了。梁婉仪会和江龙约会?这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但陈卓是聪明的人,心中还是有点疑问。

  首先,阿流他们三个虽然平时就嘴里对梁婉仪不乾不净,常一起幻想着奸污她,但这次阿流似乎没必要编造一个江龙玩弄梁婉仪的故事,因为编造这个一点快感也没有。至於骗钱,三个人是死党,又住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阿流没有这么傻吧?但是陈卓又无论如何不会相信梁婉仪真的会同江龙约会!他连想都不想。

  但不知为什么,尽管他拚命跟自己说别信阿流那种小流氓的胡说,他还是不断地想这件事。竟然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晚上九点,尽管陈卓对自己说了一千遍没有必要,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上了活动中心7楼。他是学生会干部,有放映厅隔壁社团部办公室的钥匙。现在录像已经散场,整个7楼都没有人。陈卓开门进了办公室,他没有开灯。不一会儿,他听到走廊上传来脚步声,然后是说话声,然后是开机房门的声音。他听出是阿流他们。

  不一会儿,走廊上又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进入了隔壁的放映室,然后灯亮了。陈卓果然看见了江龙。

  十平米左右的放映控制室左右各有一扇窗子,一边是机房,也就是阿流他们藏身的地方,一边是社团办公室,也就是陈卓所在的地方。当放映室亮灯而另外两边不亮的时候,江龙根本无法看见两边房间的情况,何况,江龙根本没想到现在那里会有人。

  陈卓狠狠地盯着坐在放映室里悠闲的江龙。江龙确实高大英俊,难道他心中清纯的美少女梁婉仪,真的被蒙蔽了眼睛而甘心投入这个花花公子的怀中?不会的,不会的。陈卓反覆告诉自己,梁婉仪那么高傲,才看不上江龙呢!可是如果不是约会,江龙来这里干什么?是了,是同别的女孩子约会。阿流看错了,阿流在胡说!对,一定是这样!

  江龙拿出两罐饮料,打开,在其中的一罐里撒入了一些黄色的药粉。然后继续悠闲地坐着。陈卓则依然在那里忐忑,脑海里出现了梁婉仪高傲美丽的神情。

  啊,女神!

  就在这时,有敲门声。江龙脸上露出了微笑,他去开门。走进来一个修长的少女。

  陈卓只感到头「嗡」地一声。走进来的这个少女,穿着浅蓝色的连衣短裙和肉色长丝袜,露出无与伦比的美腿,长发飘逸,似乎隔墙也能闻到。她,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梁婉仪又是谁!

  天啊,她真的跑到这里来见江龙。瞧她的样子,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不,她来这里不一定是来同江龙约会的,她只不过找他有事。到了这个地步,陈卓依然想出理由来欺骗自己,因为他实在不相信梁婉仪成为江龙的玩物。

  「你终於来了。」江龙故作冷淡地说。

  「龙,我好想你呀!我一直盼着来见你呢!」这是梁婉仪同江龙约定的最后的一天。已经被迫说了六天那么羞耻的话的梁婉仪,此刻已经能很自然地说出这些令江龙满足的话了。

  可是旁边偷看的陈卓却痛苦地惊呆了。原来都是真的,阿流讲的都是真的!

  唉,没想到连梁婉仪这样高傲的少女也会被江龙外表的英俊潇洒所迷惑,他明明是个纨子弟啊!

  「龙,你看我今天漂不漂亮啊?」梁婉仪优雅地扭动一下身躯,令陈卓心中一荡。

  「很一般嘛,这个样子你怎么指望让我接受你的求爱呢!」江龙装作不耐烦地说。

  「可是,龙,我的 上一篇:[班花的堕落][完]_校园情色_ 下一篇:[大学漂亮的女友][完]_校园情色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