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美艳少妇德如

美艳少妇德如



  德如,今年27岁,身高1。65米,过去是新闻之花,现为某电视台拍摄一个介绍饮食的节目,她的柏档是jacky,有传他是一个同性恋者,是否属实,不得而知。
为了準备新节目,他们二人近来不断相约一些名厨吃饭,需要一起去应酬,席间当然少不了饮酒,但德如的酒量一向不是太好,这就成就了jacky与好发生关係。
Jacky下午约好了德如,晚上陪一位名厨一起吃饭。晚上,德如穿了件白色真丝衬衫,德如的面庞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略施脂粉,看上去既明豔动人又比较含蓄。胸前高耸的双乳把衬衣撑得高高隆起,从上而下看去,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德如胸前堆着,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黑色的半截裙,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腰支,细得更加突出。
席间谈笑风生,他们吃饭、娱乐到了很晚了。由于德如老公出差又多喝了几杯,jacky只好送德如回家。此时的德如醉得不醒人事。jacky把德如放到宽大而舒适的床上,只见德如乌黑的长髮扎成马尾拖在雪白的枕头上,双手弯曲着放在小腹上,诱人的胸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身体稍稍侧卧,将德如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疑,黑色的半截裙只遮到大腿的根部,小的不能再小得喱屎内裤几乎不能遮住羞处,一些的阴毛在外面。整个皓白莹泽的双腿都露在外面,光滑柔嫩,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能令每个男人都欲火焚身。
jacky每次同德如工作都好想狠狠的强姦她,恰巧他老公又不在家,jacky见机会来了,三两下便脱去了衣服,一支又黑又粗的巨大阴茎挺立在jacky 的跨下。jacky走到床前,脱掉德如的衣服,洁白而透红的肌肤,无一点瑕疵。小巧分明的红唇,直张开着,像是呼救似的,令人想立刻咬上一口。光洁柔嫩的脖子,平滑细嫩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丰挺的肥臀,凹凸分明高挑匀称的身材,以及那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的像是深山中的幽谷,看到这里, jacky已冇可选择。
jacky开始抚摸德如的身体,由于jacky的刺激,德如在酒醉中惊醒过来,见jacky站在床边,德如吓得蜷成一团,“你,你要干什么”,连喊“救命,救命”。jacky立刻堵住德如的嘴,德如在jacky身下拼命挣扎,jacky一记耳光打在德如的脸上,德如吓得不敢再叫喊了,jacky低头开始亲吻德如的脸颊,吻德如的樱唇,“把舌头伸出来。”在jacky的淫威之下,德如只得眼含泪水,乖乖的伸出舌头,让jacky舒服的含在口裏,有声的舔吮,而这一切的屈辱德如只能默默的咽下去。由于还有时间,jacky决定慢慢的享用眼前美丽的德如。
首先令jacky兴奋起来的是德如的一对小脚,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看得jacky呼吸困难,费力的咽着口水。不过jacky有些气恼的是德如把两条嫩生生,白腻修长的美腿紧紧的夹着,让jacky看不到神秘的花园,只能从那浑圆且充满弹性的肉臀来遐想连连了。“自己把衣服脱掉。”看着德如满是惊恐绝望的眼眸,jacky明白德如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果然在沈默了片刻后,德如无声的哭泣着,在jacky的逼视下慢慢的脱掉了衣服,丢到一边,而同时丢掉的,还有少妇的尊严。那对温润丰挺的雪白乳球向两边摊开,没有任何遮拦地裸露在眼前,红红的乳头耸立,无助地颤抖着,汗水覆盖整个乳房,闪烁着诱人的光亮,随着呼吸起伏,等待着残酷的蹂躏。看到这美豔的场景,jacky的脑子腾地热起来,有些发呆。刚才摸揉的时候感觉手感很好,没想到眼睛看的感觉更好。jacky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红色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德如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沖德如全身,德如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慄,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可怜的德如只觉得胸口好象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着,烤得德如口乾舌燥,雪白的身体暴露,被jacky玩弄,这样的事德如以前连想都没想过,没料到今天却真正地发生在德如身上了啊呀,不,不,求求你,德如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jacky将嘴巴移到了德如的肚脐,又慢慢移到阴毛处,紧闭着的肉缝阴唇引起了jacky极大的淫心, jacky开始用舌头去舔吸德如的阴唇边缘,而这时死死摁住德如的jacky,则凑近嘴,想亲德如的小嘴。’嗯,不,不要,嗯呀!德如死命摆动着德如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jacky的亲吻。
jacky急了,使劲用手掌扇了德如几个耳光。在德如无力地流下双泪时,飞快地将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着德如的嘴唇和舌头。德如的阴户真漂亮!用舌头舔吸德如阴唇的jacky,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德如的小腹,德如放声大哭起来,可是很快从阴道裏流出了一股股粘液。jacky跪在德如大腿间,迫不及待的将德如的屁股抱起来,把嫩藕似的两腿放在肩头,那迷人的阴户正好对着自己的嘴,毫髮毕显的暴露出来。放眼望去,是两片鲜鲍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湿透了,中间紫红柔嫩的小阴唇微微的翻开着,几滴透明的淫珠挂在上面,娇豔欲滴。两侧的耻毛,濡湿黑亮,整齐的贴在雪肤上。整个阴阜在少妇的幽香裏更弥漫着一股臊热的气息,让jacky更加的亢奋了。这样的姿势让德如羞辱的几乎快要晕过去,德如噙着泪珠,明知道没有用,但仍用发抖的、微弱的声音恳求着。
“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jacky淫笑着瞟了德如一眼,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德如正淌着蜜汁的花房,滑腻的舌头灵巧的伸进狭窄的肉缝裏舔啜,那紧迫火热的感觉。在下面,德如的哀求却越来越短促无力,到了后来就变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阵阵比刚才还要强烈的酥麻感觉自下体传来,让德如的头脑又重回混乱,耻辱的感觉渐渐的淡漠,油然而生的竟是几分堕落的渴求。过了会,jacky把德如的腿放下,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在德如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手指在德如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后,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然后,在德如的极力挣扎下,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狠狠地插入了德如的阴道。
「哎呀,痛啊,你放了我呀,放开我啊!」jacky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阳具,更是死命地顶送。德如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jacky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淫水“滋滋”的声音,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德如阴道深处,每一插,德如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jacky一连气干了百多下,德如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jacky将德如一条腿架在自己肩头,另一腿此时也只能随着高高翘起了,伴随着jacky的抽送来回晃动。
“嗯嗯……”jacky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在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德如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jacky只感觉到德如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德如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已经变成红黑色的小乳头在上面十分抢眼。jacky又快速干了几下,把德如的腿放下,又趴在德如身上,德如痛苦地承受着jacky的抽插。
jacky的阴茎很粗,德如的阴道被撑得满满的,紧紧包着它,任它随便进出。随着阴茎的肆虐,阻力也越来越小,阴道裏也响起了“滋滋”的水声。jacky 双手撑在床上,卖力地挺动下身,看着德如随着自己的冲撞痛苦地抽泣,两只大乳在身体上上下颠动着,兴奋极了,发狠地抽插。阴茎坚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宫都让德如一阵酥麻,德如耻辱地闭着眼,抗拒着身体的反应。
jacky又把德如抱起放到沙发上,让德如背靠着沙发,提起德如的双腿,站立在沙发边干了起来。德如一头披散的秀髮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髮披散在两个丰乳前,随着jacky的挺动,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髮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jacky越插越猛。也许是动作太激烈了, jacky忽然觉得强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涌起,jacky赶忙放下德如的身体,紧紧压住德如,开始最后的冲击。jacky呼吸变得又粗又短促,阴茎进出的速度也骤然加快,德如明白jacky的高潮快到了,德如心裏感到悲愤和羞辱,德如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能转过脸去,任凭男人在德如的身上迅猛地耸动,眼泪再一次流出了眼角。忽然,jacky重重压在德如身上。德如感到阴道裏的阴茎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宫裏,正一跳一跳地喷射出炽热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进了德如的身体。
德如不禁哭了出来,脑子裏一片空白。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精液沿着腿根流下来。jacky从德如的身上起来后说“把你的内裤送给我,你不听话我到时就把它送给你老公”。说罢便走了,德如只是癡呆的看着天花板。
由于收视理想,电视台计划添食多一集,主持人依然是德如及jacky,但这次他们会到世界各地向观众介绍其他地区的小食。德如未忘记上次被jacky强姦的场面,但由于有把柄在他手上,只好答应电视台的安排。
这时德如老公出差回来,使得jacky一直没有机会和德如做爱。正好最近派jacky和德如出去工作,jacky心中大喜。到了外面晚上人生地不熟,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jacky想起上次姦淫德如的场景,阳具硬了起来,便想在外面玩玩德如。于是jacky给德如房间打了一个电话。
「喂,德如吗?来我房间一下……」是jacky,德如看了看表,夜裏11点了,不禁迟疑地问:「现在?」「是,我有点事问你。」jacky说完就把电话放下了。德如套上连衣裙,没时间穿丝袜,趿着白色拖鞋来到jacky的房间门口,按了一下门铃。jacky笑着迎上来,一把握住德如的小手,另一只手去揽德如的纤腰,嘴裏说:「来,德如,这裏坐……」。德如说:「电视声大吧……」边说边脱开jacky的骚扰,装着去找电视遥控器。jacky尴尬的笑了笑,坐到床上,欣赏着这个俏丽的少妇,只见德如穿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走起路来欲发显得亭亭娜娜,摇曳生姿,性感异常,光着两条洁白的大腿,皮肤就象白玉一样富有光泽,尤其是德如的那一双趿着白色拖鞋的脚更是诱人,那双趿着拖鞋的脚白嫩异常,窄窄的脚板使得德如的整只脚显得非常的修长秀气,拖鞋前端露出的脚趾细长细长的,尤其是德如的大脚趾直直的从拖鞋裏伸出来 ——这是一双非常典型的东方女人的脚丫!脚踵很窄、脚趾很长、皮白肉嫩。德如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之后,坐到沙发还是问:「有什么事?」。jacky没有听到回答,德如看了jacky一眼,发现jacky正在发呆地望着自己的脚,德如光洁的脸颊上浮起一片红晕,德如把雪白的小腿向后缩了一下。jacky靠着德如坐了下来,「德如,这几天工作累吧……」说着又要去搂德如。德如一躲,「你有什么事?」jacky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把房门锁上,又把锁链挂上。德如忙站起,「要休息了,您有事明天在说好不好?」「在这休息吧」。jacky又扑向了德如。「不!!!」德如反抗着,使劲推开了jacky。
你的内裤好香啊,每天把上次姦淫你的内裤都拿出来闻,要不给你老公闻闻。德如愣在那,一动不动。过了五分钟才缓缓做在床边,美丽的脸出现红晕,伸手拉连衣裙背后的拉链。同时说,这是最后一次,完了后你把内裤还给我。jacky连说好好。
jacky揽过着令jacky垂涎的少妇火热的身体,把那双白嫩的脚搁在了大腿上。jacky低头看着德如的玉足,好美的一双脚啊!德如的脚白皙娇嫩,皮肤如羊脂般,十个脚趾长短有致,脚趾甲晶莹光洁。jacky猛地把脸贴在德如光洁的脚面上,滚烫的唇就紧紧地吻在了德如的裸足上。德如那美得让人心碎的双足震慑了jacky,德如脚上特有的馨香浸入jacky的鼻孔,jacky紧紧捧住德如的脚,开始舔舐。德如的脚保养得很好,个个无瑕,jacky一根根含在嘴裏讨好地吮吸,德如的任何一只脚趾微微的曲张都能唤起jacky性的兴奋。德如的脚后跟有着性感的弧度,充满了挑逗,jacky轻轻咬噬德如富有弹性的足跟,舌尖快活地勾着德如的脚心。德如的俏脸扭曲了,眼睛也开始朦胧。jacky撕开德如的连衣裙,裏面只有乳罩和内裤。
德如上次是被强姦而裸露身体,这次却是主动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露出身体。羞耻感使德如的转过身体,趴到床上,德如转身背着全身也能感受到 jacky火热的视线。少妇的肉体可以说是绝品,由于充分吸收了男人的精液,散发出雌性的色香味,三角裤的开叉相当大,三角裤间的雪白大腿尤其醒目,白晰的大腿丰满得能看到静脉。jacky从后面解开德如乳罩的挂鈎,把德如的身体转向上面。德如用双臂掩饰丰满的胸部,将半裸的丰满肉体呈现在jacky面前。现在面对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上只剩三角裤。jacky用眼睛视奸少妇的半裸身体,吞下口水,下身已经硬梆梆了。德如无法承受暴露出只有三角裤裸体的羞耻感,德如把左臂压在乳房上,逐渐将右手向旁边移动。然后像撩起披散在脸上的头髮一样抬起右手,乳房几乎要从纤弱的手臂溢出来,大胆的性感姿势使德如的肉体变成一团火。好美的乳房,恨不得咬一口……jacky急忙来到德如的身边,手放在细肩上。jacky凝视就在眼前的少妇的乳房,闻到会使胯下产生骤痒感的体香,克制不住的情欲突然爆炸,呼吸急促的把德如的左臂拉开。
「啊……」丰满的乳房暴露出来,可爱的粉红色的乳头向上翘起。jacky在欲望的冲动下抓住两个雪白的乳房。慢慢的揉搓。「啊……不要……不能这样摸乳房……」德如用力的推jacky的胸膛。然而,女人的力量对性欲爆炸的男人毫无作用。「德如,你的乳房好美。每天晚上你老公都会慢慢的爱抚吧。」「不…… 不能做这种事。」美丽的乳房在jacky的手裏变型。jacky揉搓乳房。「啊…………不行了…………」甜美的电流穿过身体,德如的声音颤抖,「乳头特别有性感是不是?」看到少妇的敏感反应,jacky更兴奋,开始捏弄两个乳头。「啊……不行……求求你……不要这样……」推jacky胸膛的力量越来越小。「德如,你的乳头硬起来了。」「不……不要……」乳头本来就是敏感的地方,加上暴露的快感,身体深处一阵麻痹。
「德如,请看我的。」从内裤跳出丑陋的肉块,呈现在德如的面前。「不要!」德如的脸红到耳根,立刻把发烫的脸转开。「和你的老公比起来如何呢?」 jacky抬起德如的脸,把肉棒送到嘴边。「你,你疯了……」「没有疯。看到你性感的半裸体,只要是男人,都会变成这样子的」jacky向德如的三角裤伸手,想解开腰边的带子。「不要!」看到黑色的影子,德如大叫。「不能脱内裤,我是有丈夫的。」德如拼命的反抗,对少妇的性感,发情的jacky,遭遇到反抗,欲望也越炙热。jacky找到机会,从屁股的方向拉下三角裤。「不要……」露出丰满的双臀。「德如,好美的屁股,你老公还没有用过吧。」jacky得食指伸入纵方向的臀沟裏。「啊……要做什么!」肛门被摸到,德如感到紧张,但抓住三角裤的手在这刹那也松了露出魅惑人心的阴毛。就好像经过整理。 jacky一面抚摸肛门,一面在阴毛上爱抚。「啊……不行呀……」从德如赤裸的身上,抗拒的力量逐渐消失。
女人变赤裸时就毫无招架之力了。「那么,阴户就可以了吗?」「不……饶了我吧。」德如向jacky哀求。带怨尤的神色使jacky为之震憾。jacky欣赏抚摸阴毛的感触。「啊……啊……」从半开的嘴露出轻微的哼声。虽然是丈夫以外的男人的手,但是没有一点厌恶感,反而有异常的兴奋感在身体裏扩张。 jacky抓住德如的右手来到喷张的阴茎上。「不……要……」「德如,摸一摸吧。」jacky恐吓说不摸的话,手指要插入阴户裏。德如的纤弱手指握住 jacky的性器。jacky的阴茎怎么样?」「大……很大……」德如深深歎一口气。「德如,喜欢大的吗?」「…」德如不愿意似的摇摇头,手指开始轻轻的揉搓。感受到手裏有雄伟的阴茎,下体显得更热,少妇原有的理智几乎要消失,jacky的手指在肉缝裏上下游移。这样的爱抚使德如急燥女人成熟的肉体在要求肉棒插入阴户内。
「我想把肉棒插入德如的阴户裏。」jacky抚摸阴毛的手指在勃起的阴核上轻弹一下。「噢……」甜美的电波直达脑顶,花园裏充满蜜汁。
德如抚摸肉棒的手自然的增加力量。啊这样下去我会变成坏女人,要快一点想办法「德如,我们发生男女关係吧。」「不行……这样吧……我用嘴给你弄,这样就可以放过我了吧。」德如说话时觉得自己在吐血。「是口交吗?」「嗯……给你弄……」jacky把德如的头压到耸立的肉棒:「含在嘴裏吧,德如。」德如认为只有这个方法可以避免肉体的结合,把脸靠近耸立的肉棒。与丈夫不同的雄性味道,几乎使德如昏迷。黑色的三角裤还缠绕在德如的小腿上,就这样跪着对耸立的肉棒喷出火热的呼吸。「啊……太……好了……」在明亮的灯光下看浮出静脉的阴茎,这还是第一次。像奴隶一样跪在脚下奉献口交也是第一次。德如闭上眼睛,悄悄握住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快一点给我舔吧。」jacky迫不及待的说。德如拢起落在脸上的头髮,在阴茎的顶端轻吻。德如露出湿润的舌尖在龟头的马口上摩擦。德如的舌尖向龟冠和阴茎舔过去。这样身上只有小腿上还有内裤,德如的理性逐渐消失。啊……」发出使 jacky的胯下溶化的火热呼吸。
在阴茎上涂满唾液。「快含入嘴裏!含进去吧。」少妇的美妙口交使jacky全身无力。不知何时,领导权已经掌握在德如的手中。「好吧……」德如露出妖媚的眼光看jacky,张开嘴,红唇含在龟头上。充满性欲的丑陋肉棒塞进少妇的嘴裏,龟头碰到喉咙……德如紧缩嘴唇,吸吮jacky的肉棒。「晤…… 好极了……德如。」舌尖磨擦到龟头的肉沟,jacky忍不住发出哼声。「我会好好的吸吮,现在就这样饶了我吧。」「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肉棒插入你的肉洞裏。」「啊……德如……」阴茎在德如的嘴裏产生的快感,使jacky的屁股不断的颤抖。jacky拨开披散在德如脸上的头髮,看自己的肉棒在少妇的嘴裏进出的情形。「求求你,把灯关了吧。」德如抚摸jacky的胸膛。「没关係吧。我想在灯光下看清楚你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吸吮我的肉棒。」「让你看到……会羞死的……只是用嘴给你弄已经够难为为情了」美丽的脸因兴奋而发红,沾上唾液发出湿润光泽的肉棒,如此淫浪又性感的样子,使jacky的情欲在德如的嘴裏爆炸。「啊……晤……」德如在这瞬间皱起眉头,脸上在jacky的胯下,把jacky射出来的精液全吞下去。这是生平第一次,连丈夫的都没有吞过。现在为什么能吞下去,德如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德如起身要走。「干什么?」「回房间呀?」「这就完了?」jacky一把抓住德如的秀髮,把肉棒在德如的嘴裏进入到根都,龟头碰到喉咙,好好的舔吧,德如。」德如的头髮被jacky抓紧,只好凹下脸颊,吸吮塞满嘴裏,全是精液的肉棒。做出更香的样子吧!」「啊……不要…………不要这样的……」德如离开jacky的身体,关掉抬灯,只剩下一栈小灯泡。德如吻jacky,然后香唇沿着身体向下舔到胸部,骚痒一下肚挤后,把阴茎含在嘴裏。jacky在床头柜上拿来一小瓶液体喝下,之后闭上眼睛,将精神集中在胯下。「德如……」jacky抱住德如,压在身下,抬起双腿,把褪在小腿的内裤扯去。德如的脸微红,极度紧张和暴露的陶醉感使德如得意识模糊,能感觉得出花瓣湿润,乳头和阴核勃起。德如又转身面向床,充满性感的双臀诱惑似的扭动着。jacky好像被吸引似的来到高高举起的屁股后面。从臀沟的深处看到有耻毛装饰的阴唇。那种淫浪且充满魅惑的景色,使jacky几乎忘记呼吸的盯视。绽放的淫花在屁股沟深处湿润,向jacky诱惑。豔色的菊花蕾也不停的蠕动。jacky把少妇的身子转过来,看着还想用食指和中指掩饰乳头的少妇的害羞动作,更使jacky虐待狂的热血沸腾。德如的脸红到耳根,「饶了吧……」话虽是这么说,但羞耻与兴奋使德如的脸色更红。「德如,把乳头露出来。」德如的手离开乳头。紧紧闭上眼睛,把完全暴露的胸部向前挺出。jacky拉两个充满性感的乳头,用手指在向上翘起的乳头弹一下。强烈的刺激使德如仰起头露出妖治的眼神,露出雪白的喉头,乳头产生痛感的同时,下体湿润。
「啊……饶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淫蕩的女人,今晚就饶了我吧」德如在男人注视的情形下,羞得几乎不能呼吸。「你说谎。」德如成熟的雪白身体在男人的目光之下微微染成粉红色,没有用手掩饰阴毛,及而举起双手露出腋下。那是经过整理没有一点毛的白哲掖窝。而肉缝深处已经溶化,溢出透明的淫液,沾湿阴毛。
jacky的手指突然插入德如的肉缝裏,溶化成湿淋淋的花蕊受到侵入,德如感到头昏,全身抖动,德如下意识地扭动性感的裸体,将赤裸的身体依在jacky 的身上。jacky用右手紧搂细腰,左手的食指在湿淋淋的肉洞裏游动,手指深入到子宫附近。啊……不要太深了……放了我吧……」德如的声音沙哑,身体更感到骚痒无力,任jacky肆意玩弄,阴户内的火热黏膜就会一阵一阵的缩紧,而仍旧保持粉红色的乳头向上翘起,好像等待男人的爱抚。jacky趴到德如的身上,猛然把肉棒插入到底。「啊…… 噢……」尚未完全準备的德如皱起眉头,掀起床单。jacky没有说甜言蜜语,只有拼命抽插。「晤……温柔一点……」德如把jacky推开,jacky拉起德如,来到镜子前。「啊……」德如的裸体出现在三面镜子的墙上,屁股的肉高高翘起的美丽裸体。「啊……羞死了……」无论那一边,都看到赤裸的雪白肉体。「德如,仔细得看吧。」jacky抓住德如的头髮,用力拉起。
德如看到镜中有丰满的乳房和细腰。虽然是自己的裸体,好像看到彩色的裸照一样,心裏感到兴奋。「德如,你的身体真迷人,会使男人疯狂。」jacky站在德如后面,伸出双手,抓住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肉裏,开始用力揉搓。「啊……」德如看自己的乳房在jacky的手裏受到揉搓的情景。jacky的手从丰乳沿身体的曲线向下移动。啊……好痒……」摸到腰部时,德如忍不住扭动性感的身体。jacky拉德如的左手到自己的跨下,让德如握住在药力的催动下又已勃起的火热的肉棒。硬……好硬……」德如看着镜子,温柔的握住jacky的阴茎,雄伟的感觉使德如身体深处感到火热。啊……这个东西要进入jacky的裏面…… 啊不行呀……,有夫之妇的贞操关念和情欲在德如的体内起冲突,jacky的手指从黑色草丛中找到神秘的肉缝,向左右分开露出粉红色的黏膜,德如转头不敢看,呼吸变急促,丰满的乳房随之起伏。你看清楚自己的阴户是多么淫浪的湿润吧」jacky得手指在阴核上用力捏一下。「啊!」肉会裂开般的痛楚,使德如拼命的扭动屁股。德如看到自己的阴户裏湿淋淋的肉壁像动物般的蠕动……就是用这裏吞进男人的阴茎……啊……我的肉体是多么的淫蕩……看到镜中淫蕩的情景,德如感到自己的脸火热。啊……不能做……这种事……」德如希望借这样的话减少背叛丈夫产生的内疚。「不要的话就停止吧。」jacky把火热的呼吸喷射在德如的脸孔,同时用手指挖弄湿淋淋的肉洞。「啊……不要……」「你说不要,到底是不要什么呢?」「不要弄……我有丈夫。」德如像梦一般的诉说,阴户如溶化般的灼热。「你要为自己想想,现在又是在宾馆裏。」「我回去,……让我回房间去吧……我已经让你……那……那个了」德如虽然如是说,但肉缝却夹紧jacky的手指不肯放开。你大概想性交了吧,是不是忍耐不住了?」「不……啊啊…让我回去……不可以……不可以呀。」握在德如手裏的阴茎更加坚硬,静脉脉动的感觉使德如的手无法离开……jacky用二根手指在肉洞裏抽插。啊……不要这样弄啦……」德如的声音充满性感,甜美的涟漪,从下体扩散到全身。
德如已经站不稳。双脚跪地,手也着地。德如的丰满的屁股落在脚后跟,还不停的扭动。jacky蹲下身,抱住丰满的屁股,拉开很深的肉沟,从德如的背后将龟头对正肉洞口。「啊……不行呀……」随着一声无比淫浪的声音,jacky阴茎进入德如的下体裏,受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阴茎插入,罪恶感使德如的身体异常敏感,德如慢满觉得下体在燃烧,「啊…」忍不住从发出光泽的红唇,露出甜美的声音。啊……亲爱的……原谅我吧……」jacky的粗大肉棒从后面插入,使德如几乎无法呼吸,全身的血液直奔脑顶。jacky开始抽插。龟冠和敏感的淫肉摩擦。「喔……」德如弯曲背后,指尖陷入地毯裏。「德如,你真不得了,只是插一下就发出淫浪声,有夫之妇的女人就是不同」肉洞裏夹紧着肉棒的感觉,使jacky感动万分。「啊……不要动……鸡鸡……不要动……头髮随之飞舞。充满药力的男人的精力的动作,使成熟女人的肉体完全瘫痪,拼命忍耐肉洞夹紧的美感,使出全力攻击美丽的有夫之妇。不行啊……已经不行了……快要昏倒了……」德如忍不住扭动屁股,似乎要摆脱坚硬的肉棒。这样反而引起刺激,全身冒出汗汁。从狗趴姿势显出的充满性感身体发出强烈的体臭。那是比世界上任何香水更有魔性的使跨下骚痒的味道。jacky握着德如胸前一对因身体被干得前后摇摆不停而晃蕩着的乳房,时松时紧地搓揉着,还用指头磨擦着两粒挺胀得硬硬的小乳头。「啊……啊……受不了……快要了……该怎么办……啊……快要了……」德如发出断断续续的哭求,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德如已经无力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了,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应。jacky根本没有听到德如的哀求,jacky又把德如按到地毯上,如愿以尝地趴在俏丽少妇的身上,猛烈的抽插……「哇德如,你连深处也在颤动了,」jacky把男根向德如那柔软的深处强力地刺进去。药力下jacky的肉棍。足足比德如丈夫大一倍,像棍棒一般坚硬的肉根,急速地抽送着,用龟头压挤阴道的肉壁,用耻骨碰撞肿胀的阴核,使德如的娇躯不由得为jacky轻颤起来,德如虚脱得翻着白眼了,jacky仍不停地干着,那动作有规律得好像机器一样。
房间裏湿润的液体撞击出奇妙的声音。jacky的龟头的前端紧抵着子宫,乳房间吸吮的快感,似电流般的游走,使德如的双眉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jacky的臀部肌肉剧烈地抽搐,这时的肉棒,开始在秘肉的包围中微抽搐着。德如也全身颤抖着,肉穴裏的黏膜包裹着肉棒,用力向裏吸引。德如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湿透紧紧缠着jacky的身体,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jacky发出巨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德如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喷射时,立刻达到高潮的顶点,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俩人完毕后,活像软泥般倒下,当肉体分开时,德如的阴道口洋溢出jacky的精液……

12/25岁末圣诞加码送

[ 本日推荐-最受欢迎-视讯聊天美眉 ?]




粉嫩蜜桃爆乳校花正妹小蝶网站辣妹

上一篇:我的家教老师和她女儿 下一篇:大嫂巧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