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狙杀展护卫

狙杀展护卫



              ⊙杀展护卫

发言人:凡夫

             《狙杀展护卫》之一

  庞太师府内,初更时分。

  庞太师和幕客庞新、儿子庞洪及一个黑衣人正在聚商要事似的。

  「要刺杀包黑子这匹夫,必须先去掉展昭!」

  「对!剪掉了展昭,那张龙、赵虎等根本成不了气候!」

  「哈,到时包黑子的狗命,就像杀一只蟑螂那样容易了!」

  庞太师的眉毛一扬:「展昭的武功这样好,谁可以收拾他?」

  坐在一角的黑衣人沉声:「有!我有人选…要杀展昭,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只不过…费用就要黄金一百两!」

  庞太师的脸孔露出诡异的笑容:「金子不是问题,但事情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快!

  这事…就交张兄办,希望十日内就去掉展昭,跟着,刺死包拯!「

  黑衣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在下马上飞鸽传书,三天后,人淹到开封,跟着,就可以行动!」

  「好!好!」庞太师举杯:「为铲除包黑子干杯!」

  二更时分,开封府衙旁,传出了兵刃声。

  展昭吹熄了蜡烛,提起长剑,推开窗就跃上瓦面。

  府衙五十丈外的矮林,一个少女正在与三个蒙面大汉在拚斗。

  在月光下,可以看出少女很健美,从她的服饰看,似乎是个西辽人,她手上吃了两刀,还在冒血。

  「大胆贼人,竟敢欺一弱女?」展昭拔剑迎了上去。

  三个大汉呆了呆,其中一个发出啸声:「退!」他手一扬,三支飞镖飞出,两支是打向展昭,余下一支是射向少女!

  这种「分光镖法」是暗器名家才可使出的!

  他用轻功,三五起落,就赶到离展昭不远。展昭剑鞘一挥,打落两支飞镖。
  「波!」的一声,少女的胸口中了一镖,「哎呀!」她惨叫一声就软倒。
  展昭想追三个蒙面汉的,但少女就呻吟:「展护衙…我…我有机密…有人…要刺杀包大人…」

  她面色惨白,拔出插在她胸脯上的镖!镖头发黑,明显是淬有毒的!

  展昭毫不避赚,他一抱就抱起她的纤腰:「我找地方救你!」

  他见到不远处有座破庙,就抱着她踢门进内。

  屋内是放草枓的,地上有禾草,展昭用火石燃着柏枝,生了个火,然后望着少女,她已经半昏迷。

  「假如不将毒吸出来,她一定死…」

  展昭迟疑了半晌,终于,一手撕开了她的衣襟!

  里面是一件贴身小衣,衣服内两个肉球在急速的跃动着,但左边的乳房,明显是有片瘀红的血迹!

  展昭面颊发热:「展昭啊,展昭,你是救人!」他手指虽然微微一抖,但指尖触到她暖滑的肌肤时,有异样的感觉。

  少女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展昭将她的外衣揭开,跟着解她贴身小衣的衣钮,一颗…二颗…

  少女露出白白的咽喉,然后是一道乳沟…

  展昭「沙」的一声,扯开了少女的亵衣!两只笋型、雪白的肉球荡了出来!
  她的肉实在很白,连乳房上蓝色的筋脉都很清楚。而在少女的乳晕旁有个小伤口,伤口旁的白肉呈紫黑色。

  「毒已扩散,非吸出来不可!」展昭又呆了呆。

  他想张口上前吸啜,但那伤口却在乳晕旁,除非他含着少女的奶头来啜,否则很难将毒血吸出来。展昭想将嘴唇打侧,但在咬着伤口时,他的鼻尖却又揩到少女的乳头。

  他的鼻尖擦到乳头时,他更不好受。展昭迟疑了半晌,他决定含着少女的乳头来啜出毒液。

  他手颤颤的捧起她的奶子,那种滑不溜手的感觉,令正常男人有一份冲动。
  展昭的歪念很快就消失,他托着她奶子的底部,一唇含着她整片乳晕,大口大口的啜…

  「吐!」他吐出吸出来的一口黑血,跟着又吐一口。

  少女的奶头本来是微微凹陷的,但展昭啜了几下,他口腔的热力,令到那一粒小蓓蕾凸起变硬。少女白白的奶头,都是红红的牙印。

  展昭含着她的奶子,又吸吮了十来啖。乳晕旁的黑血,已经被尽吸出来,她伤口渗出来的,是鲜红的血丝。

  「哎哟…」少女似乎慢慢恢复知觉,她喉中发出微弱的呻吟。

  展昭面一热,他急缩回嘴巴,但此刻他却感到一阵晕眩。

  「可能是毒血碰到口腔内的嫩肉…」展昭心一惊,他盘膝运功,想将「毒」
  迫出。

  少女睁大了眼,她虽然中镖伤,但仍难掩美色,她可能是胡、汉混血儿,所以特别白净,特别娇嫩!

  「噢…喔…」她很快就发觉自己是裸着胸,她急忙用手抓着自己的奶子:「你…」

  展昭运气几周,那「毒」在体内似乎排不去,他只感到丹田发热,下体斜斜昂起。

  他脑海中想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裸女!

  「不好…我中了奇淫之毒…」他理智还未全失:「姑娘,你快走…否则…在下恐怕有越礼之举!」

  少女摇了摇头:「不!塞外三骑这种毒镖,是淬有奇淫之毒…」

  她眼睛水汪汪的:「中镖后,淫毒入体,假如不交欢,就会七孔流血而死!」
  「他们…知道…你一定会替我吸啜毒血…」少女杏脸绯红,有说不出的娇俏:「但毒血沾到你口腔,一样会令你中毒的!」

  展昭头冒白烟:「跟着会怎样?」

  「很多中镖的人淫念起,兽性发,在忙于交欢时,塞外三骑就乘机折回,将目的物斩杀!」少女一手掩着两只大奶:「人最脆弱的时候,最丧失警觉力时,就是交合的一刻!」

  展昭只觉丹田下越来越热:「我们此刻怎样?」

  少女面颊越来越红:「除非你和我…好一次…才能将毒驱走…」她越说越低声。

  展昭摇了摇头:「我南侠展昭,就算死…也不会污辱姑娘!」

  少女眼波如水:「我叫小倩!」

  她站了起来,慢慢去解自己的裤子…

  展昭闭上跟,又再运功一遍,他越想将体内的毒排出,但就越助「毒性」的扩散。

  他脑海中又呈现小倩那花容,展昭满额是汗,他忍不住张开眼睛。

  小倩就站在他前面,她上身衣衫敞开,露出那双白奶子。她下体就无片褛,露出一双白雪雪的粉腿!不过,她上身的衣衫此较长,恰好遮住了妙处!

  展昭摇头:「不能…不…」

  但「毒」令他的意志慢慢的崩溃。

  小倩突然一扑就搂着他,两个人就滚落地上。她那又滑又软的胴体、芬芳的体香,令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能抗拒。

  「摸我!」小倩捉起展昭的手,按在她的笋乳上,展昭的心头一荡。

  他的掌心是「顶」着她的奶头部份,他那「灼热」的手板,烘得她的奶头慢慢的发硬、凸起。

  小倩的下体是贴着他的肚皮摆动,她湿热的牝户热力经过衣服传到展昭身上。他的身子微微的抖了起来,展昭裤裆内的肉棍昂了昂。

  「不,我不能…」展昭暗叫,但他的手仍按在她的奶子上。

  小倩凸起的奶头,从他指缝间露了出来,那两粒腥红的小东西,硬得很。
  小倩突然扒开他胸膛的衣服,将头伏在他阔厚的胸上,张开小嘴就去咬他,除了咬之外,又用舌头去舐他的奶头。展昭的心口上添了很多淡红的齿印!
  「不要…小倩,你停…」他想挣扎,但口腔内的「毒」已经到喉咙。

  小倩贪婪地解开他的裤带,她伸手捏着一件又暖又粗、略带微硬的阳物,这东西和展昭一样的雄纠纠。

  小倩的身子往下移,她的嘴很熟练的就吮着展昭的「生命之源」。

  那里很粗大,将她的小嘴撑得满满的,口涎从她的嘴角淌了出来。但她一点也不介意,用牙齿轻咬着龟头边缘的包皮部份,然后轻轻的啜。

  「啊…噢…」展昭皱眉,他开始亢奋!

  小倩在吮吸的时候,那两只笋型的奶子轻拂着他的大腿内侧,还「烫」向他的小皮囊。那两粒凸硬的奶头扫在他的阴囊上时,小倩亦呻吟起来。

  「哎呀…」她喉中、鼻孔中都发出沉重的喘声…

             《狙杀展护卫》之二

  他那卷曲的阴毛,擦在她的乳头上时,麻麻痒痒的,的确不好受。还有,就是粗而略硬的阴毛擦在她的嫩肉上时,那阵「酸酸痛痛」的感受,将她的情欲推到另一境界。

  小倩突然将上身的衫都脱了下来,她真是无遮无掩,只有小足上的一对白袜。
  展昭张眼一看,一对白色的肉球,左右的荡来荡去,他的肉棍子,昂然地挺起!

  小倩一坐,就坐到他的肚皮土。展昭的肉棍子被她的屁股压着,变成「不放」状,给她的牝户擦来擦去。

  「摸我!」小倩捉起他的手,要他捏着自己的两个肉球。

  展昭虽然很不愿,但亦舍不得放手。她的两个肉球很滑、很有弹性,他的指头一用力,肉球虽然凹下去,但很快又凸起。

  展昭的手摸着他的胸肌,她下边湿得很利害,滑潺潺的汁液从肉洞流出,弄湿了他的肉棍子。她突然稍稍蹲起,玉手握着他的命根子,就朝自已最湿最空虚的地方一塞!

  「呀!」他和她都不约而同的叫起来。

  展昭感觉到的,是阳物挤进一处又紧又滑的地方,将他的宝贝夹得紧紧。而小倩则感到,他雄浑的「生命」只插了一大半进去,已将她撑得满满。

  她慢慢的蹲坐下去,他六寸多长的东西,全纳入她身体内。

  「哎…噢…」小倩伏了下来,将乳房紧贴他胸膛,而她的下体,就贴着他的小腹。

  「雪…雪…」她一边娇呼,一边慢慢的起伏着身子。

  展昭的手,自然的接着她的背,她的背亦很滑。

  「噢…啊…」小倩一边上下的摩擦,一边起伏着,她只感受到巨大的龟头顶着她的子官颈在擦。他的宝贝很长,女人都喜欢男人的东西长。

  她动了不知多少下,突然一阵抽搐,小倩打了几个冷颤,她体内滚出一些热流,烫向他的龟头。

  小倩伏了下来:「你,你丢吧…我要…」

  展昭把她一推:「我的毒已放得七七八八,我不要再错下去!」他扯回裤子。
  她羞涩的穿回衣服:「我是自动献身的,算是报答你救命之恩!」

  展昭亦有点尴尬:「是我不好…唉…我倒想知,是要谁要行剌包大人!」
  「是…」小倩还未回答,有人就要穿窗而入,赫然是塞外三骑!

  「看剑!」展昭拾起地上的佩剑,一招「长虹贯日」就向前剌出!

  但三个蒙面黑衣汉,目标不是展昭,而是小倩!其中一人舞刀抵敌展昭的长剑,另外两人就进攻小倩。

  她「享乐」之后,身手反而较慢,一个黑衣人拍中她的曲池穴,小倩闷哼了一声:「展昭救我!」

  两个黑衣人抱着小倩就走,另一个大汉就从怀中掏出一弹,向地上一掷…「轰!」

  的一声,白色浓烟冒出,弥漫了整间破屋。

  展超追出屋外时,三个黑衣汉已挟着小倩走远了。他像做梦一样,疑幻疑真!
  「不好!」展昭怕有人用「调虎离山」计去行刺包公,他急忙赶回开封府衙。
  包公仍在安寝,未有异样。

  展昭闻闻自己身上,仍留有小倩的香味:「她到底是生是死?她究竟知道什么秘密呢?」

  展昭睡不着,他再次来到破屋附近,此刻,只有虫声。他仔细再看一遍,自己和小倩缠绵的地方,留有她的一只靴,展昭拿在手上,脑海转过很多念头。
  这时,靴中突然跌出一块小布,似乎是从衣上撕下来的,上面用血写有三个字「梧桐山」。

  展昭愕了愕:「可能是小倩在被塞外被三骑带走时,咬破指头写下这血书,塞在小靴内给我?」

  他合指一算:「到梧桐山…来回起码三天…我…是否要离开开封?」

  「我离开开封三天,万一有人来行刺包大人,那…」

  他似乎听到小倩那句「展昭救我!」

  翌晨,展昭面见包公,他将有人要行刺包公之事讲了一遍,但就略去自己和小倩一夕缠绵之事:「问题就在梧桐山,假如小倩未死,卑职将她救出后,内情就可大白。」

  「假如她不幸被杀,那么梧桐山内的刺客,卑职可以一一将他们歼灭!」
  「卑职用最快的马,可以三天内来回,大人这三天要小心起居!」展昭一心要解开疑团。

  包公和公孙策听完后,沉吟了半晌:「展护卫,你一定要去?」

  展昭点了点头。

  未到中午时份,开封府衙冲出了一匹快马,穿的是官服,远看是展昭!那骑快马很快就冲出皇城,直往梧桐山而去。

  光天化日之下,开封府外是不是隐伏杀机!

  在开封府衙里面,有个卖烧饼的「老翁」,他见到展昭离开后,就烧饼篮内拿出一只信鸽,他用烘烧饼的黑灰,写了几个字:「鱼已离巢,事已可行。」
  信鸽飞上半天,回旋了一个圈,就向梧桐山飞去。

  这个「老翁」赫然是塞外三骑中的一个!

  卖烧饼的「老翁」绕着开封府衙行了两圈,他担着烧饼,衙差都没有留意他。
  他垂着头,但眼光如电:「包黑子清晨升堂时,最好狙击!」

  「老翁」看清楚了环境后,担着烧饼,来到三条街后,他闪身进入了一间屋中。

  「展昭已离开封,明早就可以铲除包黑子!」他扯去「胡子」,露出本来面目。

  屋内尚有两个中年汉,他们自然是「塞外三骑」。

  「哈…一天之内干掉了包黑及展昭,咱们三兄弟岂不是名扬天下?」其中一个紫面大汉说。

  黄面皮的大汉插口:「凡事谨慎点好,王朝、马汉等功夫亦不差!」

  「大哥,勿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兄弟的暗器毒药,相信这几个莽汉不是我们敌手!」

  塞外三骑围着,摊开纸张,仔细再研究开封府衙的布局。

  在另一方面,快马奔出开封后,走进一个树林,已经是黄昏时份,太阳斜照,路上行人全无。

  一个少女,持着伞,站在路中央,她似乎是等展昭来。少女穿着一袭篮裙,体态很美。

  马蹄声迫近了。

  她不是小倩,但,亦是一个绝世美人。

  马嘶叫着停下。

  「姑娘,你在这做什么?」穿官服的青年大叫。

  「展护衙,在下奉主人之命,要带你见一个人,她叫小倩!」穿蓝裙的少女讲得很平静。

  「小倩在你们手上?」被称展昭的青年翻身落马。

  「是的,假如你不跟我前去,她就会死!」蓝衣少女答得很快。

  「既然知道那么详细,你家主人为什么不杀了她?」展昭踏上一步。

  「杀了她?太过煞风景了,每下子都要杀人,我家主人不喜欢!」

  「你家主人在哪里?」展昭有点奇怪。

  「不远,就往前面三里之处!」蓝衣少女一吹口哨,路旁闪出一匹马来。她身子斜斜飞起,就上了马匹:「展护卫,快来!」

  营幕只有一个,但营内外却灯火通明。灯笼挂起,照得光光的。

  「到了!」蓝衣少女下了马。

  营内人不多,在当中缚着一个少女,她似乎被鞭打过,口脸都有血。两匹马一先一后的在草丛内往前走,天已经暗下来了。

  前面出现一座用布幕搭成的营。

  「展护卫,你来了?」营中响起叫声。走出营幕的,是康太师的儿子庞洪!
  难道是他捉了小倩?

  展昭翻身下了马:「你是谁?」

  「庞太师的儿子庞洪,你竟然不认得我?」庞洪哈哈大笑。

  「是你捉了小倩?」展昭有点讶然。

  「不,是我在半途救了她,而她说要见你,我…我派姬妾把你接来了!」庞洪皮笑肉不笑的。

  「来,松绑!」他拍了拍手。

  柱上的少女被解了下来,她扑前:「展昭!」

  展昭望着她的面孔,就在这时,他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情来,因为那个少女,突然从腰间拔出利刃来。在这么近的距雌,没有人能避过的。

             《狙杀展护卫》之三

  展昭翻身躲避,但已经来不及,少女脸上也露出不相信的神情。

  「波!」的一声,利刃插入展昭的胸膛,他露出痛苦的神情,鲜血从展昭的胸膛中喷出。

  「我们都错了!」少女拔出利刃大叫。

  展昭真的不堪一击?

  少女突然伸手摸向展昭的脸上,跟着用力一撕,一块很精细的人皮脸具,给扯了下来。

  「开封府的副捕快小丁!」少女有点讶异:「是包拯要你穿上展昭的官服来冒充他吗?」

  扮成展昭的青年捕快嘴角泛出一丝苦笑,跟着头一歪,死了。

  「幸好你也不是小倩!」庞洪突然一拍,拍掉少女手上的利刃,跟着将她抱起。

  「不要…不…」少女拚命挣扎:「塞外三骑今次死定了!」

  「计划失败了,你当然要负责…」庞洪将少女抱到营后:「现在,我就要罚你!」

  营幕后是摆有软榻的,庞洪将少女按在软榻上:「开封城内的事,留待张五民去收拾!」

  少女的裤子不知怎地就给庞洪解了下来,她露出浑圆白白的屁股。她的屁股线条不算美,但少女在挣扎时,姿态特别诱人,庞洪的手掌就挞落她的屁股沟上。
  「哎唷…」少女娇呼起来,她眼角瞟出「风情」…

  「噢呀…」两个人都不当帐幕前的小丁尸体是一回事。但小丁的尸体很快就给庞家的人移走,他们将尸焚化。

  火,「啪、啪」的在烧;而庞洪的手掌,亦将少女的屁股拍得「啪、啪」响。
  她白白的屁股,都是淡红的手印,少女的牝户,部分是凸现在屁股沟末端的,他的手掌挥下时,手指就「弹」在她的阴唇上。

  「哎唷…呀…」少女摆动着屁股,牝户被「打」,她当然觉痛,但庞洪就越打越亢奋,他的手朝着她屁股沟又「挞」下去,似乎专打她的牝户似的。

  「噢哟…都红了…噢哟…」少女叫得「哀怨」:「都给你打得肿了…噢哟…」
  庞洪狞笑:「谁叫你失败?我就是不喜欢失败者!」他猛地地用力一扯,就将她身上的衫撕脱。

  少女是伏在软榻上的,露出白雪雪的背脊。她的乳房被压在衣服下,露出两个很大的半圆球,她故意用胸脯压着床榻,将大大的乳房压得扁扁的。

  庞洪看着她的背脊,他眼中露出亢奋的神色。他突然伏下头来,张开嘴就咬她的背脊。少女背脊的肉很滑,虽然背肌不厚,但庞洪却咬得很开心,他将她的背脊咬得遍遍红。

  「哎唷…」少女蹙着眉,她虽然呻吟轻叫,但样子却是十分享受似的。
  庞洪沿着她的腰肢噬上去,一直到她的肩膊,他大口的就咬下去。

  「啊…」少女仰起头来,这下咬得她相当痛,她连眼泪也流出来,呻叫道:「咬死奴婢了!」

  「我就是喜欢你叫痛!」庞洪伸出舌头,舐了舐她的粉颈。

  他的舌头沿着她的颈往上伸,跟着啜向她的耳珠。

  「噢…」少女似乎忍受不了,她被她舐得两舐,突然转过身来,她紧紧地搂着庞洪的身子,就向他送上香吻!

  「啊…」庞洪亦轻叫了一声,她的手、脚像八爪鱼一样紧紧钳着他的身体。
  她张开小嘴,就狠狠地咬落庞洪的嘴上。

  「你…」庞洪推开她,一掌就掴落她的面上,少女嘴角流出血丝。

  「哈…」庞洪打完她一巴掌后,又俯身搂着她,他伸长舌头,去舐她唇边的血。

  少女被他吻着,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内搅动,去舐她的口血。

  「唔…唔…」她喉中发出饥渴的呼声,她的手就掀起庞洪的袍子,去扯他的裤带。

  庞洪的裤子褪了下来,他仍是狠狠的啜她的唇,但少女的手却握住他的命根子。庞洪的阳具是半软的,她握着他阴茎前端,用手指去搓他的龟头。

  庞洪吃了好一会的香涎,他的头跟着俯了下来,一吮就吮着她的奶头。她的奶子很大,他虽然张大了嘴,但仍不能啜到整片乳晕。他像婴儿似的,大口大口的啜着她的奶头,那蓓蕾受了他口腔热力的「烘」着,慢慢发硬,他咬着奶头,就是不停的吹。

  她不自觉地抬起腰肢,用小腹去磨他的肚皮:「我要…我要…」少女娇呼起来。

  庞洪骑着她,一甩上身,将外袍脱下,露出健硕的肌肉来:「小婊子,就要你死去活来!」

  他抽出腰带,将少女的手绑住,又将她的豪乳似粽子般的绑着。

  少女口虽叫:「不要!不要…」但却任由庞洪将她捆着。

  庞洪将她绑好,已是浑身是汗,他拍手叫了一声:「蓝姬!」

  刚才截着假展昭的美女,自营前转了进来,她二话不说,就将身上的长裙脱去…

  她的胴体亦很晶莹,虽然蓝姬没有像摊在软榻上的少女那样骨肉均匀,但她很白,比较瘦,她两乳仅可用手一握。奶头像两颗小红豆,乳晕只有铜钱似的大,但小腹下毛毛倒很浓密,两腿修长。这种女人,足以令男人动心。

  但庞洪就看也没有看蓝姬:「给我戴上宝贝。」

  「是!」蓝姬从一角捧出一个檀木造的盒,她打开,拿了一个羊眼圈出来。
  她小心奕奕的拿起,然后走到软榻前,跪在床边捧着庞洪的阳具。她先用樱唇吮了几吮,那硕大的龟头沾上了她的口涎,变得湿润起来,蓝姬这才将羊眼圈套在庞洪的龟头上。

  摊在床上的少女倒抽了一口凉气:「官人,我…我要慢…慢一点…」

  庞洪狞笑着,搞了半天,他的阳物已发硬,斜斜昂起,加上戴上了羊眼圈,更显得「狰狞」。

  庞洪的东西不算长,但很粗。

  少女凤眼水汪汪的:「官人…官人…」

  庞洪扒开她的大腿,先将龟头抵着她的牝户外左揩右揩。

  「哎…哎…那些毛…啊…啊…」少女呻吟起来。羊眼圈的毛「刺」在她的「嫩肉」上,令她不好受。

  蓝姬站在一边微微笑的看着,她手上多了一方素帕,不时替庞洪拭抹身上的汗水。

  少女被撩拨得半柱香的时间,牝户内流出有泡沫的淫汁。而庞洪的阳物,亦已昂向天如怒娃。他猛地提起少女的腿,就往她的牝户直刺。

  「哎…官人…我的肉…啊…」少女哀叫起来:「我的肉…」

  那大龟头直捣进她的深处,最要命的,是羊眼圈的毛,那些尖毛戳进嫩肉内,又痛又痒。

  「哎…我活不了…哎…」少女双眼翻白,身子抖颤。

  庞洪急速的挺了十多二十下。

  「啊…啊…」少女额角冒出冷汗,她忍受不住羊眼圈在花心撩来撩去的剌激。
  她猛地抖了几抖,一阵热流从她体内喷出:「官人,我来了,我泄精了…」
  她呻吟起来。

  蓝姬望着少女媚笑,她绕到少女身旁,用丝帕帮她抹额角的汗:「这么快就有高潮了?官人还未尽兴呢!」

  庞洪托起少女的一只腿,这样,她牝户口就张得更大。他的粗肉棍又连连的再抽送二十几三十下。

  「哎…哎…我死了…」少女开始求饶了。她体内又泄出一道白白、黏黏的液体。

  「你这小婊子,最多就是淫水!」庞洪的肉棍可以挺得更入。

  不过,少女就捱得更「辛苦」!因为羊眼圈被她的淫水弄湿了,毛变得尖而硬,刺入阴道的「肉」内时,令她似被千虫百蚁往体内噬咬一样。

  庞洪又抽送了百数十下,少女已呈半昏迷状态,连呼叫也叫不出,只是不断又点头又摇头。

  庞洪又狠狠的插多数十下,然后才拔出肉棍子来:「蓝姬,你来!」

  蓝姬媚笑的点了点头,就爬上软榻。

  她看了「活春宫」这么久,下体亦有点湿滑。

  「来,我们玩肉屏风!」庞洪解开捆着少女的腰带,她伏在床上喘气…
  而蓝姬就将身子一躺,躺在少女的背脊上,她玉腿抬高,媚笑着说道:「我的大官人,你来吧!」

  她玉腿抬起,牝户的肉唇大开,看得出那两层皮是湿湿的。

             《狙杀展护卫》之四

  庞洪的肉棍还是湿漉漉的,他将羊眼圈脱了下来,将龟头在她的阴毛上揩了两揩。

  蓝姬拍了拍压着的少女:「抬高身子一点!」

  少女爬起少许,这样,庞洪半跪着,阳具亦可向正蓝姬的牝户。他将湿滑滑的阳具一挺,就直送进蓝姬的阴户。

  「雪…雪…我的爷…啊…呀…」蓝姬叫了起来,她双腿一勾,就勾着庞洪的头。

  他大力的抽送,而少女就配合他的节奏爬起、伏下。夹在中间的蓝姬,只能抑身迎合。他双手搓揉着她的小奶头,那两粒小红豆已发硬、凸起,庞洪的大手,刚好满握她的小乳。

  他连连的抽送:「蓝姬…你畅快吗?」

  蓝姬星眸半闭,她美滋滋的,只是不断点头…

  话分两头,在开封府衙外,三个黑影跃上瓦面,他们是塞外三骑。

  「展昭走了,防备果然松散!」为首的黑衣汉狞笑:「包黑子今宵死定了!」
  三人向着有烛光的地方走,很快就见到包公端坐在台前看案卷。

  塞外三骑亮出兵刃:「下去!」

  他们分前后,直闯入书房。很奇怪,包公仍是不动,而王朝、马汉等亦不知哪里去了。塞外三骑的老大鬼头刀一挥,就斩下包公的「头颅」…

  「不好,是蜡造的,中计了!」他见到刀刃无血,大惊失色:「快走!」
  寨外三骑的老二扔出一个烟弹,就想穿窗逃命。但说时迟那时快,在屋顶上已有衙差、捕快撒下一个大网,将窗户罩住。

  塞外三骑被自已的烟弹呛得连连咳嗽。

  「你们还是投降吧!」园外假山传出笑声,包公、公孙策、展昭等十余众步出,身后站有数百兵丁,全部是持弓弩,向着窗房。

  塞外三骑失声:「展昭未离开封?」

  展昭朗声:「你们想用调虎离山?但狡计一早被公孙先生看破了!」

  塞外三骑面如死灰:「展昭,你想怎样?」

  「是谁主使你们行刺包大人?小倩究竟是谁?她现在在哪里?你们理伏的人,是否捉了小丁?」

  展昭亮出长剑:「假如你们肯说出来,包大人可以赦你们不死!」

  包公点了点头:「谁是幕后?」

  塞外三骑你眼望我眼,那个老大似乎意动了:「我们说了出来,包大人可否让兄弟三人返回塞外?咱们保证今生不踏足中原寸土!」

  包公沉吟了半晌:「好!」

  寨外三骑垂头:「包大人撒去网,兄弟扔下兵器,向大人禀告内情。」
  他们真的扔下兵刃,展昭扬了扬手,隐伏在屋顶的衙差收起网。

  塞外三骑走出书房,他们是赤手空拳的,展昭手握剑柄。

  三骑突然一扬手,就射出九支飞镖,直射包公头、身。

  展昭抢前,剑舞白圈,将九支飞镖击落,而塞外三骑的老大就迎上来:「我拚命,你们走!」

  二骑想跃上瓦面,但公孙策一扬手,千百支弩筋就射向二人,他们起初可以闪避,但顷刻就中了十余支箭,两人眼看是活不了。

  那个老大怒吼一声,就直冲向展昭的剑尖,他是拚命的打法!

  展昭本想挑伤他的手脚再迫供,但寨外三骑的老大突然缩身,他从靴筒拔出一把匕首,就刺入自己心房。

  展昭想阻止已来不及了,他收剑扶起那个老大:「这又何苦呢?」

  那老大嘴角泛笑:「包大人,虽可…让…兄弟活命…但…请我们行…刺…包大人…的…却…是大有…来头…他…他一定追杀…我们…灭口…我兄弟…始终…难逃一死…展大人…快…快去梧桐山…」

  他说完,头一歪死了。

  包公摇头:「这三个人算是汉子,公孙先生,将他们葬了吧!」

  展昭向包公拱了拱手:「属下现在要赶去梧桐山!」

  包公点了点头:「展护冲,谜底既然在梧桐山可解,你应该去!」

  他又望了望塞外三骑的尸首:「不过,展护衙,你最好扮成这个黑衣大汉的模样上路!」

  展昭点了点头:「行剌包大人的幕后主使,以为塞外三骑会得手,今晚可能不会再派人来,卑职想赶夜路!」

  包公扬手:「你快易服,骑快马去,天明时,就可到梧桐山!」

  展昭扮成塞外三骑老大的模样,离开开封城!

  话分两头。

  庞洪又抽插了蓝姬百余下,她已经气喘喘的。

  「你们两个都平躺下来,我就在你们身上滚,当滚在谁的身上时,我的肉棍子就赏给谁!」庞洪兴致勃勃的。

  蓝姬较瘦,少女比较胖,她两只大奶子左右的垂着。庞洪一边在她们身上滚动,一边享受手足之欲。

  蓝姬先搂着庞洪,他插入她的牝户内:「小婊子,高潮来了没有?」

  蓝姬喘着气:「来了…来了…多插几下…哎…哎…丢了…」

  她的阴户溅出一股「热流」,这股热流烫向庞洪的龟头,他感到一阵甜畅:「你两个婊子…我…我要丢了…哎…噢…」

  少女和蓝姬分别仰天躺在榻上,他拔出阳具,阵阵白液就射向两个女的面上!
  「甜不甜?」庞洪跪了起来:「香不香?」

  蓝姬点了点头:「官人的精液香得很!」

  「张五民在梧桐山已经布置妥,你们快去准备,展昭一定会再来,这次,他一定死无葬身之地!」庞洪穿回袍子。

  两女娇慵的爬起,她们发乱、钗横,但面上都有满足神情。

  营幕外静悄悄的,庞家的人很快就将现场收拾妥当,远处亦准备了马车。庞洪搂着两女上路,他们动身虽迟,但仍然比展昭快上几个时辰。

  马车奔向梧桐山时,展昭亦策马扬鞭,他反复的思量着几个问题:

  「寨外三骑老大死前的话是否可信?」

  「小倩究竟是什么身份?」

  「谁这么大的势力敢行刺包公?」

  「悟桐山究竟埋有什么机关?」

  梧桐山很早就日出,这山不算高,张五民站在高岗上,他眉头皱起:「假冒小倩的女郎杀死了假展昭,这真滑稽!」

  庞太师的人已经撤走,山路静悄悄的,没人想到,只有张五民和小倩在等展昭!

  两个人在山上。张五民武功虽好,而且是庞太师家中的护院,但他一个人就可对付展昭?

  小倩神情萎靡的躺在树下,她的手上有铁炼扣着,俏丽的面孔满是血污,似乎受了颇重的内伤。

  张五民似乎有点人情味,他还给水小倩喝。小倩瞪了张五民一眼,她欲言又止。

  「今天中午,一切都可了断!」张五民按着刀柄:「最后一着棋,永远是最狠的一着!」

  庞洪的马车奔过小路,他懒洋洋的躺在车厢内,似乎不把就要展开的大战当作一回事。两女伏在他的肚皮土,少女的手还在拨弄他的裤裆。

  「小蝶,你想你表姐小倩死吗?」庞洪摸着她的秀发。

  「奴婢不管,我只要公子长命百岁!」少女叫小蝶,她眼波如水,飘了庞洪一眼。

  「蓝姬,塞外三骑有没有消息?」庞洪问另一位的丽姝。

  「没有!假如他们得了手,开封府那边是有信鸽将消息传给张五民的!但,现在什么消息也没有!」

  「我们杀了一个假展昭的事,有没有向阿爹报告?」

  庞洪忍不住,他托着小蝶的下巴,就咬她的口唇。小蝶伸出舌头来,舐着庞洪的牙齿。庞洪吻了半盏茶时间,才松开小蝶:「有机会,老子想玩玩小倩。」
  「唔,不要!公子一半是属奴婢的!」小蝶呶起小嘴,她的手仍是摸在庞洪的命根上,而蓝姬就站了起来,她拾起扇子,替两人煽风。

  这粗大的东西现在是软软的垂下,她的小手除了玩弄那肉囊外,又逗玩他的龟头。

  「合我们三人之力,可不可以将展昭杀死?」庞洪问了一句。

  「我想打不过展昭!」蓝姬插嘴:「展昭的剑很快、很准!」

  「在床上,展昭一定不及我!」庞洪笑了起来:「来,你两个给我品品箫,白昼宣淫,这特别刺激!」

  两女解开他的裤子,摸着那具红彤彤的肉鞭子,她们两个头几乎碰在一起,都争着去吮庞洪的阴茎。

             《狙杀展护卫》之五

  他的龟头是紫红色的,小蝶最先把「他」含着,那具大东西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

  而蓝姬呢,就用牙齿轻咬他的小卵!

  庞洪摊大双腿,享受着两女:「老子和皇帝也差不多,哈…」

  庞洪的命根子被两女争吮着,已经发硬、昂起!

  小蝶取悦男人的功夫,显然比不上蓝姬。

  蓝姬的舌头,正沿着他的阴囊慢慢向下舐,她热而湿润的长舌,撩逗他阴囊中间那条缝,再扫往股沟…

  「噢…是这里了…」庞洪乐得双足直挺,他一把推开小蝶:「让蓝姬来!」
  小蝶呶了呶小嘴,她有点委曲的蹲到车厢一角,赌气的不吭一声。

  蓝姬索性托起庞洪的腿,不停的舐向他的屁股,他另一处易动情的地方。
  「我们…慢慢的来…」他有气无力的:「这样…我们到梧桐山时…就恰巧…可以看到…张五民…收拾了…展昭…」

  「呜…噢…」蓝姬只是拚命地舐,她满嘴都是涎沫。

  小蝶看着她施展口技,不期然将手放在自己的阴户上。小蝶的指头轻搓着阴唇皮上的小阴核,虽然隔着裙子,她仍有酸骚痒麻的感觉。

  小蝶突然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她亮开双腿,就再一手去撩拨阴核,另一只手就去搓乳头:「啊…呀…」她轻轻呻吟起来。

  庞洪看着小蝶咬牙切齿的手淫着,他面上亦露出淫意来。

  「啊…噢…」小蝶手指撩得两撩,她牝户已是湿漉漉的一片,两片阴唇娇艳欲滴:「哎呀…公子…我要…」

  蓝姬却不肯放手,她双手握着庞洪的阳物,那根东西长逾六寸,已有铁般硬。她将双唇贴着龟头,深深的吸了几下,又朝龟头喷气,庞洪的龟头胀大,变成「紫红色」。

  她突然跪了下来,亦脱去身上的衣服。

  他双目通红:「你们两个都躺下来!」

  小蝶和蓝姬马上躺下。

  车厢内是垫有厚厚的锦被,两女都是双腿微张,凤眼半闭,肉香四溢。庞洪一滚,就滚到两女身上。他伸手一抄,就摸过四个肉球,跟着往两女的胴体上滚来滚去。他压着软绵绵的肉体,这种人肉床褥,十分舒服。

  两女娇声呻吟:「官人…我要…哎哟…好重…」

  庞洪刚好滚在蓝姬身上,他的阳物正好压在她的肚脐上。

  「好,就让你乐一乐!」他将龟头挺向蓝姬的肚脐。

  「哎…我的爷…不是这里…那…太细了…」蓝姬娇呼着,她双手握着他的阳具,就塞入牝户内…

  「噢…噢…」蓝姬挺起小腹去迎合。

  庞洪的肉棍插得很深,几乎挺到阴户底部。

  「哎…雪…雪…」蓝姬半闭着凤眼,屁股急旋磨。

  庞洪就猛烈的抽插了十多二十下:「小淫娃…是不是子宫都麻木了?」
  蓝姬一时点头,一时又摇头。

  躺在一边的小蝶,似乎不甘躺着看,她身子一爬,就爬上庞洪的背脊上。这样子,就像庞洪背着小蝶一样,小蝶双乳紧压在他背肌上,她两腿微张,恰巧将阴唇压在他的背脊骨上。虽有衣物隔着,但庞洪衣衫薄,脊骨凸起部份,恰巧擦着小蝶的阴核。

  「啊…啊…」小蝶不断耸动小腹:「啊…我也要…」

  她虽然不算重,但庞洪「背」着她,始终影响抽插的动作。

  「你这小婊子!」庞洪身子一滚,将阳具从蓝姬阴户拔出,他反望着小蝶:「就让你也乐一乐!」

  小蝶以为他即时插入,急忙张大双腿,尽量撑开她的阴户,但庞洪却是「舍正路而弗由」,他将小蝶的身子一翻,要她屁股朝天。

  小蝶的小屁股够白够圆,庞洪的大肉茎在她股沟上擦了两擦,跟着一插!
  「哎哟…我的爷…痛煞奴奴了…」小蝶尖叫起来。

  庞洪狞笑着,跟着大力一挺!「啊唷…」小蝶身子痛得乱抖,他的大家伙直插了进去,几乎剌穿她的肠子一样。

  而庞洪亦甜畅万分,因小蝶的「后门」的确比前边的肉洞来得紧,又没有淫汁。庞洪吃力的抽出半截肉茎,又大力的插回去:「小婊子…辛苦吗?」

  小蝶哀叫:「官人…奴奴不成啦…这几天…奴奴不能大解啦…」

  蓝姬这时抢过来扯庞洪:「小蝶受不了…还是奴奴代替她好了…」

  「好M让你吞棍!」庞洪一翻身,压着蓝姬,他肉棍一送,就送入她牝户内。蓝姬刚方捱了几记肉棍,下体还是水抹抹的,庞洪很容易就直透到底,大力的顶撞起来。

  「噢…噢…官人…」蓝姬嘶叫着,她抓着庞洪的肩膊。

  而小蝶就掩着屁眼在搓揉,面上仍有痛苦的神色。

  「等一会,展昭…就像你一样,死活不得…」庞洪大力的又挺多两下。
  在另一方面,展昭扮成塞外三骑老大似的,一身黑色的夜行服,蒙着面,直奔梧桐山。

  他赶了半宵夜路,天明时,就来到山顶,那里只有一间破庙。

  清晨,鸟语花香。

  展昭推门进入庙内。

  「你来了?」一个中年汉闭目坐在神坛前。

  另一角,双手反绑的小倩似有无限委曲。

  展昭扯下蒙面面巾。

  「塞外三骑都死了?」中年汉声音很平静。

  「他们失手,全死了!」展昭亦很冷静。

  「我听到脚步声,就知你不是他们…」中年汉像诉说家常一样:「三骑的轻功差了一点,落脚较重!」

  「你是谁?」展昭亮出长剑:「我要带走小倩!」

  「你嬴得了我,就可以带她走。不过你要记住,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我是杀手!」

  中年汉亦亮出长剑:「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他话未说完,剑就刺出,展昭挥剑来迎。「乒乓」的就斗了十多二十招。
  「你是退隐了的赤无常张五民?」展昭又打了十多招。

  张五民沉声:「正是在下!」展昭又挥上一招「青天长虹」:「塞外三骑是你的帮手?」

  张五民没有回答,他只是进攻。

  两个人缠斗到百来、两百招时,远处突然传来马嘶声。张五民面色微变,他突然一滚,脱手就射出一柄飞刀,刀是射向小倩身上的!

  展昭不能不挥剑去格挡,而就在这时,张五民就纵身穿出窗外。

  「展大侠救我!」小倩娇呼。

  「拍!」展昭击落了飞刀,他用剑挑断了捆往小倩身上的绳,小倩一跃起,就紧紧抱着他。

  她柔软的身体,贴着他壮硕的背脊,展昭有异样的感觉。她身上衣衫单薄,两只鼓鼓软软的乳房,凸起的乳头擦在他身上时,他有异样的感觉。但,就阻慢了展昭去追张五民。

  张五民脸孔拉长,他向后山奔去,他的轻功很好,三几下就到一处竹林。
  一架华贵的马车停在一角,车夫就安抚着马儿。

  「大少爷,你误了事!」张五民铁青着面。

  庞洪从车帘探头出来,他刚享受完「两女」,问道:「怎么了?」

  「以展昭的机警、聪明,他听到马嘶声,就一定会赶来的,这样,就暴露少爷身份了!庞太师在计划实施前扬言,不要将庞家牵涉入事内。大少爷如不来就好了,展昭就要到!」张五民扬手:「请快走小路!」

  庞洪面色一变:「你成不了功,就推诸本少爷身上?呸,走!」

  「烦少爷回御太师,计划未完全失败,我还有最后杀着!」张五民拍了拍拉车的马头,那马车沿着小路,调头往山下跑。

  展昭想追出破庙时,小倩又呻吟起来:「我走不动,我膝盖中了刀!」
  展昭将她扶在柱前,小倩就撕开裙子下摆,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小倩右足大腿上,明显的是染有血痕,不过入肉不深。

  展昭不敢再往上望,她的腿实在太美了。

  小倩突然伸手就搂着他的头,两片朱唇就吻在他的面颊上。展昭闻到她发鬓传来的一阵幽香,这种香味,令他感到晕眩…小倩的嘴,就碰在他的唇上。
  「唔…噢…」她突然将朱唇张开,轻轻的就咬展昭的嘴唇皮。

             《狙杀展护卫》之六

  「喔…」展昭张开嘴,她的舌头就伸进他的口内,那根舌头像「蛇」一样灵活,吸着展昭的舌头。

  「唔…」小倩双腿一夹,夹着展昭的腰,两个人齐齐滚落地上。

  展昭只感到喉头干涸、丹田火烫、情欲上亢。

  小倩除了吸吮他的口涎外,那灼热的牝户,亦不停的在展昭腹上揩来揩去。
  展昭被她吻得两吻,亦有点意乱情迷了。

  「不…这是白昼…不能宣淫…」展昭内心对自己说:「这小倩知道刺杀包大人的计划,必须及早带她回开封府…」

  他想推开小倩,但她就像「藤缠瓜」一样搂得他紧紧的,她喉里发出饥渴的呻吟:「唔…啊…」

  小倩身躯很滑,她不停的扭动后,亦流了不少汗,但汗很香。展昭是正常男人,在软肉温香下,他能不意动?

  而小倩这时,更将他的头一按,展昭的口唇就压落她的乳房上。她笋型的奶房,大而滑,而且坚挺!他嘴唇擦在她的奶头上,那颗蓓蕾是凸起发硬的。小倩将他按在胸脯前,是希望用乳香溶化展昭?

  「不…」展昭虽有点迷惘,但理智未全失,他要推开小倩。

  「你…你不喜欢我?」小倩眼中泛着泪光:「我…我不是给了你吗?」
  展昭推开她,吸了几口气,那晕眩感才停止,他望着楚楚可怜的小倩,更是惹人!

  展昭移开视钱,避免触及她急促起伏的胸脯:「我要知道,是谁要行刺包大人!」

  小倩垂下头来:「是一个恶人!」

  「是赤无常张五民?」展昭急问。

  「我也不知道,只知…他们和西辽有联络…」小倩轻轻的整理衣襟:「张五民和塞外三骑是打头阵。尾后,还有更利害的人未到!」

  「那你和塞外三骑又有什么过节?」展昭蹙了蹙眉。

  「塞外三骑杀了…我…母亲…,」小倩的泪珠终于滚了下来:「我…我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手刃他们报仇!」

  展昭轻轻的叹了口气:「可惜,他们都已经伏法,全死了!」

  「塞外三骑死了?」小倩露出不信的眼神来。

  「死了!我马上要回开封,对付那个更利害的高手!」展昭扶起小倩:「你和我一起去见包大人吧!」

  他们两人一骑,而小倩就搂得展昭紧紧的,十分陶醉。

 ˉ马奔下梧桐山,张五民躲在林子里望着马儿奔过,面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来。

  晌午时分。

  展昭带同小倩回到开封。

  包公和公孙策在偏厅细听小倩打探到的消息。

  「塞外三骑只是先锋,他们闹开封是测试一下守卫的实力!」小倩娓娓说来:「跟着来的,是西辽有名的杀手!」

  「他可能选泽包大人出巡时,在半路下杀手!」小倩表示:「因为塞外三骑死了…所以…杀手不会再直击府衙!」

  「另一次行刺可能在三天内就发生!」小倩说:「我是跟踪塞外三骑时,无意中偷听到行刺计划的!」

  包公听完后,吩咐将小倩遣走。

  「奴婢已经无家可归,脚又伤了…」小倩露出欲哭神情来:「可否诐我在府衙一角休息片刻才走?」

  公孙策面露疑难之色。

  展昭朗声:「包大人,请答应小倩,在下愿保证安全!」

  包公答应小倩在府衙内休息一个时辰。

  「这女子来路不明,展护卫太大意了!」

  「小倩不在房内,她哪里去呢?」公孙策最小心,他巡视过府衙后院…
  公孙策想走回前院时,但一个全身黑衣的蒙面人从草丛扑出,一点就点了公孙策的晕穴!

  「啊…」公孙策闪哼一声,他软软的倒下。

  黑衣人将公孙策拖进草丛内,将公孙策绑了个结实,一个时辰后,天已黑。
  跟着,黑衣人便摸索走向前院。

  包公在书房内。

  很奇怪,展昭这晚一步也没有离开。

  这令包公有点诧异:「展护卫,公孙先生不见了,但你就如影不离,这其中有什么缘故?」

  展昭只是微笑,他和张龙、赵虎等,将包公团团护卫着。

  初更了。

  两条黑影掩到书房外,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势。他们都擎剑,似乎抱必杀决心。

  一条黑影示意另外一个黑衣人:「等!」

  两人隐伏在一角,捱着蚊叮、夜露,等了一个又一个时辰。

  书房内的烛光暗了下来,赵虎张龙等推门离开书房,他们似乎簇拥包公回寝室。两条黑影从角落跃起,两柄长剑直弹向包公身上。一支利剑刺头颅,一支利剑刺心脏,都是要令包公死!包公已躲无可躲。

  「波、波」两支剑刺中包公了。但,包公身子只是幌了幌。那是个「木头公仔」,张龙、赵虎等是拥着包公假人离开门房。

  「中计了!」一个黑衣人沉声喝叫:「走!」

  但,就在这时,展昭已朴出,他长剑一抖:「今晚,你们走不了!」

  一个黑衣人已跃上了屋顶,但另一个就被展昭缠着,张龙、赵虎亦亮刀加入战圈。

  黑衣人似乎无所畏忌,他力敌多人。展昭乘这时候亦跳上屋顶,他一招「雁落平沙」直刺黑衣人。黑衣人挥剑来格,但身手似乎比另一个黑衣人差!

  在地面上的黑衣汉一挥剑,迫退了赵虎等人,亦跃上瓦面,两个黑衣人联手抵敌展昭。

  三个人缠斗了一顿饭的时间。展昭长剑一弹,将一个黑衣人的面巾削开!他赫然是张五民!

  「果然是你!」展昭又抖出三剑。

  在前院内、灯笼、火把、兵丁、衙差已群集,两黑衣人中,另一个似乎有点心怯。

  张五民突然一踢,将另一个黑衣人踢下屋顶。

  但他一分神,展昭就有机可乘,展昭一招「挑灯煽火」,「擦」的刺中张五民的肩膊。

  「哎唷!」张五民跌下屋顶。展昭持长剑直扑而下,他想多砍张五民一剑!
  「展大侠!」一个女的突然扑出,她是小倩。

  展昭怔了怔。

 ⊥在这时,躺在地上的张五民突然射出两把飞刀,而小倩手上亦有匕首,她是刺向展昭身上,展昭是夹在两人当中,他避无可避!

  好个展昭,突然将身像箭一样,射向围墙。他不是撼头撞墙,而是用剑作钉,直插入墙借力。

  展昭打了两挺,在墙边落地。但张五民的飞刀,有一柄就射中小倩。

  「爹!」小倩惨叫一声,身子软倒,刀射中她的心脏。

  「小倩!」张五民亦发狂一样:「我对不起你!」

  他像狂了一样,身子直冲向墙,要杀展昭。但他激动下看不到展昭插在墙上的剑,张五民撞正长剑,被割中心口。他抖了抖,死了!

  小倩仍有半丝气,展昭抱着她。

  「对下起…」小倩呻吟:「张五民是我父亲,我是女杀手…但,你怎会知的?」
  展昭摸着她的秀发:「在梧桐山顶,你搂着我时,发鬓有香味!那种香味,和第一次塞外三骑用飞镖打中你…留在你‘伤口’的气味相同!」

  「所以…你就顺水推舟,把我带回府衙…」她苦笑。

  展昭点了点头。

  「我…我是不想伤你的…但我爹爹…」小倩呼吸急促起来:「受了人钱财…」
  「其实你差点就可以骗到我的…」展昭摸着她,他察觉小倩亦活不了,「是谁派你们行刺包大人?」展昭再追问。

  小倩口角涌出大泠鲜血:「我们是杀手…杀手…是不会透露雇主的!」
  小倩的头一倾,死了!

  展昭理葬了张五民父女!

  三天后,在庞府。

  庞太师和庞洪及师爷在密室商量:「张五民死了,计划失败了!」

  庞大师摇头:「展昭真有一手!」

  「幸而姓张父女口硬,没有透露我们身份!」庞洪有点安慰。

  「包拯这眼中钉,下一次…我不能让他活了!」庞洪拍一拍桌子。

                (终)

<
上一篇:倚天屠龙--周芷若篇(全) 下一篇:传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