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三大燕国淫传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三大燕国淫传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在某一世界,东方有三大燕国,其中,南燕帝国,七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包括山东半岛及东洋诸岛;后燕帝国,二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包括东北亚广大地区,如河北,辽东,大漠,滨海地区,鲜卑半岛,等等;西燕帝国,七十万平方公里,包括川陕豫,拥有西方诸附属国,包括西秦雅利安王国,其疆土自西燕以西直至黑海北岸,皆水草肥美之地,面积一千余万平方公里;波斯帝国,包括大陆部分和南方诸岛,一千二百万平方公里;凯尔特帝国,地跨南北两大洲,九百万平方公里;法兰克王国,包括众多日耳曼人,八百万平方公里;再往西还有岛上凯尔特王国,七百万平方公里,皆为西燕附属。且说西燕帝国第四千一百八十三亿代皇帝慕容烽,年方十六,身长七尺,是一位武功盖世的小英雄,提三百斤两柄铁锤,武勇绝伦。说起这西燕慕容鲜卑人,有些雅利安血缘,而南燕慕容鲜卑人,则有些荷兰及大和血缘,故慕容鲜卑人皆男人英武女人俊美。慕容烽居于西燕都城长安,那长安乃当世最大最繁华的城市,美妇如云。英雄好色,慕容烽也不例外,他后宫里有宫中妇一万五千。他不用到民间去找,他家的妇人就很美貌,于是,他的母亲,姨母,姑母,姐姐,外甥女,等等女性近亲,都被他收在宫内。
    慕容烽的姑母慕容宝,58岁,身高1 米68,高大丰满白嫩,美貌,他的母亲
慕容秋,1 米67,54岁,也是美貌妇人,大乳房。慕容宝是慕容烽的皇后,而慕
容烽的母亲慕容秋则是他的王妃。这两个性感熟妇还是亲姐妹,都是慕容烽父亲的姐姐,大姐二姐,是老姐妹花了。这年已是慕容烽在位第三年了,慕容烽起三十万大兵东征,打算与后燕帝国交战。临出发前的一个夜晚,慕容烽来到姑母皇后的宫里,出征前,他打算好好玩玩这位性感的姑妈。进得宫来,却见那慕容宝,穿着透明的薄衣,正半躺在床上,两只大乳房,垂在腹部,黑色的大奶头,甚是诱人。她一年前为侄皇帝生了一女,奶水多,正一手扶了大乳房往外挤奶哩。王妃慕容秋正端了个盆子给皇后接奶。小英雄见了,阳具一下硬了,他走上前去,抓住皇后的大乳房,紧紧抓住,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将姑母那大奶头子一口吞下,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拚命吮吸,姑妈甘甜的乳汁被他大口吸下肚去。吃了姑妈的奶,慕容烽只觉得小肚子下阵阵发热,不由张口狠咬姑妈的大奶头,直疼得那妇人叫了起来:「皇上,轻点咬,姑母吃不消啊!」那慕容烽一边狠咬,一边又去揉摸姑妈另一只大乳房,挤她的奶,他的母妃急忙用盆接住。白色的乳汁喷出,划出美丽的弧线,直泻入盆中。慕容烽又抓住母妃的大乳房,母妃为他生的女儿已三岁了,仍在哺乳。慕容秋奶子被抓,少帝用力一挤,母妃的奶也被挤出,正泻在她端的盆子里。姑母大奶头被咬,母妃大乳房被挤,两个贵妇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慕容烽欲火中烧,这两个妇人是他最爱玩弄的,今天绝计不能放过。
    他见那盆里的奶水已接了大半盆了,便接过来放在地下,命那两个老妇在盆里洗脚。那两老妇的脚皆长得秀美白嫩,四只嫩脚放在盆里,在她们自己的奶水里洗着。慕容烽看得是阳具更硬 .二妇人洗了嫩脚,慕容烽一把捉住,将那四只沾满奶水的嫩脚尽情吮吸,舔得干干净净。然后,端了那盆洗嫩脚的奶水,大口大口地狂饮下肚!那洗嫩脚奶水实在是最好的春药,慕容烽喝了,阳具暴起!他将姑后一下掀翻在床,将她两条美腿掀过头顶,姑母的浓密阴毛肛毛一下子都呈现在他眼前。募容烽力大无穷,那老妇如何挣扎得过,只好摆着这个屈辱的姿势,任侄皇帝处置。慕容烽贪馋地舔着姑母的阴道,舔着阴唇里的嫩肉,姑母呻吟不绝,淫水不断,白沫一股一股不停地流出,慕容烽都吃下肚去。吃了姑母的淫水,慕容烽更是疯狂,他先是去舔姑母的阴蒂,被他玩弄了这些时,慕容宝的阴蒂早已直立,现在被侄皇帝舔弄,阴蒂更是渐渐肿胀。姑母忍不住呻吟不止。慕容烽竟丧心柴地伸出魔爪狠拧姑母的阴蒂,姑母疼得不住嚎叫……经过慕容烽的百般摧残,姑母的大阴蒂肿胀得大如红枣!她痛苦地呻吟着,她是个骚妇,阴蒂本来就大,被侄儿这么一玩弄,就更加肿大了。姑后慕容宝就这么美腿被掀起,亮出阴户,亮出肿大的阴蒂,慕容烽看在眼里,倍感刺激,他不时地用手指去戳那大阴蒂,每戳一下,姑母就疼得惨叫一声!然后,慕容烽又埋头于姑母阴部,一下又一下地舔那肿大得如大红枣的大阴蒂,还一口接一口地吮吸那大阴蒂,姑母疼得惨叫得更厉害了!听着姑母的惨叫声,慕容烽更觉刺激,他不顾姑母疼痛难忍,残忍地将阳具顶住姑母肿胀的大阴蒂,同时两手抓住母妃慕容秋的大乳房,残暴地撕咬她的大奶头,两个贵妇被他弄得叫做一团!慕容烽又命母妃撅起肥白的屁股跪趴在床上,她的大奶头在姑后眼前晃动,姑后慕容宝忍不住吮吸弟媳兼二妹的乳头,吮吸乳汁,而慕容烽则将一根圆滑的木棍往姑后阴户里捅,同时无耻地舔弄母妃长着肛毛的精致屁眼。那棍捅到姑母子宫,她疼得直叫,而母妃屁眼被儿皇帝舔弄,又忍不住痒得直叫。慕容烽从姑母阴道中拔出那棍子,慢慢插入母妃的屁眼,又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大萝卜,凶狠地塞入姑母的阴道,两贵妇都快被撕裂了,发出撕裂的惨叫!慕容烽又取出四个沉甸甸的铜夹,夹在姑后与母妃的大奶头上,后妃两位老姐妹花哭叫得更厉害了,直叫「陛下饶命」。慕容烽持棍猛捅姑母屄,越捅越快,次次直捣子宫,姑后慕容宝疼痛难忍,忍不住狠咬慕容秋的大奶头,老姐妹花叫作一团。慕容烽又从后捉了母妃的两只嫩脚,并在一起,随后挺阳具去捅那两只嫩脚的脚心,母妃的嫩脚着实白嫩柔软,阳具捅上去,实在舒服极了。那慕容秋的嫩脚,脚形修长,异常白嫩,又白又软,看着就引人兽欲。看着如此秀美的嫩脚被自己捉住,被自己强硬的阳具一下又一下地顶撞侵犯,慕容烽心里一痒,再也控制不住,便射在母妃的嫩脚上。母亲的嫩脚被他的精液玷污了,他觉得痛快极了。慕容烽连声吼叫着,极痛快地猛烈地长时间地向母妃嫩脚上喷射着,激流勇进,射得慕容秋嫩脚上到处都是。慕容秋跪趴着,两只嫩脚在后面任由儿皇帝亵弄,她嫩脚被射,痒得连声呼唤,叫个不停。
    那慕容烽持续疯狂劲射,射了很多,连续喷射多时,方才射尽,他长出了一口气,感觉舒畅极了!慕容烽将阳具塞入姑后嘴里洗净,又去塞入母妃口内,在母妃口内,少帝阳具渐渐地再度强硬,他也不管母妃是否吃得消,一味往母妃喉咙深处里顶,顶得母妃呜咽不止。与此同时,他又命母妃将嫩脚伸入姑母嘴里,命姑母将母妃嫩脚上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并且全部吃下。西燕皇帝见母妃被自己的阳具顶得又呛又憋,几乎无法喘息,这才拔出阳具。慕容烽又取来一根大萝卜,也强行顶入母妃的阴道,然后将两把椅子并放,中间间隔一尺有余,他命后妃二老妇蹲在椅子上,都是两脚分开在两椅子上,胯下悬空,两妇人面对面,胯下各伸出半根大萝卜,那情景很是香艳刺激!皇帝命姑后和母妃各用其玉指拈起一只大奶头与对方的大奶头互相摩擦,两老妇痒得叫了起来!慕容烽则蹲在她们胯下,将她们的浓密阴毛剪了一些,然后用剪下的大把阴毛去撩拨她们的尿眼,二老妇痒得忍不住尿了出来,慕容烽蹲在她们胯下被淋得骚尿满面,他兴奋极了,大口喝着,津津有味。他又钻出来,用那些阴毛去撩弄二老妇的柔密腋毛,二老妇痒得叫个不停。他让她们坐在椅子上,各坐一把椅子,又捉了她们的嫩脚,拿那些阴毛细细地撩弄她们白嫩敏感的脚心,姑后母妃痒得受不了,不停地叫唤挣扎,但她们的嫩脚被力大无穷的西燕皇帝捉住,哪里挣扎得脱?到后来她们实在受不了,忍不邹叫起来。慕容烽把她们四只嫩脚逐个放入口中,细细品尝,连呼美味!然后,西燕皇帝命母妃将两条玉腿搭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两腿大张,阴户开放,他伸手抓住母妃慕容秋的大乳房,一口咬住大奶头,下面将又长又硬的阳具直捣母妃子宫,母妃被奸弄得死去活来,嚎叫不绝。慕容烽又将姑后弄到母妃这边,背朝自己,两腿分开搭在母妃腿上,大奶头伸到母妃嘴里,母妃被慕容烽奸得疼痛难忍,便忍不住狠咬姑后的大奶头,疼得两个老妇都嚎叫不绝!方才是姑后咬母妃,现在是她被母妃咬。慕容烽又从母妃屄里拔出阳具。他先是无耻地舔姑后慕容宝的屁眼,然后从后抓住她的大乳房,强行将阳具顶入她的精致屁眼。

    姑后被侄皇帝从后捅入屁眼,无法躲避,只得哭叫哀求陛下轻点。慕容烽同时又从下面抬起母妃慕容秋一条美腿,将她一只嫩脚含在嘴里,大口撕咬她翘起的玉趾,于是母妃也哭叫哀求起来……出征前,姑后母妃被慕容烽蹂躏了三天三夜,她们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受不了如此兽性折磨,阴道和乳头等敏感部位都被摧残得受了伤,她们都被糟蹋得起不来了。慕容烽命手下将她们放上卧车,随军而行。

    西燕皇帝一声号令,提锤上马,大兵起动,浩浩荡荡杀向东方,直取后燕帝国。

    一路上,慕容后妃二人每天都遭到西燕皇帝兽性发泄的蹂躏,欲知详情,且听下文。

    三大燕国淫传(二)

    慕容宝,58岁,后燕皇帝的母妃,人称「大奶羊」。慕容珠,慕容宝的二妹,宫中贵妇。慕容锡,二十八九岁,后燕皇帝,贾宝玉式的人物,慕容宝的儿子。慕容立,慕容锡庶长兄,三十余岁,双镗大将,武功高强,慕容珠的儿子。
    慕容烽,西燕皇帝,十六岁,大锤公子,武功更高。且说十六岁的西燕皇帝慕容烽,提了三百斤两柄铁锤,率三十万大兵东征后燕。这位西燕皇帝,人称大锤公子慕容烽,威震天下,自十二岁出道以来,战无不胜,此次起兵后一路连战连捷,直杀到河北,直逼后燕帝国的都城邺城。后燕皇帝慕容锡,年龄二十八九岁,虽然他有着慕容鲜卑人的传统,长得高大英武,但实际上是个贾宝玉式的人物。他的庶长兄慕容立,是他姨母所生,却是一条好汉,三十余岁,身长一丈,白面大将,胯下枣红马,提二百四十六斤两柄短把凤翅镏金镗,武勇绝伦,封为赵公,人送外号双镗大将,赵公慕容立。后燕连接败报,慕容锡立即派这位大哥挂帅出征。双镗大将慕容立率十六万后燕兵,在邺城西五十里的原野上与西燕军展开大战。两军混战于原野之上,杀声震天,刀枪蔽日。慕容烽是锤震天下的著名虎将,天下称为「大锤公子」,作战从来是身先士卒,当下杀入敌阵,挥动大锤,挡者纷纷落马,死于锤下。在乱军中,慕容烽正撞见慕容立,遂大喝一声:「逆贼!

    拿命来!」拍马上前,劈头便是一锤,慕容立抬双镗招架,双镗大将迎战大锤公子,大战了三十余合,双镗赵公慕容立虽勇,也挡不住大锤公子慕容烽,看看招架不住,回马便走。后燕兵上前护住主帅,一路败退,直退到邺城城下,方才站住阵脚。大锤公子慕容烽率西燕军在后追赶,追到城下,天色已黑,只好次日再战。第二天,双方又在城外展开激战。邺城城墙,高大坚固,后燕皇帝「贾宝玉」

    慕容锡,上得城来,观看战况,看到撕杀激烈,不由两腿打战,回头一头扎入身边一位妇人怀里。慕容锡身边这个妇人乃是他的母亲,与西燕皇帝的姑母同名,也叫慕容宝,所以前文中西燕皇帝的姑母皇妃又叫慕容玉宝,以别于这位后燕母妃慕容宝。且说后燕的慕容宝,今年也是58岁,高大丰满白嫩,虽上了年纪,却养尊处优,保养很好,细皮嫩肉,仍保持美貌。她的两只大乳房,乳汁充盈,她因此被称为大奶羊。慕容锡自从她阴道里生出来,就一直吃她的奶,一直吃到现在。慕容锡继承皇位以后,立即将母后奸占,封为皇妃,人称慕容妃。慕容锡一刻也离不了母亲的大乳房,随时要吃奶。此时,慕容锡被战斗的激烈所惊吓,他吓坏了,一头扎入母妃怀里,慕容宝当然知道他想什么,便解开胸衣,露出大乳房,将那大奶头塞到儿皇帝的嘴里,慕容锡就在城头上,众目睽睽之下,贪婪地大口吮吸着母亲的大奶头,大股大股的甘甜的乳汁被他吸下肚去。「后燕贾宝玉」慕容锡喝了母妃的奶水,渐渐回过神来,他发坏撕咬母亲的大奶头,慕容妃疼得叫了起来。城上周围卫兵见了母妃的大乳房,个个不由阳具都硬了。慕容锡吃了奶,顿时来了精神,对周围将士们道:「你们给我杀出城去,朕看谁杀西贼慕容烽尽力,便赏他可以享用母妃的乳汁!」众将士听了,嗷嗷直叫,如小老虎一般,杀下城去,加入战阵。后燕的兵马本来已经支持不住,西燕皇帝大锤公子慕容烽大锤落处,砸得后燕将士如烂泥一般,突然,城上下来一支生力军,加入战阵,虽只有五千人,却个个势如疯虎,杀得西燕兵连连倒退,后燕兵方稳住了阵脚,双方又进入相持阶段。不断有将士负伤上城头疗伤。慕容锡为鼓舞士气,便命母亲慕容宝给负伤将士喂奶。「大奶羊」慕容妃产奶量很大,就算将她乳房吃空,过一会又是奶水充盈。她的奶水源源不断,真不愧「大奶羊」之称。
    将士们吃了母妃奶,个个感动极了,提兵刃下城再战。「贾宝玉」慕容锡的大哥,后燕第一勇将双镗大将慕容立,与西燕慕容烽交战,也负了伤,退上城头。慕容锡赐这位大哥吃母妃奶。慕容立上前叼住大姨妈慕容宝的大奶头,慕容宝顿时觉得一阵酥麻直透心底,几乎要瘫软在城头,她是坐在椅子上,袒胸露乳给将士们喂奶的,被慕容立这一吸奶,一阵兴奋,几乎晕眩。原来,慕容宝是先帝的皇后,所以她生的儿子慕容锡成为太子,而她的二妹是先帝的妃子,生儿子却在她前,生下庶长子慕容立,这慕容立长得高大魁梧,相貌堂堂,十二岁那年就奸了母亲。

    慕容妃也很爱这个高高大大的外甥。双镗大将慕容立十八岁那年,一日,慕容妃正在宫中沐浴。不知大家去过临潼没有,去过临潼的人都可以看到杨贵妃沐浴的华清池。慕容妃的浴池和杨贵妃的一样,是陷在地下的一个椭圆池子,池里画着玉凤,盛满温水。慕容妃一丝不挂,在蒸腾的雾气之中,她的白嫩肉体越发诱人。

    正在这时,年已十八岁的慕容立闯了进来。这时的慕容立已是高大威猛的大小伙子,甚得妇人喜欢。帮慕容妃沐浴的几个美貌宫妇,早已被慕容立玩过,见他进来,也不阻挡。慕容妃忙把玉臂挡在胸前,娇声道:「立儿无礼,怎可擅闯后宫,快快出去。」慕容立看那慕容宝时,只见大姨妈一身白肉,两只大乳房垂至腹部,又大又白又软,两颗深色大奶头朝外撅着,像是等着人去咬,小腹下大片的黑毛,两侧腋下也是两团黑毛,实在性感。慕容立看在眼里,欲火中烧,他哈哈大笑道:「姨母皇后,您的艳名四处皆知,外甥垂涎已久,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

    果然一身白肉,美艳柔嫩啊。今日外甥一定要尝尝。」说罢上前,不由分说,
一把将慕容宝抱住。慕容宝早就听说二妹早就被她这个儿子奸了,这个高大青年,强悍勇武,许多贵妇人喜欢,他也玩了不少贵妇,慕容皇后每每见了也忍不住阴道发痒流水,今日被他抱住,不知怎的,浑身发软,嘴上还在申斥,身子却已无力了。真是「甥儿扶起娇无力」了。众贵妇相帮着,慕容立将大姨妈抱出浴池,来到旁边的床上,慕容立捉了姨母的嫩脚,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下,便啃了起来。慕容宝的嫩脚,长得很美很白很软,吃进嘴里真是美味可口。慕容立拿了姨母放在床头的肉色短丝袜,使劲地闻了起来,直闻得阳具暴起。西门庆说,要玩女人,须得五个字,「潘驴邓小闲」,男子这五点必得占一样,才能玩到女人。
    潘,指潘安,著名的美男子,驴,指生殖器大,邓,汉代邓通,有名的富翁,
指男人要有钱,小,指男子要学会在小地方哄女人开心,闲,要有时间。这五条,慕容立最突出的是阳具特大。他只要闻了妇人丝袜,阳具便壮大如公驴,因此很多妇人喜欢他。他本就力大绝伦,闻了妇人丝袜,常常一夜重创数十妇人,他母亲便常常被他奸得起不来床。慕容宝见外甥闻了自己的丝袜后阳具大如驴毬,又喜又怕,她躺在床上,被外甥把嫩脚捉住,玉腿被掀起,姿势很是狼狈,但她又如何挣扎得过这员勇将?只好就这个狼狈模样任他亵玩。慕容立贪馋地吮吸大姨母的每根玉趾,细细地舔每个趾缝,痒得慕容宝淫水直流,娇叫不止。慕容立一挺大阳具,缓缓捅入姨母阴道,他的阳具又粗又长又硬,直顶到慕容宝的子宫,慕容宝又痒又疼,不由叫道:「轻些…疼…」慕容宝已被顶到子宫,但慕容立那大如驴毬的阳具这时还有一半在阴道外,他退出了些,再次顶入,这次顶住子宫用力往里顶,慕容宝又疼得叫了起来。慕容立一边吮吸姨母的玉趾,一边缓缓地顶着姨母的子宫,他每顶一下,那可怜的贵妇人便忍不住惨叫一声!旁边几个贵妇,说起来都是慕容立的姑母姨母,见慕容立如此强悍的阳具,不由得胯下都湿了,忍不住纷纷上前。当时在场连慕容宝共有七个妇人,首先是慕容宝,她是当时的皇后,也是慕容立的大姨妈。其次是慕容宝的二妹三妹,她二妹就是慕容立的生母,在场的还有慕容立的大姑母和二姑母,再有就是慕容立的姐姐和表姐,她们是慕容宝二妹和三妹的两个女儿。看到慕容立的大阳具,慕容立的大姑母先忍不住了,她托着自己的乳房,将大奶头在慕容立的脸上摩擦,慕容立便舍了大姨的玉趾,一口吞下,将大姑的大奶头狠狠咬住,大姑母疼得惨叫起来,但慕容立就是不松口,大姑母也就忍不住一直不停地叫着。慕容立的母亲和三姨,被这香艳情景所刺激,忍不住各捉了她们正被蹂躏的大姐慕容宝一只大乳玩弄起来,慕容立的母亲还同时温柔地吮吸着她大姐的大奶头,女人吃奶与男人不同,女人知道女人的痛,所以吃起奶来特别温柔,慕容宝被吃得很是舒服,另一边,三姨则捏着自己的大奶头去摩擦她大姐的大奶头,三姨母自己先痒得叫了起来,慕容宝两只大奶头都舒服极了,她娇声呻吟道:「舒服…舒服…」慕容立继续缓缓地顶入大姨母慕容宝的阴道深处,被慕容立咬住奶头的大姑,这时也忍不住捉了慕容宝的一只嫩脚,咬了起来。慕容鲜卑女人的脚都长得很好看,慕容宝的嫩脚尤其是莲中上品。她的嫩脚很是敏感,被大姑子咬得又疼又痒,直痒到阴道深处里去了。慕容立在下面用力一顶,慕容宝又是痛楚又是舒服,忍不住喊了起来,真是「有了快感她就喊」啊。慕容立兴致勃发,又狠咬大姑的大奶头,大姑母疼得惨叫,忍不住也狠咬口中慕容宝的玉趾,慕容宝的淫叫顿时变成惨叫。慕容立的姐姐和表姐也在伺候皇后的妇人中,她们钻到慕容皇后腋下,慕容皇后一身白肉,偏偏腋下长满了柔密的腋毛,很是性感,两个二十余岁的外甥女细细地舔着大姨的腋毛,舔得慕容皇后痒得受不了,连叫:「小蹄子们,快些松口吧,痒…痒…」
    妇人中还有慕容立的二姑母,她也不甘落后。那慕容立一直将大姑母的大奶头咬住不放,大姑母惨叫不绝,二姑母见了,便站上床头,把阴部贴在慕容立脸上,她的阴丘上长满浓密的阴毛,她把那一大撮黑毛在慕容立的大脸上蹭来蹭去,慕容立遂放开大姑的奶头,一下咬住二姑的阴毛,往自己方向一拽,二姑也疼得叫了起来。这时,慕容立越捅越狠,动作虽仍是慢慢的,但使的力很大,顶得慕容宝疼痛难忍,她害怕了,连声哀求慕容立住手,慕容立又顶了几下,只见阳具上沾满了血,他拔出阳具,慕容皇后阴道里血不断流出,她被外甥奸得子宫出血!
    众妇人忙上去,把嘴贴在皇后阴道口,把血喝了,把她阴道口舔干净。慕容立叉腰挺身而立,那大阳具仍硬着,众妇人一起将他大阳具上慕容宝的阴血舔得干干净净。慕容皇后想含住慕容立的大龟头,可他的大阳具大如驴毬,龟头太大,她根本无法吃入口中,她只好用香舌温柔地舔着外甥的大龟头,把大龟头上她自己的阴血舔干净,吃下肚去。慕容立阳具甚长,其他妇人也伸出软软的香舌,舔着那大阳具的「柱子」上的阴血。慕容立被她们舔得舒服极了,不禁是呼呼低吼,阳具更大了。慕容立的母亲,在姐妹中排行第二的慕容珠,表情暧昧地看着儿子,既像是盼着他来弄自己,又像是有些害怕。慕容珠见大姐被奸得子宫出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看着儿子的大阳具,又是欢喜,又是害怕。自己的儿子高大威猛,很多妇人喜欢,作为妇人她也不例外。但是儿子的阳具太大,她多次吃过苦头,所以她又很怕儿子的大阳具。看着性感的母亲那发骚的样子,慕容立将她扑倒在床上。于是,慕容立的母亲慕容珠,跪趴在床边,她大姐慕容宝躺在她前面,她埋头于大姐的阴部,细细地舔着大姐的阴道口,用香舌为她清洗阴道,并减轻她的伤痛。慕容立站在床边,挺起巨大的阳具,从后面慢慢顶入母亲的阴道,直顶到子宫,慕容珠又是痛楚又是舒服地叫了起来。慕容立从后面握住母亲的两只美丽小脚,一下一下地顶撞着母亲,进入母亲身体的深处。慕容珠满面痛苦,她子宫受不了儿子大阳具的顶撞,疼得受不了,疼得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旁边的妇人们忙用玉手扶住慕容立的大阳具,减缓他进入的速度,以免慕容珠受到更大的痛苦。慕容立又一次往母亲身体里面深深捅入,这一次,他停在里面不再出来,而是用力往深处里顶,极力要回到他出生前的故乡。慕容珠的子宫口被那坚硬的大家伙顶得疼极了,她疼痛难忍,不顾一切地嚎叫起来,难以忍受的疼痛使得她只有咬住些什么才能减轻些痛苦,她一口咬住大姐慕容宝的大丛阴毛,使劲撕咬着,慕容宝也疼得叫了起来。慕容珠又伸着两手,抓住了慕容宝长及腹部的大乳房,使劲地捏着。老姐妹花叫作一团。慕容宝的大丛阴毛填满了她二妹慕容珠的口腔,慕容珠撕咬着,呜咽着:「受不了…实在受不了了…啊…啊…疼…疼死了…立,立儿…亲爹!…饶了母亲吧!…啊…啊…疼…疼啊…」她的阴血从阴道里流了出来,她也被儿子奸得子宫出血了。高大威猛的慕容立很有风度,很懂得怜香惜玉,这也是他讨女人喜欢的地方,更何况求他的是他母亲,但他没有马上退出,而是又往母亲身体深处狠顶了一下,向故乡告别。慕容珠疼得发出尖声惨叫!她拚命撕咬大姐慕容宝的阴毛,慕容宝也疼得尖叫起来。慕容立缓缓地将巨大的阳具从母亲流着阴血的阴道里退了出来。妇人们再次将他的大阳具吮吸干净。那天,七个贵妇被高大威猛的慕容立弄得叫做一团,慕容立把她们都奸了,是应她们的要求奸的她们,虽然慕容立动作尽量放得很慢,但他阳具太大,还是弄伤了这些娇滴滴的贵妇人,她们都遭到重创。现在在城头上,慕容妃又落到慕容立手里,被他钻在怀里吃奶,那种熟悉的想被蹂躏的感觉又笼罩了她,她被这么多男人吃奶,奶头早已撅起,胯下已是湿透了。现在的慕容立,已是一位三十余岁的大汉,力大绝伦的双镗大将,当年被他奸弄的情景在眼前浮现,此时又被这比十几年前更为高大魁梧的大汉吃奶,慕容妃忍不住发出声声娇叫!慕容立负伤不轻,吃母妃奶,几乎吃了慕容妃半只乳房的奶,他饱饮了世间最高级的饮品,顿时来了精神,回头就要再投入战阵,慕容妃当众从嫩脚上脱下一只肉色短丝袜,递给了他,他拿过来贪婪地使劲闻了几下,又回过头来捉了慕容妃的嫩脚狠咬了那翘起的玉趾一口,慕容妃疼得尖叫一声,慕容立头也不回,势如疯虎,杀入战阵。那情景,他闻了大姨的丝袜,就如同今天瘾君子吸了毒一样,精神百倍!双方又是一场大战,苦战良久不分胜负。后燕皇帝「贾宝玉」慕容锡在城上看得心焦,他本是个心理承受能力很差的人,心里一烦,便想拿妇人发泄。
    他也不管那么多,将母妃拖进她停在城头的大轿,就玩弄起来。后燕皇帝慕容锡也叼住母妃慕容宝的大奶头吸饱了奶,他设想着万一自家军队战败的情景,那实在太可怕了,那种绝望的感觉笼罩了他,他一阵发疯,狠咬母妃的大奶头,母妃疼得惨叫起来!慕容锡想入母妃,阳具却硬不起来,他把阳具塞入母后嘴里。轿内是张大床,慕容锡坐在床边,母后跪在床前大口吮吸儿皇帝的阳具,吮了半天,只是半硬。慕容锡一阵焦躁,起身将母妃推倒在床上,抄起床头的一柄玉如意,不由分说,就捅入了母妃的阴道,直捅子宫。慕容锡将母妃双腿掀过头顶,这样她的阴道口就处于全身最高的位置,慕容锡坐在母妃屁股后头,手执玉如意,如捣蒜般狠捣母亲的子宫,慕容妃疼得连声惨叫,轿外的将士大臣们听了,无不阳具勃起!听了母亲的惨叫,「贾宝玉」慕容锡阳具也硬了起来。他这时极想奸母,便躺到母妃床上,阳具冲天。在他的命令下,母妃蹲在儿皇帝的阳具上,皇帝圣旨,她虽为母亲也得服从,她慢慢往下坐去,小心翼翼地用玉指将皇帝的阳具放在自己阴道口,再慢慢坐下。慕容妃蹲着慢慢一起一落,皇帝的阳具在母亲的阴道里,被嫩滑湿润的阴肉摩擦得舒服极了。看着平日里养尊处优社会地位尊贵的贵妇人如此淫贱,尤其还是自己的生母,「贾宝玉」慕容锡舒服地欢呼着,他看见母妃的两只大乳房在她腹部不住晃动,便狠狠抓住一只,挤压起来,大股奶水被挤了出来,喷了皇帝一脸,他淫笑着,吃着奶水,极为舒服。母妃慕容宝的胯下长满浓密的黑毛,黑毛之中,深褐色的阴唇紧紧包住儿皇帝的阳具,慢慢地一起一落,那两片大阴唇也随之慢慢地翻开合起,白色的沫子从这个贵妇人的阴道慢慢流下,顺着慕容锡的阳具流到他身上,再流到床上,可见母妃淫水之多。慢有慢的舒服,「贾宝玉」慕容锡细细享受着母爱,他是个多愁善感之人,生性脆弱,对这种和风细雨的温柔母爱很是受用。慕容锡的阳具在母妃的温柔爱抚下越来越硬,他玩得性起,于是命母妃转过身去,仍是蹲着一起一落,但每次她抬起肥臀的时候,她的屁眼就完全暴露在后燕皇帝眼前。慕蓉妃的屁眼长得很精致,屁眼两侧肛毛丛生,甚是性感。慕容锡看在眼里,一阵冲动,将手指插入母妃的屁眼,慢慢地挖,慢慢地抠弄。慕容妃被弄得很难受,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慕容锡干脆命母亲将自己的阳具退出,将肥白屁股坐在自己脸上,慕容妃那精致的屁眼正对着「贾宝玉」慕容锡的大嘴,慕容锡细细地舔着母妃的屁眼和肛毛,舔得津津有味,他的口水舔在母亲的屁眼里,弄得母妃慕容宝不停地娇声呻吟。慕容锡又坐起来,再次将母妃按在床上,他将阳具插入母妃深深的乳沟里,乳汁作润滑剂,便奸起母妃的大乳房来,母妃两手抱住大乳,她的大乳房之间形成一个窄缝,供皇帝插入。慕容锡阳具实在是太舒服了,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将阳具抽出乳沟,顶在母妃已有皱纹却仍很好看的脸上,精液喷射而出,射得母妃满脸满嘴都是,这种香艳的景象使慕容锡多射了不少精液。母妃皱着眉头,一边忍受着儿皇帝精液的狂射,一边张嘴接受精液的射入,然后咽下肚去。慕容锡觉得好像过了很久,才射完精,感觉体内空空如也,一身轻松,无比舒畅,同时也再无一点力气,母子俩在床上瘫作一团。这时,外面的战场胜负已见分晓,吃了母妃奶的后燕将士们勇气百倍,将气势汹汹的西燕军杀得大败,后燕兵一路追杀,西燕兵连连败退。双镗大将慕容立率后燕兵大胜回朝。后燕皇帝慕容锡大喜,大赏有功将士。

    他回到后宫,将母妃百般玩弄,以发泄狂喜之情。西燕皇帝大锤公子慕容烽,
直退到太行山脚下,方才站住阵脚。他百思不得其解,后燕敌军本来不如自己西燕雄兵,这一仗西燕军怎么就败了呢?之后,他终于知道了答案,原来是后燕母妃慕容宝甘甜的乳汁发挥了奇效。

    三大燕国淫传(三)却说三大燕国中,西燕帝国和后燕帝国激战正酣,南燕帝国却刚刚平定了一场内乱。南燕帝国,面积七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海上疆域辽阔,包括山东半岛及太平洋许多岛屿,山东半岛是南燕帝国最西边的一岛,再往东是鲜卑半岛南部,继续往东则是本州岛,本州岛人口极多,比西燕帝国和后燕帝国人口总和还多很多,南燕天皇就建都于此。南燕帝国诸岛有不少荷兰裔,本州岛主要民族是大和族,总人口的1/3为荷兰裔。本州岛上有一邪马台部落,十分强大,不服南燕天皇,起而反抗,南燕天皇世代统治本州,基础雄厚,岂容邪马台反抗?南燕天皇慕容达,率大和兵,经十年苦战,终将邪马台击败,邪马台女王以下皆被俘虏。那些被俘虏的邪马台贵族和平民,都被大和人作为「部民」,就是奴隶。女部民就是性女奴,遭遇尤其悲惨,连邪马台女王也成了大和贵族们的性女奴。三年后,慕容达大帝六十余岁时去世,他的母亲慕容娇即位,成为「武娇女皇」,她即位时已83岁,由于保养得好,看上只五十余岁,而且甚为性感,她早与儿皇帝慕容达长期母子乱伦,已结为夫妻,所以儿子死后,她以母亲和妻子的双重身份登上皇位。慕容娇的小儿子慕容非,今年三十余岁,被母亲立为太子,他也是母皇胯下的常客。这慕容非,文武双全,却最喜欢带着一帮大和贵族,凌辱玩弄那些女部民,作为娱乐节目。这一日,慕容非又和一大帮贵族在他的宫里开始了娱乐节目。今天的节目是女子相扑比赛,由女部民出场相搏。第一个出场的是个荷兰裔女部民,她原是邪马台的一个女贵族,被俘后作为性女奴已三年了。这个荷裔女部民名叫媚热母,今年五十余岁,身高1米85,颇有姿色,黄色毛发,像她这样的荷兰裔性女奴,大和人拥有成千上万,不足为奇。这媚热母一出场,只见她,两只大乳长及美丽大腿,奶白色皮肤,浑身上下几乎一丝不挂,只穿了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白色T形带,她的阴毛又多,大丛乱蓬蓬的黄色阴毛从带子两边伸出,两大块肥白的大屁股肉,又白又软,沉甸甸的,随着她走路的步伐不住颤动。她的脚长得倒甚为娇小,十分光滑白嫩。媚热母的对手是一位本州荷兰混血裔女部民,原来是邪马台女平民,名叫洋子,四十余岁,身高1米7,容貌俊美,乳房也很发达,长及阴部。打扮与媚热母相同,这是规定穿着。比赛在宫殿中央的一张大桌上进行,众大和贵族围在四周观看。执法的贵族一声令下,两位女部民便抱在一起扭了起来。因为失败者将受到严惩,所以双方都竭尽全力想战胜对手。媚热母身高马大,如同一座肉山压向对手。洋子却也不是十分矮小,而且年龄小几岁,力量相对较好。作为前邪马台的女平民,她对当年的女贵族也没什么好感,这些女贵族当年也是骑在她们头上作威作福的,现在大家都沦为女部民了,洋子当然对她不会客气。她们都扯住对方的T形带,想一下就把对手摔倒。这些女部民本是体弱妇人,根本没受过训练,当然是怎么顺手怎么来,全无章法。而且她们的比赛规则是要使对方倒下不能起来为止,这就很残酷了。这两个妇人扭在一处,四只大乳频繁碰撞,煞是好看。媚热母凭借身高优势,扯开对手的勒进屁股沟里的带子,将手指抠入她的屁眼,想一举将她摔倒。洋子疼得尖叫一声,为了不至摔倒,她急忙抓住媚热母的大乳,将她大如红樱桃般的大奶头咬住,两个妇人都疼得直叫,洋子的屁眼快被撕裂了,媚热母的奶头也被咬得很疼。两个妇人相持不下,最后轰然一声,双双倒在大桌上。她们互相扭住,都死命抠入对方屁眼。周围的贵族见她们那四只白脚长得好看,便伸手去摸。洋子一直死死咬住对手大如红樱桃的的大奶头,媚热母也一口咬住洋子的大如葡萄的大奶头,她们都疼得直叫,僵持不下。旁观的大和贵族趁机将她们另一只奶头也拿起放在嘴里撕咬。她们乳房太大,摊在大桌上,她们无法顾及,只得任由玩弄。她们的四只白脚都被大和贵族吃进嘴里,她们双腿被贵族们控制住,已无法站起,就这么倒在大桌上互相扭在一起。由于规则是必须使对手彻底失去抵抗能力,所以她们都狠咬对手的大乳头,结果是都惨叫不绝。她们的T形带早被扯歪,媚热母黄毛茸茸的阴道口和洋子褐毛茸茸的阴道口都暴露在众贵族的眼前。南燕太子慕容非走上前去,分别将两根木棍插入她们屄里,她们就这样屄里夹着木棍继续搏斗。由于白脚,大乳,还有阴道都遭到攻击,这两个妇人不由自主地从阴道里流出淫水,大桌上湿了一片。她们倒在大桌上,浑身沾满她们的淫水,仍在努力扭打。还有一些贵族用力拍打她们的肥白屁股,叫道:「快!
   §!母猪!」终于,洋子忍受不住奶头的疼痛,先昏死过去。当值裁判的贵族宣布媚热母获胜。洋子被抬下大桌,等待她的将是残酷的惩罚。媚热母作为获胜者,留在大桌上,准备迎接下一个对手。下一个对手出场了,筋疲力尽的媚热母朝对手那里一看,原来竟是她的儿子一郎。一朗今年二十岁,媚热母原先在邪马台的丈夫是本州人,所以一郎是混血裔。南燕帝国盛行母子乱伦,所以她们母子早已乱伦了。而且大和贵族最喜欢看女部民母子相扑,这已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媚热母没有太慌乱。但要和自己的儿子搏斗,她心里仍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一郎跳上大桌便和母亲扭在一起。一郎身高约1米74,全身什么也没穿,一把便扭住母亲的T形带。母子两人无论谁失败,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都应该尽力取胜,一郎尽全力想放倒母亲,但母爱是伟大的,媚热母宁愿自己受到严惩,也不愿灾难落到儿子头上,所以她未尽全力,结果被儿子抠入屁眼,一下就将她掀倒在大桌上。一郎压在母亲的肉体上,突然,那种和母亲肉体亲近的欲望突然冒了出来,尽管是在充满敌意的环境里,但媚热母的肉体实在太性感了。以前和母亲乱伦的那中熟悉而亲切的感觉,一下子笼罩了一郎。他现在正在和母亲肌肤相亲,虽然是对手相扑,一郎的阳茎却控制不住地立了起来!一郎和母亲紧紧抱在一起,紧抠母亲的屁眼,他听到母亲发出了呻吟声,那是白种熟妇遭到性攻击时发出的低沉的呻吟声,一郎很熟悉那种声音,这种声音以前他和母亲交配时经常听到的。

    听到如此性感的声音,还有被压在下面的母亲的肉体的温热,使得一郎的阳茎越来越硬。母亲性感的嘴就在他前面,他一下子控制不住,用自己的嘴将母亲的嘴堵住。大和贵族们看到这一幕,高兴地叫道:「插她!插她!让她起不来,你才能获胜,不然,我们会让你受到严惩!」男性失败者将被送去暗无天日的地牢终身监禁。想到这可怕的后果,加上母亲肉体的诱惑。一郎不顾一切了,他来不及想太多,求生的欲望和对母亲身体的欲望使得他立即对母亲发起最后的攻击。
    他扒开母亲的T形带,拔出母亲屄里的木棍,强行将阳茎顶入母亲的阴道,他出生的地方。为了能重创母亲,一郎索性下了大桌,站在桌边狠捅母亲的阴道。媚热母侧卧在桌上,一条修长的美腿被高高抬起,亮出阴道。儿子站在捉前,骑在母亲一条美腿之上,掀起另一条美腿,亮出阴道口,将阳茎奋勇插入她阴道里。
    媚热母的阴道刚才被木棍捅入,现在又遭到儿子的凶狠冲撞,她忍不住连声嚎叫。

    多日未亲近女人的一郎现在将母亲奸污得直叫唤,不由兽性更加炽烈,他张开血盆大口,把母亲的大奶头咬在嘴里,凶恶地撕咬着。媚热母痛苦地哭叫着,她疼得已毫无反抗能力了,只有任儿子宰割。媚热母就这样侧卧着被儿子捅得死去活来。大和贵族们看得是个个阳茎勃起,兽性发作!媚热母侧卧着,一只大奶头被儿子咬住,另一只大乳房摊在大桌上,那个在桌前担任裁判的大和贵族早已看得阳茎勃起,他抓起媚热母的那只大乳,也开始撕咬她的大奶头。媚热母疼得连声惨叫。她的玉臂伸着,平放在桌上,露出腋下浓密的黄毛,又有大和贵族低头去舔她浓密的黄色腋毛,又把媚热母痒得受不了,她挣脱不开,痛苦地哭叫着。
    她全身都在被男人们玩弄,谁叫她长得性感呢?一郎举着母亲一条美腿,越捅越快。

    母亲的美丽小脚在他眼前晃动,他一口吞下,尽情撕咬。媚热母被奸弄得淫水泛滥,叫作一团。母亲的尊严荡然无存,成了一条淫贱的母狗。一郎觉得母亲的阴道里舒服极了,温暖极了,他的阳具就要失控了。突然,他怒吼着抖动起来,把炽热的精液全部射入母亲阴道里。媚热母汗泪满面,一大堆白肉瘫在大桌上,娇喘吁吁,已是爬不起来了,裁判当即宣布一郎获胜,他被押出场地,仍去做他的苦工,却免了终身监禁之苦。临走之前,他请求那裁判,用刀帮他剪下母亲的一撮黄色阴毛,准备以后慢慢享用。裁判淫笑着答应了他。裁判则扒下媚热母的T 形带,带子早已被媚热母的淫水浸湿了,那个大和人准备拿回去,也慢慢享用一番。媚热母作为失败者,被抬下大桌,准备接受残酷的惩罚。这天一共进行了十五场比赛,比赛结束,十五位失败的妇人都被抬进宫殿中央,对她们的严惩即将开始。八位女部民被迫并排坐在大桌的四边,每边两个,每个妇人之间有一定间距,每个妇人都手扶桌面,两腿分开,脚搭在桌沿上,亮出阴道口。她们都是原来邪马台的女贵族女平民,都是些四五十岁的性感熟妇,这时都已精疲力尽,娇喘嘘嘘。大和人将一些粘液涂在她们的阴道口。不一会,大和人牵进来几头东洋大公马。大公马们似乎闻到了什么,直奔那些女部民而来。原来,她们阴道口被涂抹的是母马发情时阴道分泌的粘液,公马闻到了,当然兴奋了。一头大公马奔到洋子面前,低头闻洋子的阴道,公马巨大的阳茎渐渐伸了出来。公马大鼻孔里喷出的热气都喷到了洋子的阴道口,洋子又惊又怕,她本来就怕动物,看到如此巨大的阳茎,吓得魂飞魄散,她想跑,却吓得浑身无力,而且周围那么多大和人,她也跑不了。几头公马的下面是剩下的另七位女部民,只见她们跪在公马的下面,温柔地抚摸公马的雄茎,并且不停地舔公马的雄茎,在妇人的爱抚和母马分泌物的双重作用下,公马的雄茎变得又长又大。伺候洋子面前的这头公马的是媚热母,她跪在公马下面,大口大口地吮吸公马的大龟头,在妇人温柔的吮吸之下,大公马不由性起,纵身一跃,在八匹马中率先将前腿搭在大桌上,媚热母扶着公马的雄茎,找准洋子的阴道口,公马迫不及待,向前一挺,就将雄茎顶入洋子阴道。

    公马的雄茎实在是太大了,洋子感觉顶到肚子里去了,她疼痛难忍,不顾一切地惨叫着,两条玉腿分开着,被公马强行顶入。媚热母帮助公马把雄茎顶入洋子的阴道口,见刚才的对手现在如此狼狈,她心中有些报复的快感,但同样作为女人,她又有些不忍,而且待会就会轮到她来吃这么大的苦了,想起来,媚热母也不由一阵阵地害怕。公马那么大的雄茎,哪个女人不怕啊?洋子的阴道刚才已被木棍捅伤,就算没伤,她也受不了这么巨大的阳茎啊!她半坐在大桌上,仰面看着她身体上方的巨大的公马,不由发出绝望的惨叫!这时,桌上的八个女部民分别被八头公马插入了。慕容才看着公马将雄茎插在女部民的阴道里,造成女部民惨叫,自己也不由阳茎硬得难受。他早已安排好一批宫廷画匠,在一旁描绘这熟妇与野兽的杂交一刻。公马的雄茎插在洋子的阴道里,用力往里顶,洋子的子宫口遭到了严重的伤害,这是一种酷刑。而且公马雄茎太粗,洋子虽然生过儿子,阴道口被撑大了,但阴道平时是闭合的,猛然顶入这么粗大的家伙,即使是她刚才被抠屁眼时,阴道已分泌了些淫水,阴道也张开了些,但也无法一下子容纳这么个大家伙,她的感觉阴道被公马撕开了,疼痛难忍,再加上子宫被顶,洋子发出痛苦的嚎叫。势大力沉的大公马在洋子的阴道里长驱直入,洋子的阴道里温暖湿润,不次于母马,她身上的大公马感到很舒服,喷着热气,随后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

    公马的精液对于女人来说可是太多了,女人的阴道根本无法容纳,一部分精液射入了洋子的子宫,多余的精液就顺着洋子的阴道口流了出来。大公马前蹄一抬,从桌上退了下来。慕容非命媚热母将洋子的阴道口舔干净,媚热母只得伸着香舌舔着洋子的阴道口,洋子的阴道已被奸肿了,根本碰不得,媚热母舔得她又疼又痒,不停地哭叫。媚热母舔了很久,慕容非才命她停止。然后,在他的命令下,人高马大的媚热母被迫采用了另一种姿势,她站在地上,上半身伏在大桌上,那头刚刚蹂躏过洋子的大公马显然已经恢复,洋子虽被奸得行动困难,还是被迫跪在马下,爱抚吮舔公马雄茎。在洋子的温柔爱抚下,大公马重振雄风,前蹄踏上桌面,洋子玉手扶养着雄茎,对准媚热母的阴道口,从后面插入媚热母的阴道。
    媚热母完全像一头母马那样被公马交配,饶是她人高马大,毕竟也受不了公马的大阳茎,她和洋子以及这些相扑的女部民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妇人,哪里受得了大公马的蹂躏啊?何况她的阴道刚被木棍和儿子蹂躏过?!媚热母只觉得子宫口快被顶破了,她疼痛难忍,汗泪满面,痛苦地嚎叫起来。洋子瘫在媚热母脚下,也痛苦地呻吟不停。大公马又在媚热母的阴道里射了精,然后退下。在慕容非等人的逼迫下,洋子又挣扎着趴在媚热母身上,将她流淌着血污和马精的阴道口慢慢地舔干净。就这样,十五名女部民全部与八匹公马进行了交配。然后,她们都被抬了下去。她们起不了床了,以后会在床上躺很长时间。在床上养伤期间,她们也还得接受大和贵族的蹂躏。慕容非看得兽性大发,决定亲自上阵了。他命人将又一位女部民带到宫殿上,放在大桌上,这是一位孕妇,已是四十五岁的半老妇人了。这位性感熟妇她可非同寻常,她就是原邪马台女王,名叫玲子,身高约1米63,是一位非常肉感的妇人。邪马台灭亡,玲子女王被抓为性女奴,受尽蹂躏。她和十几岁的儿子相依为命,可怜的王子现在身为奴隶,哪里会有女人,于是妈妈便成了他的女人。玲子为儿子怀孕了,现在已经八个月了。玲子女王被放在大桌上,一丝不挂。慕容非看那妇人时,只见她一身白肉,两撇黑毛从腋下窜出,奶子翘翘的,奶头子又大又黑,直直地撅着。阴部被大丛黑毛覆盖,脚不大不小,长得很周正。妇人的大肚子非常大,很是性感,慕容才看得阳茎发硬,欲火中烧。南燕太子一声令下,大和贵族们扑了上去,将玲子女王按倒在大桌桌边,像一群恶狼撕裂一头温顺的母羊。两个大和男人使劲揉搓玲子女王的奶子,吃她的奶头子;另两个抬起她的玉臂,舔她腋下的黑毛,还有两个,捉了她的两只白脚肆意亵玩;一个大和贵族上了桌,坐在玲子女王的大肚子上转磨磨。那两个玩女王脚的大和贵族捧着玲子女王的白脚细细品赏。那玲子女王的脚长得很是周正,保养得又滑又嫩,一看可知是高贵女人的脚,那两个大和贵族叹道:「不愧是女王的脚啊!」一口吞下,各吃一只,细细品尝。慕容非抄起刚才插媚热母的那根木棍,残暴地捅入玲子女王的阴道。玲子女王的大肚子和阴道口被弄得疼痛难忍,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哭叫。这个四十五岁性感熟妇的哭叫声更加刺激了大和野兽们的兽性。慕容才持棍,越捅越狠,玲子女王哭叫着,被捅得死去活来。
    慕容非一口气捅了好一阵,觉得有些累了,才停了手,他把木棍插在妇人阴道里,然后伸手去抠弄妇人长着肛毛的屁眼,玲子女王被抠又痒又难受。慕容非命手下取来一颗夜明珠,慢慢塞入玲子女王的屁眼。玲子屁眼胀得难受极了。慕容非把用手指那夜明珠捅进去,完全塞入玲子女王的屁眼,直到完全看不见了,他才满意。然后,慕容非将木棍从玲子女王阴道里拔出,站在桌边,那个坐在女王大肚上的家伙也下来了。玲子女王被拖到桌边,慕容非将他早已硬得难受的阳茎捅入玲子女王的阴道。刚才那个坐女王大肚子的家伙现在迫使女王用玉手握住他的阳具,为他手淫。邪马台灭亡三年了,玲子女王被俘后也做了三年的性女奴,残酷的蹂躏使得她当年女王的威严荡然无存,她被折磨得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成为一条淫贱的母狗,男人们要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她一边受着奸污和玩弄,一边还得用玉手抚弄那男人的阳具,在女王玉手的爱抚中,那个大和男人舒服得呼呼低吼。

    慕容非一下紧似一下地冲撞玲子女王的阴道,每撞击一下,玲子女王的大肚子就随之剧烈晃动。玲子女王痛苦地惨叫着,她怕肚子里的孩子会被折磨死。她全身都在被大和男人们玩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使她发出绝望的嚎叫!
    玲子女王雪白的肉体躺在大桌上,两腿弓起,分开,遭受一伙男人对她全方位的玩弄。

    玲子女王的阴道里非常温暖湿润舒适,慕容才觉得控制不住了,看着玲子女王晃动的大肚子,慕容非倍感刺激。他从玲子女王阴道里抽出阳茎,来到玲子脸部前面,将阳茎顶在玲子女王已有皱纹但很性感的脸上。慕容非手持阳茎,他的阳茎此时热得发烫,硬如铁石!他将阳茎在梁子女王的脸上敲打着,尽情地侮辱她。

    突然,慕容非后颈一阵发麻,精液疯狂射出,全部射在玲子女王的脸上和嘴里。

    玲子女王怕精液射入她大眼睛,皱着秀眉,眯起眼睛,她无法躲避,只好任南燕太子把精液射得她满脸都是。慕容非和众人命她把嘴张开,女王张嘴稍慢一点,那些玩弄她的男人就狠命撕咬她的奶头,她疼得发出惨叫,张开了嘴,不少精液都射入她嘴里,她被迫咽下肚去。慕容非奸了玲子女王。然后,在场的大和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那个性感孕妇的身体。对玲子女王的折磨持续了一天一夜,终于把孩子从她大肚子里挤压出来了,这是次痛苦的难产,生出来的是个男孩,足足折磨了妈妈两个时辰,他才挤出妈妈的阴道。玲子女王的阴道被慕容非等人奸肿了,然后又被正出生的儿子撕裂了。孩子出生后,慕容非等人继续蹂躏这个性感女部民。慕容非吃到了她此次分娩的初乳。那个孩子一出生就参与轮奸他的妈妈,用他的头把妈妈阴道撕裂了。慕容非将他认作养子,打算他长大一些就和他一起继续蹂躏玲子女王。这个孩子起名慕容伸二,后来封为南燕帝国的亲王,成为著名的色棍,辣手催花,习以为常。母亲玲子女王则成为他的终身性女奴。

    三大燕国淫传(完)且说西燕慕容烽率大兵与后燕军决战,莫名其妙地转胜为败,一直败退到两国交界的太行山下,才算站住阵脚。西燕败兵乱哄哄地扎下营盘。慕容烽眼见残兵败将,心乱如麻,满腔郁闷,自他出道以来,战无不胜,大锤公子的威名威震天下,从未像这样莫名其妙地战败过,一想起这些,他的心情就极其烦躁,这时,他只想找些什么狠狠发泄一下,于是,他走进了他的大帐。
    在大帐的角落里,早就搭好了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两个老妇,哼哼着,动弹不得。

    她们就是慕容烽的姑母慕容玉宝和母亲慕容秋。这两个性感老妇自西燕起兵以来,就一直被慕容烽带在身边,每天夜里尽情蹂躏,有时白天也不放过,她们是慕容烽的后妃,这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她们上了年纪,受不了慕容烽夜夜蹂躏,都被糟蹋得起不来床了,只有每天躺在床上,任慕容烽随意玩弄。这两个性感老妇躺在大床上,一丝不挂,见慕容烽进了大帐,向她们走来,她们惊恐地看着他渐渐逼近,尽管她们行动不便,却也不由得将身子向床里面躲避,但又能躲到哪里去呢?慕容烽走到床前,见这两大堆白肉,那是他熟悉的,亲切的,母亲和姑母的肉体,在这两大堆白肉上,他得到了多少安慰啊!一见到这两大堆白肉,他阳具就硬了。姑母慕容玉宝惊恐地看着皇帝道:「皇上,臣妾的身体,连性命都是皇上的,自然任凭享用,只是,臣妾们上了年纪,娇质弱体,只求皇上怜香惜玉,能怜惜臣妾们一些。」慕容烽正在烦闷,哪里听得进这些,见姑母的大白脚长得秀美白嫩,不由分说,一把捉住,一口吞下,狠狠撕咬起来,又捉了母亲的小脚,拿在手中细细端详。母亲慕容秋的脚长得娇小,白皙,标致,拿在手中实在催人性欲。慕容烽又舍了姑母的大白脚,一口将母亲的美丽小脚吞下,咀嚼起来。母妃慕容秋只好抬着玉腿,伸着小脚,任儿皇帝品尝。母亲小脚的美味刺激了慕容烽,而战败的郁闷也同时刺激着他的心灵,他怪吼一声,张口狠咬母亲那翘起的玉趾,疼得慕容秋尖叫:「嗷——!臣妾求求皇上,轻些咬,疼……」
    饶是她为皇帝的生身母亲,在皇上面前也得称妾。皇帝不但未有丝毫减弱,反而母亲的痛苦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性,他咬得更狠了。他不但狠咬母亲慕容秋的小脚,又再度把姑母慕容玉宝的大白脚一把捉住,将姑母和母亲的两只香莲的第一根玉趾同时含在口中。慕容玉宝怕他咬,但又不敢挣扎,只好被他含在口中。慕容烽细细地吮吸母亲和姑母的两根玉趾,他看着这两个性感老妇各自抬着一条玉腿供他品尝玉莲,不由一阵阵地冲动,狠狠撕咬她们那两根玉趾,姑母慕容玉宝和母亲慕容秋疼得同时嚎叫起来。慕容烽百般玩弄姑母和母亲的香莲,玩了好久才算告一段落,放下她们的腿,道:「今日,朕要好好玩玩!把腿分开!」慕容玉宝和慕容秋只得把各自两条玉腿分开,亮出她们长满黑毛的阴部。慕容烽先去凑近母亲慕容秋的阴部,见母亲的大撮阴毛实在性感,便伸手狠狠揪住,慕容秋疼得一皱眉。

    慕容烽淫笑道:「母妃的阴毛可真多啊。」然后伸出手指,拨开阴毛,扒开母亲的大阴唇,拨弄着母亲的阴道口。慕容秋被儿皇帝玩弄小脚,已经流了不少淫水,慕容烽蘸了淫水,放入口中吃了,更加兴奋,继续去拨弄母亲的阴道。慕容秋的阴部早在这些日子里被儿子奸肿了,哪里受得了他粗暴地拨弄?忍不住又哼哼起来。慕容烽边拨弄母亲的阴道边问道:「原来朕就是从这里出生的,母妃,朕问你,朕出生的时候,母妃你痛不痛啊?」慕容秋哼哼着说:「痛……很痛…
    …」

    慕容烽狂笑道:「哈哈,朕一出生就将你奸了,你说,朕能干不能干啊?」
    当年分娩的痛苦,慕容秋当然不会忘记,而这些日子被这儿皇帝夜夜奸弄,也给她带来难忍的折磨,她连忙答道:「能干,皇上能干……」慕容烽道:「母妃,你被朕蹂躏,只能怪你自己,为什么生出朕这样的儿子!」说着用右手食指猛捅母亲的阴道,慕容秋顿时疼得惨叫起来!慕容烽又用左手食指狠捅姑母慕容玉宝的阴道,慕容玉宝的阴道也在这些日子被他奸肿,被他这一捅,也疼得惨叫起来。

    两个性感老妇叫作一团。慕容烽又改用两手的中指去捅母亲和姑母的阴道,中指更粗更长,慕容秋和玉宝叫得更厉害了。她们的阴道肿着,被慕容烽捅得很疼,同时她们也很痒,淫汁不断涌出。慕容烽狠捅她们的同时,也不时吮吸手指上她们的淫汁。吃了母亲和姑母的淫汁,听着她们的痛苦嚎叫,慕容烽捅得更为凶狠。

    两个性感老妇被捅得受不了,一边叫着,一边忍不住彼此紧紧抱在一起,把嘴贴在一起,互相拚命亲吻着,这样彷佛可以减少一些痛苦。慕容烽看在眼里,更是兽性大发,叫道:「好淫妇,朕今日不用阳具,非玩死你们不可!」慕容烽一边叫着,竟丧心柴地将两手握成铁拳,分别捅入母亲和姑母的阴道。慕容秋和慕容玉宝上了年纪,阴道松弛,本来可以容纳皇帝的铁拳,但现在她们的阴道被皇帝摧残得肿得成了一个小眼,与幼女无异,哪里还受得了铁拳强行捅入?!
    疼得这两个贵妇人放声哭叫!慕容烽兽性更加炽烈,铁拳直捣妇人子宫口,两个老妇更是惨叫不绝,连声哀求:「皇上饶命……臣妾……实在吃不消……又疼…

    …又痒……皇上……饶了臣妾吧……」战败的郁闷和母亲姑母肉体的刺激使得慕容烽成了一头野兽!她们越是苦苦哀求哭叫,慕容烽越是捅得疯狂!姑母慕容玉宝和母妃慕容秋的阴道被摧残得疼极了,又痒极了,一方面疼痛难忍,同时又淫水直流,这种难以形容的痛苦使得老妇们快要发疯了!她们绝望地嚎叫着嘶喊着。

    慕容烽一边捅一边命令:「抬起玉腿!」本来紧紧抱在一起亲嘴的两个老妇生怕吃更大的苦头,不敢有少许缓慢,赶忙分开,仰面躺着,将四条玉腿高高抬起,虽然她们明知慕容烽的命令就是要她们吃更大的苦头。她们自己用手扒着白嫩丰美的大腿,两腿分开着,高高举在半空,亮着屄眼,使屄眼暴露得更加彻底,这样皇帝捅她们就更方便了。慕容烽看到母亲和姑母如此淫荡的姿势,他更加疯狂,将两只铁拳狠捣她们的子宫口。慕容烽力大无穷,两只铁拳捣下,慕容秋和慕容玉宝哪里受得了,疼得连声惨叫!慕容烽又命她们翻过身来,但她们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慕容烽亲自将她们翻过来,使她们撅起肥白的屁股,跪趴在床上,她们无力支撑,有着皱纹同时又很有风韵的脸,贴在床上,上半身完全瘫软。慕容烽细细地端详着姑母和母亲的屁眼,她们的屁眼长得很精致,屁眼两边是细细密密的肛毛,颇为性感。慕容烽贪馋地舔起姑母慕容玉宝的屁眼来,慕容玉宝屄还疼着,屁眼却被舔得很痒,那种感觉令她全身瘫软,真是难以形容,她忍不住又叫了起来。慕容烽一边舔着姑母的屁眼,一边又伸手去抠母亲慕容秋的屁眼,母亲也被他弄得不停地叫唤。慕容烽再度疯狂!他将两柄玉如意分别插在母亲和姑母的屁眼里,然后伸出两手的中指从后面同时狠捅母亲和姑母的阴道,两个上了年纪的贵妇人又痛苦地嚎叫起来。慕容烽觉得母亲和姑母这种姿势真如两条淫贱母狗!她们撅起的肥白柔软的屁股就在慕容烽眼前,极大地刺激了慕容烽的兽性,他一边捅,忍不住大口狠咬母亲和姑母屁股上的肥软白肉,疼得她们泪流满面,连声惨叫。慕容烽见母亲和姑母的脚后跟都极白嫩光滑,白滑如玉,不禁赞道:「好玉莲!」不由得低头去舔她们精美的脚后跟,舔她们白皙敏感的脚心。
    慕容秋和慕容玉宝被舔得很痒,同时阴道又被捅得很疼,屄痛脚痒,她们忍不住痛苦地哭叫道:「呜……呜。皇上。你饶了我们吧。实在是。受不了啊……」
    这两位贵妇人多年养尊处优,细皮嫩肉,又加上上了年纪,哪里受得了如此粗暴蹂躏啊?她们被蹂躏得几乎快疯了,不顾一切地嚎叫着呼喊着!慕容烽的阳具硬得快要爆炸了!他从姑母和母亲的阴道里抽出手指,各捉了她们一只玉脚,将硬梆梆的阳具去捅她们白嫩敏感的脚心。这两个贵妇人的脚心极为柔软,慕容烽的阳具捅在上面舒服极了,什么叫温柔?他觉得母亲慕容秋和姑母慕容玉宝的脚心是世上最温柔的。慕容烽一下接一下地捅着母亲和姑母的柔嫩脚心,再也控制不住了,突然后颈一麻,精液狂射,一股又一股,极其猛烈,都射在母亲和姑母的玉脚上!慕容烽疯狂地吼叫着,对妇人肉体的摧残的快感,和战败的郁闷,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通通释放出来!

    慕容烽感觉射了很久,直到把最后一滴精液也射在母亲玉脚上,他才长出一口气,觉得浑身轻松,两腿一软,跪在母亲和姑母的床前。慕容秋和慕容玉宝的淫水把床上流得一塌糊涂,她们的玉脚上满是皇帝的精液。慕容烽命她们互相吮舔对方的玉脚,把玉脚上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并且都吃下去。她们互舔玉脚时,又忍不住呻吟不止,慕容烽骂道:「真是两条淫贱母狗」!他把阳具先后塞入母亲和姑母的嘴里,命她们舔得干干净净。渐渐地,慕容烽阳具又硬!慕容烽不用阳具,用手和棍,一连蹂躏了母亲和姑母三天三夜,将她们摧残得两大堆白肉瘫软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了。休息数日之后,在最好的慰安妇母亲慕容秋和姑母慕容玉宝肉体的安慰下,慕容烽才从沮丧的心情中缓解过来。他重抖精神,收拾残兵败将,并且向后方催促援兵。不多日,后方援兵赶到,大锤公子慕容烽重整旗鼓,准备再度东征后燕,一雪前耻,不胜后燕决不收兵,两国间一场新的大战爆发在即。


上一篇:小龙女被奸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尚秀列传全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