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大欲女】(1-6)

【大欲女】(1-6)



             第一章 继父的肉棒   我叫小雪,今年十五岁,我在一个特殊组合的家庭长大。几年前父亲和母亲
离婚和另外一个女人过了。母亲单独抚养我,直到遇见了继父,继父带了个大我
三岁的哥哥来我们家。家里又有了生机,因为这两个男人的到来。我常常看到母
亲在笑。   一年前我考上了县城的一中。我的继父和我的妈妈非常高兴,认为我出息,
给他们长脸。可是因为家在农村,继父就和妈妈商量要来县城打工。因为家里的
几亩薄田根本就赚不了什么钱。于是,我们一家四口人就都来县城了。哥哥因为
成绩不好,也早早的出去打工,找了一份包吃住的学徒工。   我和继父妈妈为了省钱只简单的租了一间民房。房间很小,继父只好去搬了
一张铁架床,我睡上铺他们睡下铺。   夜里,当我迷迷糊糊的快睡着的时候,继父对妈妈说:「孩子他娘,娃睡着
了没有。」   妈妈说:「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   「做会吧,我睡不着,憋得慌!」   妈妈轻轻的拍了下继父说:「死鬼,就知道干那个。」   「干哪个啊?」   「你说干哪个啊?」   「干这个,干你的骚逼。」   母亲惊叫一声:「死鬼别把你的手指往里钻啊,娃可能还没睡着呢……」   只听一阵「呜呜」的声音。铁架床开始有了一点「吱吱呀呀」的声音。   父母到底在干嘛?我心怀疑问的往下探头,只见妈妈已经紧闭双眼,嘴唇紧
咬,身子在轻轻的扭动,而继父则摸着母亲的两个白花花的大奶子,像小孩子吃
奶一样用力的吸吮,手则放在妈妈的双腿交叉处不断的进出着。我登时红了脸,
赶紧把头伸回来,心跳加速,难道他们在做传说中的「操逼」?   正在我胡乱猜测之际,床用力的晃动了一下,接着是有规律的晃动。铁架床
吱吱直响。   只听妈妈发出压抑的声音,像是在忍着什么。我忍不住又探头往下看,只见
妈妈闭着双眼把双腿圈着继父那健硕的腰,而继父则趴在母亲身上,他的臀部在
不断的上下起伏耸动。我隐约知道了点什么,双腿不自觉的夹紧磨蹭。一丝微微
的快感在我的身上蔓延开来。伴着铁架床的摇晃。   我的手也不自觉的伸向了自己的下体,那个害羞的地方。手轻轻的抚摸着那
两片肉唇,铁架床晃得越来越厉害,只听母亲极力的压低声音说:「慢点,娃会
听到。」   继父答道:「我忍不住了,你的骚逼还是这么紧。」   紧接着又是一阵用力的抽插,铁架床又晃动得厉害了。   我的手也不自觉的加重了力度,突然我碰到了肉唇中的肉芽,我双腿一紧,
差点发出声音来,赶紧咬住嘴唇。就在这空档,继父和妈妈都起床了,转到了卫
生间,接着就传来一阵阵肉与肉的拍打声,这万籁寂静的夜里分外大声。继父粗
声的喘着气,母亲压抑的呻吟着。而我一手摸着日渐胀大的乳房用力的揉搓着,
一手用力的蹂躏着自己的肉芽。   突然继父一声低吼:「我要射了,要射进你的骚逼,灌满你的骚逼。」   母亲也更大声的呻吟。   突然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接下传来了一阵水声,那是继父和母亲在洗澡。   而我更加紧了手上的力度,突然一种强烈的快感向我袭来,下身不断抽搐。
我忍不住「啊」了一声,母亲听到赶紧问:「娃,怎么啦?」   而此时我却不敢回答。   继父说:「可能是在做梦吧。」   是的,我的确是在做梦,做了一个美妙的春梦。   第二天,我就见到了我的新学校,它的环境是那么漂亮,同学和老师是那么
友好。放学了,我带着满心欢喜回家。急着去告诉父母新学校的一切美好。回到
家,却是大门紧锁。爸妈还没回来我有一瞬间的失望,望着满间的杂物,想着这
里以后就是我的新家了。   于是我就打扫收拾了下新屋,无意中我在哥哥的包里看见衣服里一本书,一
看,封面竟是一个赤裸着的女人,我突然心一紧,有了一丝羞涩。顺手把它再塞
进包里,可是却抵不住好奇心,又拿起来翻阅。   文章的标题就是《父女之爱》,讲的是一个父亲和女儿乱伦的故事。书中的
女儿小倩和他的父亲发生了性关系。   小倩的母亲去世了,父亲独自抚养她没有再娶。一天夜里父亲强暴了她,从
此她扮演了亦妻亦女的角色。小倩喜欢上了父亲的大肉棒,喜欢被父亲的肉棒蹂
躏。   书中赤裸裸的性描写让我脸红耳赤,我不禁想到了昨晚继父和妈妈做的事。
我感觉下体有水,身体也在慢慢的发热,羞死了。我赶紧扔下那本邪书,进了那
个小小的卫生间,同时也是浴室的地方。   慢慢的脱下了我的衣服,用水慢慢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瞧着自己已经渐渐
胀大的乳房和小小的蓓蕾,和下体那越长越长越长越多的阴毛。我突然意识到自
己长大了。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乳房,用指尖轻轻的碰触上面的草莓,一丝丝的
快感在蔓延,乳头也慢慢的充血肿胀,另外一只手也慢慢的在摸自己的阴部。   这时一个男人闯入了我的脑海。那个男人有着浓眉大眼,高挺的鼻梁,薄薄
的嘴唇。还有那青色的胡茬。因为长年劳作而隆起的胸肌黝黑的皮肤,粗壮的大
腿,浓密的腿毛。他就是我的继父,只是那胯下那一根是否也如小倩爸爸那般粗
大呢?我的阴部是否也能像小倩一样顺利的包住父亲的肉棒。   继父的肉棒在我的小穴里抽插是否也能顶到我的子宫,想着阴部竟然慢慢发
热,好痒,感觉像蚂蚁在爬,感觉有一股股的水在往外流,望着湿乎乎的阴部。
我不知道那是我的淫水还是自来水。想着想着我竟然高潮了。   高潮后的我,匆匆的洗了下身子,把脏衣服放进桶里。桶里还有妈妈和继父
的衣服。我竟鬼使神差的翻找着,那条内裤是继父的。我拿到手上,翻到裤裆部
位,那里竟黄黄的还有几点白色斑点和几根阴毛那是包住继父阳物的地方。我忍
不住拿到鼻子底下一嗅,一股浓浓的骚味直入我的鼻腔。   身体竟又起了异样的感觉。忍不住多闻了几次,一次比一次来得强烈。最后
我深深的把内裤抵住我的鼻子用力的贪婪的吸吮继父内裤的味道。那是继父肉棒
的味道吧。正当我陶醉的时候,外面有了脚步声,继父回来了。   我赶紧扔下内裤胡乱的塞好,说:「我在洗澡。」急忙穿好了衣服。   继父笑着递给了我一个西瓜,说:「去吃吧。刚想到天气热给你买的。天气
太热了,我洗个澡。」说着在我面前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他强健的胸肌和浓密的胸
毛,又脱下了他的长裤,只剩一条平角裤。   我低头偷瞄了一下,想象着里面的长度。继父旁若无人的走进了浴室。   我心怦怦的跳着,知道继父提醒才去切了块西瓜吃。继父说妈妈在一家餐馆
找到了工作,马上就开始上班了。而他也在工厂找了一份工作。我吃着西瓜,随
口应答。可是该死的,我竟在想着继父是不是脱掉了内裤,在洗他的肉棒。我用
力的捶了几下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很快继父洗完了,说:「晚上你就随便煮点稀饭,我睡一会,太累了。」   接着只穿着一条内裤就睡了,因为天气热液没盖被子。我去厨房洗米下米。
一会出来,继父已经鼾声如雷。   看着继父酣睡的模样,我不禁又认真观察起他来。一起生活了7年可是我却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仔细的观察过他。第一次以一个女人的角色在看他,看他英
俊的模样,我竟有了些许的痴迷。   不知过了多久,继父的平角裤竟慢慢的撑起了小帐篷。看到这里我脸红了。
我想到了书里的小倩,想到了他父亲的大肉棒。是不是父亲的肉棒都是坚硬粗大
的呢?我不由自主的伸手轻轻的碰了下父亲内裤隆起的地方,继父转了下身,我
像摸到烧红的铁棒一样赶紧缩回了手,心怦怦直跳。   转身赶紧去做其他的事。过不了一会我又转了回来,继父又平躺着,内裤里
的东西还是那么坚硬。我忍不住又去碰了下,继父没什么反应,又偷偷碰了几下
还是没什么反应。我瞬时壮了些胆整个用手去握住他的肉棒。   啊……好大好硬好烫。   隔着内裤我竟然大胆的套弄了起来。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了。   看着继父熟睡的脸庞,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我想看它的真面目。大着胆子
我轻轻的扯了下继父的内裤,露出了他硕大的龟头,龟头上竟然有一滴露珠。我
不禁咽了下口水。我要像书中的小倩一样勇敢,让继父舒服,让这个为了家奔波
的男人舒服。   我用嘴唇碰着他的大龟头,却迟疑着要不要含进去。犹豫了良久,脖子有点
酸刚想抬头放弃,没想到继父竟然挺了下腰,把龟头向上挺了挺,一不小心竟然
顶住了我张开的嘴巴少许。肉肉的感觉,好爽。   我大着胆子向下含住更多,只听继父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感觉抬头。却
见他仍然酣睡。于是抵不住诱惑我又重新把继父的龟头含了进去。这次继父没有
什么反应,我大着胆子把肉棒含得更深,我想我是疯了。   一口慢慢的含进去。我的鼻子碰到了继父那浓密的阴毛,一股骚味扑鼻而来
像是给我打了一针鸡血一样亢奋,于是我上上下下的含弄着继父的大肉棒。无师
自通般的舔着继父的肉棒,把继父的内裤再往下脱,让整根肉棒呈现在我眼前,
黝黑粗大的肉棒,勃起的青筋,如鸡蛋般大小的红龟头无不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用手慢慢套弄眼前的肉棒,用舌头舔着他的龟头。接着整根含进去吞吐。
突然感觉,继父也用力的挺动着他的腰,把他的大鸡巴往我嘴巴里送,嘴里叫的
是妈妈的名字。这一刻我窃喜,原来他以为我是妈妈。   这一刻我兴奋,因为大肉棒一次次的顶入我的喉咙。虽然很想吐,可是我忍
着。因为这是继父的肉棒,我要让继父舒服。突然继父用力的按住我的头,用力
的挺动他的腰,一股液体强劲的射入我的喉咙,我几乎快窒息掉。本能的我抬起
了头,不断的咳嗽。等我咳嗽完了。   转向继父,才发现继父正睁着眼睛看着我,眼里有着惊讶,还有些得意。如
果此刻有个地洞的话,我想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时间在此刻凝固。
             第二章  少女心事   受到了惊吓,我的嘴巴忘了合拢,唇边的精液慢慢的往下滴。只见继父很快
的闭上眼睛又翻过身呼呼大睡了起来。这时我才意识到精液滴到了地板上。我来
不及漱口,赶紧去拿抹布擦地板。很用力的想把这地板上的精液擦干净。   心在突突的跳着,想着刚才继父是真的醒来,还是梦游。要不怎么怎么刚睁
开眼,现在又呼呼大睡了。还是刚才继父是醒着的,该怎么办?耳边突然响起一
个声音:「你这个坏孩子。你这个不知羞耻的淫娃。」   「不会的,他刚才肯定是梦游,肯定不知道。」我争辩道。   另外一个声音又说:「哼哼,刚才肯定继父是醒着享受着你给他吃鸡鸡。」   心越来越乱,两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轰鸣,我已经不想去思考太多了,只是
拼命的擦地板。   晚饭熟了,妈妈还没回来。继父也还没醒过来。我也吃不下,才猛然想到刚
才还没漱口,嘴里还有着继父的精液。腥腥的味道,在我心里却是那般美味。我
不禁用舌头舔了下嘴唇,那里也还残留着精液。想着刚才那一幕,又兴奋又好愧
疚。   兴奋的是,刚才那种吃鸡吧的感觉和舔棒棒糖的感觉完全不同。鸡巴虽然没
有味道,却比棒棒糖的甜味更让我兴奋。愧疚的是,我是个坏女孩,我吃了本不
属于我的鸡巴。   摇摇头,我怀着不舍去漱口。   漱口完了,继父也醒了。跟我说他的肚子好饿,问晚上做了什么好吃的了。   看着笑眯眯的继父我脸红了,低下头说:「只做了西红柿炒蛋和上海青。」   继父说:「不错,那两菜能下饭,天这么热,配稀饭很好。」   我只「哦」了一声,我不知道要跟继父说什么,他像没事人一样去洗漱,只
是回来时多套了条短裤。   一顿饭在继父的笑话中和我的沉默中吃完了。我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跟继父说:「爸爸,我要做作业了。」   「好,我出去走走,你专心做作业。」   继父走了,翻开书,这是今天刚发的英语书,可是我却看不下去,满脑子都
是傍晚的那一切。满脑子都是继父鸡巴的样子,满嘴都是继父精液的味道,满心
都是继父那惊讶和得意的眼神。   一直在想继父是不是醒着的,一直在想自己是个坏女孩。直到有一滴泪水浸
湿了英语书上的纸。我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看到英语书,我才想到哥哥包里的那本书,我赶紧又把它翻出来,我急切的
想知道小倩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我急着想得到解答。   第一页,没有答案,第三也没有,第七也没有,我发疯似的胡乱翻着书,没
有,没有,还是没有。我突然使劲的把它甩开。再也忍不住,再也憋不住,放声
痛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够了,哭爽了,哭到没有眼泪了。我才重新又把那本书
放进我的枕头底下。翻开书正准备预习明天的功课。继父却回来了,还带了半个
西瓜回来。   继父高兴的说:「累了吧,雪儿。瞧爸爸给你买啥好东西回来了。」   「爸爸!」   「怎么啦,怎么眼睛都是肿的,哭过了?」   「也没有这么了,就是英语书看不懂。」我说。   「哈哈,别急,慢慢来,我们雪儿是最聪明的,先吃块西瓜,好好听老师上
课就行了。我去给你切西瓜。」   吃着继父给我买的西瓜,心想着:「继父还是如以往一样疼爱我,没有什么
异样。傍晚他肯定是在梦游。嘿嘿!」想到这我稍微安心了些,脸上也有了些笑
容,和继父说笑起来。   不一会妈妈回来了,很高兴的说:「那个餐馆老板还不错,对人挺好的。」   呵呵,因为妈妈累了,提议早点睡觉,我也早早的上了铺。可是我却怎么也
睡不着,头枕着那本书,我把它拿出来,打开手电筒偷偷的看,我决定认真的从
第一页开始看,一定要找到答案。   正当我沉迷于书中的小倩和父亲的故事的时候,忽然听到床下又一阵晃动,
继父说:「娃他娘,帮我吃吃鸡巴,硬得难受。」   母亲拒绝了,可是父亲却不依不饶,一定要母亲帮他吃鸡吧。   母亲估计顺从了,只听继父发出舒爽的叫声,说:「真爽,鸡巴被吃真他妈
爽,你的嘴巴好暖好会吃。男人最好这一口了。要是天天有人给我吃鸡巴该有多
好。来把你的大腿也张开,露出你的骚逼,今天我也让你好好爽爽。」   床底下,是继父和母亲互相舔弄对方私处的声音。加上刚才书本上的刺激,
我也急切的把手伸入自己的阴部,揉搓那早已经发硬的肉豆豆。一阵阵的快意在
我身体蔓延,脑里想的全是继父那健壮的身体和他胯下那根吓死人的大鸡巴。   「来,骚逼,自己坐上来。鸡巴受不了了。」   「不好,娃会听到。」   「叫你坐上来就坐上来,她早就睡着了。我受不了,鸡巴被你舔的受不了,
鸡巴被舔完之后就该插骚逼的。」说完用力的拍着母亲的大屁股,「瞧瞧你这大
屁股,你这么多的逼毛,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的,天生就是个淫妇,天生就是伺候
男人鸡巴的。还装什么纯,快点。」   母亲顺从的坐上了那根鸡巴,「扑哧扑哧!」床底下,两人同时发出叫声。   「爽吧,骚逼。老子的鸡巴全插进你的骚逼了。」   母亲「恩」了一声,说:「还不是怕娃听到吗?要不我早就想让你操了,可
这不比乡下,床上不还有娃吗?」   「你少装了,我们以后在这里也不会是一天两天,而是一年两年三年,你这
老娘们难道都能憋着,你就不难受。在乡下你不是天天都被我操的吗?」   「啪啪!」传来几声继父打妈妈的大屁股的声音,听到继父说的,我应该羞
红了脸,可是手却没有闲下来,继续用力揉搓我的肉豆豆,和乳房上的红草莓。
继父说的没错,我的奶子最近越来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胀了,只有用力的摸它
捏它才能舒服一些。我会不会真的像继父说的那样,以后成为一个淫娃,一个祸
害男人的狐狸精呢?   床底下的肉搏越来越激烈,铁架子床也不停的摇晃,「吱吱呀呀!」而我伴
着着着节奏继续着我的手淫。   母亲说她好累,要休息下。继父说:「好。好好跪着,撅着你的大屁股,自
己掰开你的肥臀,露出你那欠操的大骚逼,老骚逼。等待我的大鸡巴吧。」   母亲依言行事,继父又用力的拍她的大屁股,我忍不住探出头。只见继父扶
住妈妈的腰,一手用手握住他的大鸡巴在左右摇着,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正在
好奇中,继父说:「老骚逼,感觉怎么样?」   「什么?我没听见。」   「老公,我的骚逼好痒。」   「为什么会痒啊,你的老骚逼?」   「因为老骚逼流了很多淫水,它要被操。」   继父说:「被什么操?」   「被你的大鸡巴操,快……大鸡巴快插进来……」   继父继续说:「插哪?」   「插我的骚逼,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插我的骚逼。」   继父不再犹豫,用力挺动他的腰,把大鸡巴插进妈妈的骚逼:「大骚逼!」   妈妈舒服的叫了出声。   「爽吗?骚逼,大鸡巴插爽了你没有?」   「爽,大鸡巴插得我好爽,快用力操我的骚逼。」   「好遵命老婆大人,接着是一下一下的猛操。」妈妈浪叫。   「你这骚逼,大鸡巴把你骚逼的水都挤出来了,骚成这样,真是欠干。让你
女儿也好好看看你是怎么被操的。」说完还抬起头,我赶紧缩回了我的头。   接下来是继父粗鄙的脏话和妈妈的呻吟。在平时,我肯定很反感脏话,可是
此时却觉得脏话是那么悦耳,是那么动听,我小穴里的水也不断的流出来,肉豆
豆又更硬了,而我的手也更卖力了。此时我好想爸爸胯下呻吟的是我,我一定要
很大声的叫唤,让全栋楼的人都知道我在被我强壮的男人操。像小倩那样幸福。   可遗憾的是,现在继父胯下的人是妈妈。我好嫉妒妈妈。我嫉妒她每晚都有
一个这样强壮的男人操,每晚都可以吃那么粗壮美味的大鸡巴,我的感觉也越来
越强烈,双腿夹得更紧。   一只手也在用力的揉捏自己的乳房。这个饥渴的乳房他渴望继父那毛茸茸的
大手揉捏,下面更需要继父那根粗大的鸡巴操,想起继父那根粗大的鸡巴,我高
潮了。身子绷直,小穴在不断抽搐,嘴唇紧咬,我不敢发出声音。只听见继父的
低吼,妈妈像在哭的呻吟。继父大概射了,把他那浓浓的精液完完全全的射入了
妈妈的骚逼。   继父和妈妈去冲洗了,还在调笑着。而我只能默默的在这无边的夜里享受着
手淫带给我的快感,独自承受一个人的寂寞。
            第三章  叔叔,放开我   这几天都在翻读《父女之爱》每每都为他们的爱情感动,为他们的肉搏而面
红耳赤。   今天放学,回家。大门紧锁,而我也忘带了钥匙。进不去。继父和妈妈都在
上班。继父的工厂不好进,我还是去妈妈上班的小餐馆吧。   到了妈妈的小餐馆,没看见妈妈,问了下才知道妈妈在里面的厨房。进去看
到妈妈被一堆锅碗瓢盆包围着,那如山高的碗,我鼻子酸酸的。妈妈为了赚钱整
天在这里拼命的干活。我略带哽咽叫妈。妈抬头看见我,问我怎么来了。我说放
学了,想来看看她。   「妈,我来帮你。」我挽起袖子,作势要蹲下。   「不用,小雪快回家写作业去,这些不用你干,妈妈一会就干好了。」   我不依,仍然蹲下来,帮妈妈洗碗。   「妈妈见我坚持,也不再说什么了。」   母女俩聊着学校里的趣事,说起了笑。仿佛是在家里一样。   过了一会,餐馆老板进来了,就站我身后:「李嫂,这是谁啊?是不是你女
儿啊。」   「是的,叫小雪,就在这一中读书,今年刚考上的。」妈妈自豪的说着。   「哈,不错啊,能考到一中读书。脑袋瓜子肯定很好用啊。以后你有福了。
瞧瞧这模样,长得这么水灵,以后肯定是个美人。李嫂真有福气啊,有这么聪明
漂亮的闺女。」   「哪里啊,还早着呢,呵呵。」   「谁说还早啊,你看,你女儿都像个小大人了,长这么高,在同伴当中也算
是比较高的吧。」   「呵呵,那倒也是。这孩子像他爸,高。」   「来,小雪别干了,叔叔那有好吃的,过来吃点补补身子,也补补脑子。在
学校里学习累。」   「不了,叔叔。我不饿,我要帮我妈妈把这些碗洗完。」   「哈,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快过来,叔叔越来越喜欢你聪明懂事的孩子了。
别干了,来吧。里屋的冰箱里有水煮活鱼,中午剩下的,没吃完会坏掉,李嫂你
也歇会,一会再干,吃完了有力气干。」   「雪儿你就听叔叔的话,快去吧。妈一会就干完了。」   「不,我要帮妈妈干完。」   「听话,妈妈一会就好了,难得你刘叔叔这么疼你。快点去。」   「哦!」我起身跟着刘叔叔到了里屋。   其实我也很想吃水煮活鱼。从小到大都没吃过,今天中午刚刚听同学绘声绘
色的讲水煮活鱼有多好吃。听得口水直流,很想吃,但是不敢和妈妈讲。因为我
知道家里的经济条件,能吃饱就不错了。   刘叔叔很热情的把水煮活鱼从冰箱里端了出来,让另外一个师傅去热了下。
然后又询问了我一些学校的情况,问我还习不习惯。   我一一回答。不一会师傅就把热好的水煮活鱼端了进来。那股诱人的香味让
我肚子的馋虫不安分的扭动着。刘叔叔帮我拿了碗筷,招呼我吃着。我说:「刘
叔叔你也吃啊!」   「我不饿,刚吃过,再说这水煮活鱼我天天吃,都吃腻了。」   啊,好开始吃起了传说中的水煮活鱼,叔叔在我对面看着我,问我:「好吃
吗?」   「好吃,以前都没吃过,没想到这么好吃。」我高兴的说。   「好吃,以后就常来,叔叔别的没有,好吃的东西多。」叔叔笑眯眯的对着
我说。   「呵呵,那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你妈妈在这里帮我干活,你又是这么乖巧懂事。叔叔就喜欢你这样
的好孩子,来,多吃点。」   「恩,谢谢叔叔。」我高兴着吃起了这美味的水煮活鱼,心里想着,明天也
可以和同学炫耀一番,我也吃过水煮活鱼,昨天刚吃的。哈哈吃完了,妈妈也进
来拿钥匙给我,让我回家做饭去。   「快回家吧,以后常常到叔叔这来,叔叔这里每天都有好吃的等你来。」   我高兴的答应着,开开心心的回家,夜里又是继父和妈妈在做爱,声音也越
来越大声,脏话也越来越露骨。听着那露骨的脏话,脑海里是继父的肉棒。我又
一次高潮了。   第二天,我到了学校。也参与了同学们关于美食的讨论,看着同学们羡慕的
眼神,我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几天我天天往妈妈的餐馆里跑,刘叔叔每次都变着花样给我好吃的。我开
心极了,从心里感激这位刘叔叔,他是那样热情,他是那样幽默。   今天我如常来到了叔叔的餐馆,叔叔说今天要给我吃一种特别的东西。   那是叔叔家乡的特色菜,要到叔叔的屋子里吃。我高兴的跟着他去了屋。经
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已经对叔叔没有一点戒心了。   到了叔叔的屋子,叔叔端出了一盘像香肠的东西来。可是又不像是香肠,更
像继父胯下的那根肉棒。一根根圆圆的黑褐色的棒状物,而且它的外表又有一些
皱纹。略微的凸起像继父肉棒上勃起的青筋。我好奇的问叔叔这是什么?   「哦,这是叔叔家乡的特产,石码的五香,很有名的。很香。快吃吃看。」   「哦。」我想用筷子夹。   「那不要用筷子夹,不好夹,要用手拿着吃。」   「恩!」我拿起一根,咬了一口,吃了起来。   「好香啊,叔叔。里面好像还有肉。」   「是啊,里面就是肉馅的啊,我们那边还把它称为肉棒。」叔叔怪笑着。   我脸一红油点害羞,那我现在不是在吃肉棒吗?   想放下,却又舍不得如此美味。   管他呢,这是食物肉棒。   叔叔就像以往一样笑眯眯的看着我吃。   正当我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发现了叔叔有一点异样。叔叔脸有点红,轻微
的在喘气。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关心的问。   「没,没怎么,你继续吃,叔叔喜欢看你吃那美味的肉棒。比我自己吃还开
心。」   「叔叔。」我心里一热,我不能这样看着叔叔不舒服,我走到叔叔身边关切
的问:「叔叔,你到底哪里不舒服了?」   「我下面不舒服!」   「下面,下面是肚子不舒服吗?」我向下倾着身子想一看究竟。   不看还好,一看,竟然看到叔叔的居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顶起了小帐篷,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继父那顶着内裤的大肉棒。一瞬间竟然怔住了。   就在这一瞬间,叔叔猛的把我抱住。嘴往我脸上扑来。   我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要挣扎。可早已经晚了,叔叔牢牢的抱住我,嘴已
经在我脸上乱亲,并一路向下吻着我的脖子,喘着粗气说:「小雪,叔叔难受,
快帮帮叔叔。听叔叔的话。叔叔第一次看见你蹲在地上帮你妈妈洗碗的时候,叔
叔喜欢你。喜欢你那翘翘的小屁股,喜欢你那比雪还要白的脖子叔那时候就想把
你扒光看你的屁股是不是也像你的脖子那样白。」   「不要,叔叔,不要啊!」   「乖,听话。叔叔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叔叔现在很饿,想吃小馒头!」叔叔
一路向下吻着我的胸口。   「叔叔,你饿了。我到店里帮你拿大馒头给你吃啊,叔叔你放了我。」我几
乎快哭出来了。   「傻丫头,叔叔不想吃那难吃的大馒头,只想吃你那美味的小馒头。」   我一下傻掉,我哪有小馒头啊!   「就是这。」   叔叔开始用力的解我的扣子。   「不要啊,叔叔,不要啊。那里没有小馒头!」   「有,不仅有小馒头还有可爱的小樱桃。」   说话间,我已经露出了我的两个小乳房,那时候我还没开始戴文胸叔叔像几
天没吃过东西一样,那张大嘴向我扑来狠狠的亲吻着我的乳头。   「啊!」我整个人被牢牢抱住,只能用小手用力的捶着他的肩膀可是他却一
点也不为所动,仍然是用力的吸吮我的奶头。   我拼命的挣扎,腰不断的想扭动。   叔叔:「再用力扭,叔叔的肉棒已经顶到你那翘翘的屁股了。好舒服啊。」   一下子,我又羞又急,扭也不是,不扭也不是。   叔叔早已经松开一只手,揉捏着我的乳房,嘴唇在我的乳头上不断的品咂,
吃完这个又吃另外一个。当我稍微安静的时候,我发现一丝一丝的酥麻正从我的
乳头蔓延到我的全身。我体验到了那种快感。彷徨中,我只好任由叔叔不断的吃
我的乳房,不断的摸我的奶子。   叔叔见我不再反抗,就用他的手拉着我的手,伸到他的裤裆里让我握住那根
羞人的大肉棒。   「快,帮叔叔摸摸。叔叔难受,硬得难受。」   「我不!」   「快,乖,你帮我摸,我下次做爆炒田鸡给你吃,你不是最爱吃田鸡吗!」   想起那美味的田鸡,和继父的大肉棒。我妥协了。我也想正大光明的摸摸男
人的肉棒。   握住那根火烫的发热的坚硬的肉棒,我闭上了眼。只是握着好舒服。   「宝贝。再动一下,不要光握着,要上下套弄。」   「哦!」我依言上下套弄。   叔叔也不闲着,喘着粗气又开始疯狂的吃我的奶子。   我从开始生涩的套弄,到后来开始熟练的套弄着手中的大肉棒。叔叔喘气也
越来越急了。   「来宝贝,你蹲着,快。」   我听话的蹲着。只见叔叔迫不及待的掏出了它的肉棒,天啊,一点也不比继
父的小,我还以为继父是最大的呢。   「快,含进去。」叔叔握着肉棒说。   「不,我不要。」我还在矜持着!   「快,听话,不听话我让你妈妈不用来上班了。让你妈妈没工作,看你还拿
什么钱去念书。」叔叔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对我说话。   想着后果的严重性,我只好委屈的把这个坏叔叔的大肉棒含进嘴里,眼里的
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别哭,快吃,像你刚才吃五香肉棒那样吃,你刚才那样吃的时候,叔叔看
着马上就硬了,那时候就想把胯下的这跟大肉棒塞进你的嘴里了。」坏叔叔淫邪
的说道。   说完,他还不忘双手玩弄我的乳房。   我只好忍辱,帮他吃着这跟胯下的大肉棒。   「好舒服啊,再吃进去一点点,让我顶到你的喉咙。再一点叔叔就顶到了。
啊,终于顶到了,叔叔好爽。啊!」   「啊啊啊,我连忙抬起头不停的咳嗽,大龟头顶到喉咙很不舒服。」   「多做几次就会习惯了,快点,再帮叔叔吃一下,叔叔也快了。快听话。」   我不得不又把大肉棒伸入我的嘴巴里,用力的吃起来,突然叔叔按着我头,
把他的大肉棒狠狠地用力的往我嘴巴里面顶,我都快窒息了,非常呛,想逃离这
根肉棒,可是叔叔根本不容我半丝的离开。更用力的往我嘴里顶他的肉棒。   「啊……啊……我要射了。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樱桃小嘴了啊!」   叔叔更用力的顶了一下,一股强劲的液体射进了我的喉咙食道。而我也被呛
出泪来。   叔叔爽快的呼着气。   「真他妈爽。你的小嘴好舒服啊。哈哈!」着坏叔叔的淫笑,我又委屈的让
泪流得更凶了。   「宝贝,叔叔下次会温柔一点。好了快收拾一下,回家做饭吧。回家不许和
家人说今天的事,也不许和别人说。明天还要继续来,叔叔还有好吃的给你吃,
你要是不来的话,就让你妈妈也回去,你妈妈也不用来了。哈哈!」   听着叔叔那淫荡得意的笑,我无奈只能无助的收拾下,默默的回家。
             第四章  果园春色   这几天我又去了几次餐馆,乖乖的吃坏叔叔的鸡巴,我也越来越爱吃那玩意
了。不过今天是周末,我和妈妈老家了,继父还在工厂干活。回到老家,见到了
继父家的弟弟阿辉叔叔。阿辉叔叔现在还没有娶老婆,因为穷啊。妈妈看着叔叔
凌乱的屋子,念叨着:「他叔,一个人过日子总不是办法,赶紧娶一个回来。」   「我也想啊,可这不是没办法吗?」   一家一起吃饭。饭桌上,阿辉叔叔非常关心我,问长问短的,让我很感动。   不过阿辉叔叔下午还得继续去山上的果园劳作。   阿辉叔叔退伍回来后,承包了一片果园。在老家的时候,我们一家就常去帮
忙。今天也不例外,我们也一道去了果园。好大的一片果园,看那果子一个个的
挂满了枝头叔叔说如果以后收成了可以卖好多钱,那时候就可以给我娶婶子了。   到了叔叔临时搭盖的茅草屋,叔叔和妈妈让我留下来,因为外面的太阳太大
了,而我也帮不了什么忙。他们去干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茅草屋。茅草屋
只有一张床和一些农具。真是无聊。   躺在叔叔的床上睡了会。起来后,一个人无聊,我决定去看看妈妈他们。   偌大的果园一时半会想找到他们还真是不容易,就当做逛逛吧。   呼吸着山里的空气,真是舒服。   正当我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前面有一颗果树在动着,还有人说话的声音,我
心下纳闷,现在果子还没熟,应该不会有人来偷果子啊。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想看个究竟。   哪里想到那些声音竟然是妈妈和叔叔发出来的。   只见妈妈和叔叔坐在一起,叔叔搂着妈妈的腰在说笑着什么。看到这里,我
已经知道这不是寻常的聊天。我就静静的躲在一棵树下偷听他们谈话。   「你不在的这几天,我都无精打采的,魂都丢了,好不容易盼到你回来。」   「哈,想我什么啊,难道我是巫婆啊,能把你的魂也一起带到城里去。」   「呵呵,你不是巫婆,你是我的小老婆。你去了城里不把我的鸡巴带走,却
把我的魂带走了。」   「呸,就会瞎说。」   「真的,嫂子,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都睡不着觉,只能靠着这双手。」   就是这双手,叔叔慢慢的把手靠在妈妈的奶子上,开始轻轻的摸。   「去,别不正经的,等下让别人看见。」   「能让谁看见啊,这荒郊野岭的,不在草屋里玩着吗?来我好好摸几下。」   「哇,好大啊,最爱摸嫂子的奶子了,怎么摸也摸不腻,怎么又变大了,是
不是天天都被我哥摸啊,还是被哪个野男人摸大的啊。」   「去,哪来的野男人啊,要是有,也是你。你这不害臊的野男人。」   「哈哈,嫂子还很正经嘛。」   「那是。」   「别啊,我不喜欢正经的嫂子,我就喜欢淫荡的嫂子,喜欢嫂子在我的胯下
淫荡的呻吟。只要一想到你那骚样,我的鸡巴就会起立敬礼。」   「呵呵,坏死了,你这坏蛋。不怕你哥发现啊!」   「哈哈,不怕。其实告诉你个秘密啊,我哥早就发现了。你想想,我们都操
了那么多年了,我哥怎么可能没有发现。有一次我哥和我喝酒的时候就说开了。
我哥还看到我操你逼,你那淫荡的样子呢。只不过我哥觉得我小,又没有个女人
在身边也就由着我去了。我哥从小就疼我啊,哈哈!」   「天啊,你这死鬼,怎么到现在才和我说啊。羞死了,我岂不是又当你嫂子
又当你老婆了。」   「哈哈,这有什么关系,你没看见隔壁村的大武和小武,娶不起老婆。就两
个共用一个老婆啊。呵呵!」   「再说你都已经结扎过了,我再怎么操你,你也生不出娃来了。我哥说了,
女人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的,男人的鸡巴操女人的骚逼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妈妈害羞的让叔叔别说了。   可是我听到叔叔说女人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的,男人的鸡巴操女人的骚逼那是
天经地义的事。的时候脸上一阵发烫,有一种兴奋的异样感觉,却说不出那到底
是什么感觉。只见叔叔已经把那大手伸进了妈妈的奶子里面开始揉捏了。   妈妈轻声说:「轻点,会被你揉坏的。」   「哈哈,没事啊。这不想你吗嫂子,我喜欢你的大奶子,又白又大,不仅想
摸而且想吃。」   「死鬼,和你哥一个德性。」   「那是,哈哈。一个娘胎出来的嘛,又都是男人,能不一样吗?」   「你哥都知道我们的事了,那以后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和你操逼了吗妈妈有
点淫荡的说。」   「哈哈,是啊。可以正大光明的草你的骚逼,要不要在我哥面前操你啊。让
我哥看看,他的弟弟是怎么操他的骚逼老婆的。」   「不要,你这个死鬼没个正经。」   「正经?哈哈,我看你怎么正经,你现在的骚逼一定都流出水了,说不定还
把你的裤衩浸湿了。哈哈。吃完你的大奶子让我来摸摸的骚逼。」   「哇,好多水啊。内裤都湿了。你这骚逼,穿着裤子不难受吗?来让我帮帮
你。」   说完开始去扯妈妈的裤子,妈妈里面穿的是一件大红的花裤衩。   「啊!不要啊,不要脱。等下被人看到。」   「没事的,嫂子,我手伸进去就好,哇好多水啊。是不是看到我,你就想被
我操啊,我的骚嫂子?」   「去,你的鸡巴不也硬的跟火棒似的?还说我。」   说完,妈妈竟然也淫荡的去摸叔叔的鸡巴。   「大妈,嫂子,想吃吗?」   「想,嫂子想吃小叔子的大鸡巴。」   「来,给你吃。」   掏出了他的大鸡巴,站了起来。妈妈跪在他的前面帮他吃着大鸡巴。我的手
也伸进了我的小骚逼,想着吃那根鸡巴的是我。天,我好淫荡啊。   妈妈努力的在吃着叔叔的大鸡巴,叔叔爽得直叫。   叔叔终于受不了了。让妈妈扶着旁边的树,让妈妈把她的大屁股撅起来,用
手掰开,露出她的骚逼。叔叔用力的拍了几下妈妈的大屁股:「这么白的大屁股
就是要被男人操的啊。」   说完把他的大鸡巴顶入了妈妈的骚逼,两人同时「啊!」了出来。   接着是叔叔快速的抽插,妈妈淫荡的呻吟着。   「他叔,快。再用力一点,操烂我的骚逼。」   「遵命,我一定要把你的骚逼操烂,操不烂晚上回去在家接着操。一定要把
你这骚货干死。」   「啊,他叔,我要,我要你再进去一点,插烂我的骚逼,我的骚逼就是被你
操的,被你和你哥哥两个人操的。我在城里也天天想着被你的大鸡巴操,想起你
以前的勇猛,我根本就受不了,你哥在操我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想着全是你,全
是你的大鸡巴。」   「操,你骚货,大骚货。被我哥操的时候还能想着我,想我哥的弟弟的大鸡
巴操你的骚逼。你真是个淫妇,爱被大鸡巴操的淫妇,难道我哥哥的大鸡巴没我
大满足不了你这骚货,还是你天生就是个贱货,天生就想被大鸡巴操,被不同的
大鸡巴操。让村子里的男人都来干你,干你的大骚逼。」   「是的,我是大骚逼,我天生就要被男人的大鸡巴操,不是你哥的鸡巴不够
大,而是我天生就想被不同的大鸡巴操,要村子里的大鸡巴都来操烂我的骚逼,
我的骚逼很耐操的,一根两根根本操不烂我的大骚逼。」   天啊,妈妈真是个骚货,竟然要村子里的男人都来操她,操她的骚逼。   「啊,哈哈,你这骚货。村子里的男人全部加起来估计也满足不了你。得全
城的,不,得全国的男人都来操你的骚逼。」   「啊,啊,啊,他叔快用力,我快高潮了。」   「哇,骚货这么敏感,是不是还想被我的大侄子,你的儿子来操你。他的鸡
巴估计也不小了。哈哈,是个男子汉了。」   「对,我也想让他操,让你们一家三口男人狠狠的操,把我操死……啊……
啊……我快不行了……」   「骚货,是不是想到被我的大侄子,你的儿子的大鸡巴操,你就来劲了?看
过他的大鸡巴吗?想被他的大鸡巴操吗?」   「看过,他洗澡的时候我也偷偷看过。不输你们兄弟俩呢。」   「哈哈,那是。都是我们李家的爷们,屌都差不多,说不定以后还会比我们
哥两的鸡巴还要大呢。」叔叔淫笑着说道。   想起我那哥哥,我也禁不住幻想起他的鸡巴到底有多大,我真下贱,我是像
妈妈一样的下贱淫荡的女人。想到这里我又用力的摩擦自己的阴部。   妈妈的叫声又更淫荡更大声了,原来叔叔更用力的抽插起来,一下一下都顶
入了妈妈的子宫。   「啊!」过了一会,叔叔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要射进你的大骚逼了,
我要把精液全部射进嫂子的骚逼。」   「射吧,快射吧。让我夹着你的精液回家。」   「啊啊啊啊啊……我射了。」   叔叔又用力的挺了几下,终于射了。拔出了鸡巴,妈妈的骚逼流出了一股一
股的白色液体。我知道那是叔叔的精液。   「快整理一下,嫂子。太久没操你了,晚上再好好的操你,现在在野外,好
刺激啊。我一下没忍住就射了。」   「恩……好……回去接着给你操,快扶下嫂子,嫂子腿有点软。」   「哈哈,嫂子被我干到腿软。」   两个人收拾了下,说准备回家,我也匆忙的小跑回去了小茅屋。                 (待续)
          第五章 叔叔是成长的领路人之一   天快黑了,我们一行三人收拾好农具回到了老房子。我惊喜的发现,哥哥阿
健也回来了。哥哥说他们最近生意不好。老板准他回家看看。于是他也来给叔叔
帮忙了。   饭桌上一家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到了八点多的时候,妈妈就让我们都去睡
觉,农村没有什么娱乐,都是早早的就梳洗睡觉的。   躺在床上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下午叔叔和妈妈
做爱的场面。那些淫荡的话语一句句的在我耳边说着。特别是叔叔说晚上要好好
干干妈妈,更是让我期待今晚他们的肉搏戏。哎,这躁动不安的夜晚。   已经过了好久,可是隔壁妈妈的房间里却没有动静,迷迷糊糊中我也快睡着
了。忽然隔壁传来了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还有男女刻意压低声音在说话。我顿
时睡意全无。我知道今晚的好戏即将开始。只听隔壁——   「他叔,不要猴急。」   「我能不急吗?好不容易等到现在。嫂子,我要。」   接着是两人急促的喘息声,和木床微微晃动的声音,在这沉寂的乡村夜里显
得那么清晰。   我猜想,叔叔现在肯定是在吻着妈妈,解开妈妈的乳罩,并用力的揉搓妈妈
的乳房。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蹑手蹑脚的爬起来。半蹲着,透过木板上的一个小
孔想仔细的看他们肏逼。   这个小孔是我很早前无意中发现的,木板上之所以会有小孔是因为做木板的
树。刚好有一个类似于年轮的那种东西,也就是以前是长树枝的。不知道为什么
脱落了。所以有了一个小孔,方便我看。可是妈妈的房间灯是关着的。我只能通
过妈妈房间里的窗户透进的月光隐约的看见两个肉体在床上纠缠。   只见叔叔压在妈妈的身上,嘴巴疯狂的吻着妈妈的脸,嘴唇。一只手揉搓着
妈妈的乳房,另外一只手不安分的在妈妈的下体移动。   妈妈开始压抑着呻吟着,叔叔把嘴巴移向了妈妈的乳房用力的舔弄吸吮。嘬
嘬有声。   叔叔淫笑的问妈妈:「嫂子,舒服吗?你的乳房肯定很涨吧,瞧你的大乳头
都硬得挺立起来了。」   「讨厌,像孩子一样,娃吃奶就像你这样。」   「哈哈,娃吃你奶的时候,你是不是很舒服啊?」   「是啊,娃吃奶就你这样,像个饿死鬼。」   「是啊,我现在就是个快饿死的色鬼,嫂子,我要把你的乳汁吸出来。」   「呵呵,瞧你能的,你要是能把嫂子的奶汁吸出来,嫂子天天喂你吃奶。」   「嫂子,我这样吸你舒服,还是娃吸你舒服?」   「都舒服,不过你吸得更舒服,你这坏蛋不仅会吸,还会用你的舌头来回地
舔,来回的拨弄嫂子的乳头。不像娃……只会吸……咬……啊……啊……死鬼!
怎么你也咬起嫂子的乳头来了?」   「哈哈,我当然不能输给娃了。我也要咬你的乳头,嫂子,是不是有另外一
种感觉呢?」   「坏蛋!色狼!你咬得嫂子身子都快酥麻了,全身像被小电流电了一下,别
提多爽了。」   「啊,那我多来几下,嘬……」   「啊,小叔子,不要!嫂子的乳头都快被你咬掉了!」   「好,不咬你乳头,那要咬你哪里?」   「死鬼,你以为你是狗啊!」   「不,我是狼!」   「舔我下面!」   「好,让我舔遍你的全身,从乳房开始舔到你的骚屄,嘬嘬……」   「啊……好舒服啊……小叔子你真会舔,你的舌头好灵活啊,像条蛇。」   我浑身也一激灵,仿佛叔叔的舌头舔的是我的身子。我闭上眼睛幻想着叔叔
那灵活的舌头在我的身上漫游。双手爱抚着自己的乳房。   「嫂子,把腿分开些,我要舔你这肥美多汁的鲍鱼。」   「啊,要好好舔啊,别让我那浓密的阴毛钻你鼻孔里去。」   「保证完成任务,我会拨开你那浓密的阴毛,用舌尖挑开你的小阴唇,再用
舌尖舔你的肉豆豆,用舌面覆盖住你的骚屄的。」   「嘬嘬……」叔叔卖力的舔着妈妈的骚屄,妈妈压抑着呻吟着。   我也用手抚摸自己的阴部,想象着叔叔刚刚说的话,用他的舌尖舔我的肉豆
豆,用他的舌面覆盖我的骚屄,撩拨我的性欲。   「嫂子,爽死了吧?你看你的淫水都被我吸出来了。你也帮我吃吃鸡巴,等
下好塞住你的肉洞,免得你的骚水把床给弄脏了,哈哈!」   「呵呵,坏蛋,好啊,你把鸡巴塞我嘴里。」   叔叔转了个身,把鸡巴塞入了妈妈的嘴里,妈妈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叔叔也继续舔着妈妈的骚屄。   「嫂子,我要肏你的嘴。」   说完,叔叔挺动着他的腰,像肏逼一样,用大鸡巴肏着妈妈的嘴。妈妈只能
发出「呜呜」的声音,下身在扭动着。   「肏,嫂子你真他妈的骚!看你这屁股扭的,两片肉瓣大开,水一股一股的
冒出来,是不是痒得慌?想让另外一根大鸡巴肏吧?」   妈妈嘴巴被大鸡巴塞满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声的「呜呜」表示同意。   「嫂子,我叫大春来肏你好不好?他的鸡巴可大了,哈哈!一点也不比我的
小。」   妈妈腾出双手拍了叔叔的屁股一下不知道是表示抗议还是害羞。   「哈哈,嫂子别打我疼,要不叫虎子来肏你?他的家伙也不小,哈哈!」   妈妈又是用力一拍。   「啊!咋的?嫌弃他们丑啊!要不找个又帅又年轻的,鸡巴大,精液足的来
满足你,浇灌你的花心?就让小健来肏你。」   我浑身一震,想起了帅气的哥哥,竟有更刺激的感觉。   妈妈更用力的拍了叔叔一下。   「哈哈,骚货,装什么矜持啊?下午不刚还说女人就是让男人肏的,女人的
骚屄就是要给大鸡巴干的吗。怎么这会倒装起淑女来了?」   妈妈生气了,吐出叔叔的鸡巴挣扎着要起来:「再这样说我要生气了!」   「生个鸡巴气!你这个浪货,嫁到我们家来,就是找肏来了!」   妈妈估计面子上有点过不去,要叔叔滚。叔叔也生气了,扑了上去和妈妈扭
在一起。妈妈终究不是他的对手,被叔叔捆绑了起来。   叔叔点了根烟:「嫂子,跟你说实话吧,小健现在就在外面,咱们刚才说的
做的他都看在眼里,这孩子从小就和我亲,跟兄弟一样无话不谈,当然也包括女
人。现在他也成年了,换早些年也都成亲了。可一直没碰过女人,都是靠自己双
手打牛子的。现在,你就学学戏文里的《三娘教子》,来个后娘教子,教他怎么
做爱。哈哈,我当助手。你看怎么样?如果同意呢,我们就好好教,如果不同意
呢我就只好用强的了,你看着办!」
  妈妈好一会没说话。算是默许吧,叔叔就把哥哥叫了进来。   「小健,怎么样,叔没骗你吧?鸡巴是不是很硬了?叔今晚就来教你怎么肏
屄,怎么做男人!」   「叔,我……」   「都是个大男人了,害羞个啥?你后妈说了,女人就是给男人肏的!来,嫂
子,我帮你松绑,你把大腿张得大大的,我给娃上上课。」   叔叔说完给妈妈松了绑,只是手还被绑着,妈妈双腿也顺从的张开了。   「哈哈,这就对了嘛。」   妈妈害羞的转过了头,不敢看叔叔和哥哥。叔叔把灯打开,我对屋内的情形
也看得更清楚了。   叔叔掰开妈妈的腿,哥哥也紧盯着妈妈的骚屄。   「小健,看好了。女人身上的奶子我就不多说了,咱们来瞧瞧女人的骚屄。
你看,你妈的骚屄漂亮不?像什么?」   哥哥呵呵的笑:「骚屄真漂亮,像朵花。」   「哈哈,臭小子!这回知道为什么男人把女人比作鲜花了吧。这做爱呢,就
是把男人的大鸡巴塞进这花里面反复的抽插捣弄,就像蜜蜂用它的针插进花朵里
面去采蜜一样。所以很多地方把肏屄干女人叫采花。」   「叔再来给你讲讲女人骚屄的知识,女人的骚屄就像花朵一样,你看,最外
面这两片花瓣就是大阴唇,像你妹雪儿那样的小处女呢,它能帮忙保护小嫩屄不
被外面的脏东西进去捣乱、生病。像你妈这样的老骚屄呢,虽然也有这个作用,
但是被肏久了,也就不能紧紧的夹住里面的小肉瓣和小嫩肉了,而是比较开了。
还有,你来闻一下,这屄有什么味道?」   哥哥真的就俯身下去闻妈妈的骚屄了:「叔,有一股骚味,我一闻鸡巴就更
硬了。」   「这就对了,知道这骚味从哪来吗?就是从这大肉瓣产生并发散出来的,能
刺激男人的性欲,让男人的鸡巴硬得像铁棒,想狠狠的肏烂骚屄,也就是花香能
引来蝴蝶蜜蜂来采蜜,哈哈!」   「这大肉瓣的好处还不仅仅在这里哦,女人在发情时,大肉瓣就会变大,它
能挟送和『紧握』大鸡巴。肏屄时,如果将手掌放在大肉瓣内侧,就有一种『紧
握』感觉。所以啊,这是骚屄的妙处之一啊!」   「再往里就有两瓣小肉瓣,这两片小肉瓣非常敏感,在肏骚屄之前你可以吸
吮它们,女人会很兴奋的。而且没生过孩子的女人这两片小肉瓣是紧紧闭合的,
能帮助肉洞里不进脏东西。女人在兴奋的时候颜色还会变深。男人用大鸡巴肏屄
的时候,摩擦着这两片小肉瓣,会让女人很爽。」   「叔,原来,这两片肉瓣还有这作用啊!」
          第六章 叔叔是成长的领路人之二   「是啊,臭小子。别只顾这肏逼,这也要懂。还有在里面就是肉穴了,来,
嫂子把你的腿再张开点,我来把它撑大点好让娃好好看看骚逼里面的肉芽儿。小
健啊,这里面看见没有,粉红的这些褶皱,上面有很多肉芽儿,大鸡巴插进去,
肉芽儿就会把你的大鸡巴吸住。舍不得你大鸡巴走啊,哈哈。」   「讨厌,和娃说这些,羞死了。」   「讨厌啥,娃都不懂,对这可有兴趣了,万一要是插错洞,你就不是羞死而
是痛死了,小健,看骚穴上面也有个小孔这是尿尿用的,不用插,插了会痛死你
妈。哈哈!」   「知道了,叔,我一定插大骚逼,不会插小洞的,再说我的大鸡吧也插不进
去小洞啊。哈哈!」   「知道就好,呵呵,小子再往上看,看见没,这颗肉豆豆,晶莹剔透的,多
可爱,这可是你妈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只要叔叔一吸啊,你妈的骚水就会一股一
股的冒出来,嘴巴直叫,大鸡吧老公,快插进来,骚逼痒,哈哈!」   「讨厌,你坏死了。」   「哈哈,叔,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帮我妈舔她的肉豆豆的,让我妈发骚,让
我妈求我肏她。」   「臭小子,学习不行,学这个倒挺快的,来,给你妈口几下,让你叔看下教
学成果,让你妈享受下你的学习成果。」   「好勒,妈,我舔了。」   哥哥掰开妈妈的双腿,把头埋下去,卖力的舔起了妈妈的骚逼……   「啊……啊……啊……」妈妈开始呻吟。   「小子,不错,你妈开始有反应了,开始发浪了。来嫂子,你也别闲着,我
们都动起来,你帮我吃鸡巴。」   妈妈平躺着,弯着双腿呈M型,让哥哥更好的吃骚逼,叔叔把鸡巴塞进妈妈
嘴里,用手支撑着双腿头向妈妈的骚逼,看着哥哥舔妈妈的骚逼。   「对,小健就这样吸,不光嘴巴要吸,舌头还要舔像这样。」   叔叔向哥哥做着示范动作,哥哥边学边舔肉豆豆!   「傻小子,别光顾着肉豆豆,肉瓣也要吃要吸要舔,男人既然被比成色狼,
就要学狼一样吃肉。」   哥哥照着做,满堂春色。我这里淫水早已经流的一塌糊涂,用手揉搓阴唇和
阴蒂,好爽,我也想被哥哥舔。   「叔,我妈骚逼里面流出了好多水,肉瓣也越来越大。是不是想被大鸡巴肏
了?」   「哈哈,对啊,小子不笨啊。你妈被你舔得受不了了。骚逼里肯定像有好多
蚂蚁在爬,需要大鸡巴插进去给它止痒呢。那些水是能润滑的,让大鸡吧更顺畅
的肏逼。」   「哦,我的鸡巴好硬啊,叔,好想肏。」   「臭小子,别急。叔先肏,给你示范下男人要怎么肏骚逼。来,你下来,你
妈帮我口了这么久,该是叔让他爽的时候了。」   叔叔从妈妈口中拔出沾满口水的大鸡巴,让哥哥站着,他自己伏在了妈妈身
上,分开妈妈的双腿,一手撑着床,一手扶住大鸡巴:「小健,看好了,看我是
怎么肏你妈的,这招最常用了,你看,在插入之前,要先让大鸡吧在肉穴门口转
转,让骚逼更痒,再一鼓作气插进去,嫂子我来啦!」   接着,叔叔就扶住他的大鸡吧,把龟头先塞进妈妈的骚逼,又一干到底,把
整根大鸡吧插入了妈妈的骚逼。我看得呆了,如此清晰,的插入画面,让我非常
激动,手也加快了手淫的力度,也哥哥在一旁也忍不住摸着他那根不比叔叔小的
大鸡吧,在来回撸着。妈妈,空虚了好久,期待了好久的身体,突然被一根强壮
的大鸡吧突破,终于如愿以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大声的呻吟了出来。   「爽吧,嫂子。大鸡吧终于插进了你的大骚逼,小健,看清楚大鸡吧是插哪
个洞了没有,千万不要插进上面那个洞啊。」   「哇,叔,好清楚啊。原来逼就是要被这样肏的啊。」   「是啊,呵呵,我要动了哦,我要用力的肏骚逼了哦,好好看着,咱们李家
的男人是怎么肏骚逼的,要长记性,等下要让你来肏哦。」   「知道了,叔。」   叔叔开始挺动他的熊腰,一下一下的把大鸡吧塞进骚逼里,又再抽出来。吧
唧吧唧的抽插声,拍拍的,肉与肉的碰撞声,还有惬意舒服的喘气声,看来叔叔
是决定在他侄子面前一展雄风了。而妈妈此时双手摸着自己的大奶子,嘴巴里淫
叫着:「他叔,太爽了,你好会肏,你的大鸡吧真大,大龟头一下又一下的撞击
我的肉穴,顶到我的子宫口了,啊,好爽啊,啊……啊……啊……」   叔叔更用力地挺动他的腰,奋力地抽插,仿佛妈妈是他的仇人一样,要把妈
妈的骚逼干烂,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和哥哥说话:「小健,叔这样干,你觉得好
不?」   「好,叔 上一篇:【该死的避孕套——一位女医药代表的告白】 下一篇:【小薇妹妹的诱惑计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