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暗黑之卵(1

暗黑之卵(1



               暗黑之卵



                (1)

  窗外飘扬着纷飞的大雪,这令我又想起了我与她的相遇,我身旁的这个赤裸着身躯的女人……

  我的心里涌起了许多复杂的情绪。

  不为什么,只因为她曾是我的主人,也是……

  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    ***    ***    ***

  「可恶!」

  「哈哈!」

  「从今天起,这里就是我们的地盘!没有东西分给你这种小鬼!」

  「快点给我滚!」

  四个士族的小孩抢走了我辛苦弄来的一点钱和食物。

  对他们而言,那些钱比他们的零用钱还要来得少,这只是一个游戏;但是,对我而言……

  我拿起了身旁的一颗石头,瞄准了那个看起来像是头头的人,就这么砸了过去!

  「啊!好…痛……好痛,住手啊!啊……」

  「这家伙!」

  「啊!」

  「可恶!」

  「呜呜呜………好痛啊……」

  我手上依然拿着石头,冷冷的看着其他三人。

  「呜哇哇……」

  「快逃啊……」

  「别…别走啊……」

  托那些没义气的人的福,我拿回了属于我的东西。

  这里是圣都——上帝坐镇的都市。

  高耸的塔尖是拿来歌颂上帝。

  响彻云霄的钟声是献给上帝赞歌。

  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上帝而存在,准备随时献给上帝。

  只是,对那些没有东西可以捐献的人,这个城市恐怕有点不大好过……
  在圣都外一间破旧的房屋里面,年幼的我跟那个人一起住在那里……

  那是二楼最里面的光线昏暗的房间。

  每当我打开这扇门,我都会觉得心情忧郁。

  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那个人,或许以前是非常美丽的女人吧!

  但那时候,只会让年幼的我联想到死亡。

  「妈妈,吃饭了。」

  「你跑去哪里了?妈妈现在这么痛苦,而你却……」

  「算了,我背部很痛,你帮妈妈摸摸。」

  浮现在妈妈背部的肋骨和脊椎,让我觉得那是不知名的怪物。

  「你的脸怎么受伤了?」

  「这是因为我跟镇上的小朋友打架……」

  「啪!」

  「你可是皇族啊!」

  「怎么可以跟那些下贱的人争吵呢!你要觉得骄傲啊!」

  「我的希望只剩下你了。」

  「总有一天,你的爸爸会来迎接我们。」

  「为了在那个时候不让你爸爸失望,我一定要让你有身为皇族的自豪才行。」
  「妈妈,妳别激动,不然妳又会咳不停的。」

  「记住,妈妈给你的项链你一定要随身携带,这个总有一天可以证明你的身份的。」

  要有自豪!

  妈妈一再强调这句话。

  妈妈以前好像在十七皇族的某一个皇族家当侍女。

  而她跟那个皇族的主人有了一夜情后,生下了我。

  所以…我是皇族的私生子。

  妈妈就依赖这种甜美的记忆,让年幼的我,背负着她的梦想活下去。

  她似乎连想象都不去想象,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孩,到底要怎样张罗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跟自己两个人的生活呢?

  妈妈每天强迫年幼的我背负无法负担的自豪……

  圣都每天毫不留情、彻彻底底地把我的自豪给夺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面无表情。

  什么事都变得没有感觉了。

  直到那一天,那一个下雪的夜里……

  和往常一样,那些士族的小孩来找我报仇,只是这一次多了个有练武功的大哥罢了。

  我被打得很惨,倒在雪地中,连一动都不能动。

  当时,我知道这样下去我会被雪埋住。

  不过,心里面想的,却只有「这样说不定也不错…」「也许能变得轻松…」的想法。

  当我快要失去意识时,我听到车轮的声音。

  「!」

  「停车!」

  「把马车停下来!」

  「大小姐!」

  我看一眼就知道……

  「贵族」……「王族」……「皇族」……

  这一类的字眼,对我来说都是个诅咒字眼。

  低着头看着我的…是一位跟我这种假皇族不一样,从头到脚都无可挑剔…货真价实的贵族千金大小姐。

  即使年纪还小,还是散发着一股高贵、清冷的气质,只是手上不知为什么抱着一只又破又旧的丑兔娃娃。

  「好奇怪的兔子……」

  「啪!」

  「无礼的家伙!」

  这女的竟然一脚就把我踩了下去,本来已经快昏倒的我,就这么昏了过去。
  「……」

  「大小姐,怎么了?这样圣餐会要迟到啦……」

  「!!」

  「那个肮脏的小孩昏倒在地上吗?」

  「……我不去圣餐会了。」

  「把这个小孩搬上马车,带他回家。」

     ***    ***    ***    ***

  「大小姐,这种事让我们来就…」

  「大小姐…」

  「大小姐……」

  在吵杂的声音中,我醒了过来。

  「我不答应!!这孩子由我来照顾!你们全部退下!」

  虽然我知道不该对救命恩人这么想,不过,她以为她这是捡到一只受伤的小狗吗?

  在我还在疑惑中,她忽然把一条没拧干的湿毛巾丢到我额上。

  「你听好!」

  「你的命是我救的,所以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

  「快点发誓!!」

  那时候的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不过,托她的福,我意外的找到了一份工作——

  「在贵族的家里帮忙?那位贵族叫什么?」妈妈在知道了这件事后问我。
  「我一时慌张,所以没问。」

  「他们叫我明天就过去,而且还管住。那里的薪水还不错,所以我想请个人来照顾妈妈,妳不用担心。」

  这下子,我总算可以从这个阴郁的怪物身边解放了。如果说我没有因此觉得心情放松的话,那是骗人的。

  「这是接触贵族社会的好机会,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啊。」

  妈妈的一句话,让我感到有罪恶感……

  温迪米利斯家的财力可以说是伊甸大陆上首屈一指的,甚至有人说他们的财产比大陆里最大的多亚国的国家预算还要多。

  各国的王族都有他们的亲戚,就算在以宗教为主的纳力尔皇国中,他们也是以圣都为中心拥有绝大影响力的名门中的名门。

  当然,当时年幼的我,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些事。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个人专用的佣人,不,不对,你是我的奴隶才对。」
  这是我第一天去的时候,妃露娜小姐微笑着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以后你要对我绝对的服从,给我好好的干,知道吗?」

 〈着她脸上的那一付天使式的恶魔微笑,我好像有点误上贼船的感觉。
  「是的,妃露娜小姐。」我只好无奈的道。

  不过,只要我一想到,我从那忌讳的日子……解放了……

 ⊥算新主人,多多少少有些……像是「在寒冷的冬天中把我踢到水里,再用木棒打我,不让我上来,训练我的冬泳能力。」或是「放一堆训练过的杜宾狗来咬我,训练我的跑步的能力」或者「在我练马技的时候故意从背后用鞭子鞭打我骑的马,害马吓到,然后让我受到必须在床上躺两个礼拜的伤,却又不到三天就把我拉起来,训练我忍耐痛的能力。」……等等,有一点无理取闹的要求,我也可以忍耐下去。

  「好可怜啊……」

  「你也真能撑。」

  「从马上摔下,都已经骨折了,还要你……」

  「大小姐的佣人全都忍受不了大小姐的个性,没多久就逃跑了。」

  「而且还有人的衣服被火点燃,结果被严重烧伤喔!」

  「你要小心,不要惹大小姐不高兴。」

  「……」

  听着这些下人们对自己的主子说七道八的,我实在无言以对。

  我觉得这位小小的暴君,被这个整屋子的人……当作是一个肿瘤一样地害怕她、疏远她。

  不过她会变成这样也是有理由的。

  温迪米利斯家的主人,也就是她的父亲很热衷于工作,几乎都不回到这栋房子。

  而她的母亲也不曾管过女儿,每天过着纵情、放荡、淫秽的生活。

  父母的爱,只能够拿很多很多的东西来淹没女儿来表示。

  在这栋广大的屋子里,妃露娜小姐是名符其实的放纵。

  在房子的各处,有无数个庄严地看着下方的雕像,整栋房子,像一座发出沉闷气氛的昏暗迷宫……

  虽然有几十个帮庸在这里工作,可是却很少有擦身而过的情形。

  而她一个人,随心所欲的住在这个巨大的监狱里面。

  只有我一个人,对她付出关心;也只有她一个人,对我有些微的关心。
  这不只是同情或计算,也许是我们互相觉得对方有同样的感觉而变得同病相怜吧。

     ***    ***    ***    ***

  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

  「你听好了没,杜基奥尔?今天一整晚你都要在这里握住我的手喔!」
  「是的,妃露娜小姐。」

 …过了一年来的相处,我们两个都有了一些改变。

  虽然她还是一样的任性,但是至少不会再有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
  我们开始有点互相依赖,虽然只是淡淡的感情……

  「轰~~」

  「呀啊!!不要!!」

  「妃露娜小姐,不用担心。」

  「杜基奥尔,你快点想办法不要打雷啊!!」

  「呃…这个有点……」

  这时候有一枝大树枝被飓风吹向这里,打破了玻璃窗。

  「呀啊啊啊!!!」

  「!」

  「不好了!窗子…」

  「哇啊啊!!」

  在我转身去查看窗户的时候,妃露娜小姐却跑了出去。

  「!……妃露娜小姐…!」

  「妃露娜小姐,妳要去哪里?」

  当我跟到门外,她发出…不知道是哀嚎还是笑声的怪声,在暴风雨中边跑边跳。

  那个样子,让人觉得有种接近阴森诡异的感觉。

  「妃露娜小姐!」

  「砰!砰!砰!」

  她拿着一根木棒到处在破坏着石雕像,薄薄的睡衣因为雨水的关系,紧紧的黏住她那刚开始发育的胴体,然后她一脸不知该说是兴奋还是恐惧的表情对我说:「就是暴风雨!只要我自己也变成暴风雨就好了!!哈哈……」

  这诡异的景象,令我第一次勃起……

  她这一次脱离常轨的举动,让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更加的远离她了。
  而我,也一步一步地越来越接近了她的内心……

  她不知道从哪个仓库翻出了一本「苍天秘录」来,并命令我必须练上面的武功,要我取得能够连天地也为之畏惧的力量来保护她。

  而且,连我的房间都换搬到她对面的房间里住。

  有一次,我被她带到大屋子后面的森林——

  那地方,在森林的很里面,稍微有一点空旷的地方。

  我发现那附近的地上,有类似小动物的骨头……

  「你去给我收集一些树枝来。」

  我不知道她想要作什么,只是怀疑她为什么要带一只小鸟来这里,而且还要我收集树枝。

  那只是…这几天妃露娜小姐非常非常疼爱、喜欢的小鸟。

  「妃露娜小姐……?」

  她又露出像那一夜的表情,说:「这只小鸟一点都不亲近我。」

  然后她就点了把火,烧了那只小鸟。

  那一只小鸟在短暂而激烈的挣扎后,不久就变得安静下来了……

  「这里是我的火刑场,神圣的祭坛,坏孩子全都被我在这里处刑烧死喔~~」
  脸上映照着火光的她,很沉醉地露出一丝媚笑对我这么说……

  妃露娜小姐她这个样子,彷佛是故意要让所有的人们害怕她、离开她。
  但是,这样的话,当初她又为什么要救我呢……?

  从妃露娜小姐的寝室往下看,可以看到的广场,听说在以前盛行猎杀邪教徒的时候那里被当成火刑场。

  我听说年幼的妃露娜小姐曾经主动的往火刑台丢火……

  在那之后的某个下雪的日子,这个屋子的主人回来了。

  我来这里工作已经超过两年了,但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他。

  当时妃露娜小姐高兴的跑向他,可是他却只是冷淡的说:「妃露娜,等一下,我正在谈正事。」

  即使不愿意,妃露娜小姐还是只得说:「是的,父亲大人。」

  「哎呀?那个脏兮兮的玩偶是什么?」

  「?」

  「给我丢掉!」

  「啊…」

  「妳要多少新的玩偶,爸爸都买给妳!」

  「啊……」

  「妳就先去那边吧!」

  「…是的,父亲大人……」

  「妃露娜小姐??」虽然她表面上没有任何异样,但她的眼神却露出了沉重的落寞……

  我曾从其他的帮佣那边听说,那个兔子玩偶好像是好几年前,唯一一次全家族旅行的时候,妃露娜小姐自己看上了的玩偶,自己要求父亲买给她,充满着回忆的玩偶……

  森林中——

  「…妃露娜小姐……」

  「给我滚远一点,不然我连你……也一起烧喔!」

  妃露娜小姐她害怕的是,一个人被关在这座巨大的监狱里……

  因为她害怕,所以就伤害别人…

  因为她害怕,才会疏远别人…

  因为她害怕,所以她才会拚命的想变成让人害怕的那边……

  在她向幸福伸手之前,却已经被逼着顺应现实,掩埋自己……

  到最后…什么也看不见…连她自己……

  冰冷的雪,慢慢的掩盖了她的心……

     ***    ***    ***    ***

  有一天,正在工作的我被老爷给叫住了。

  「请问有事吗?老爷。」

  「你戴的项链是……?」

  「这个吗?」

  他大概是要问我这个是不是偷来的吧。

  「让我仔细看看。」

  「嗯…果然没错……你…是我的儿子!!」

  原来那里面镶着年轻时候的父亲和母亲的肖像画……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亲生父亲的时刻……

  我并没有对这一件事觉得特别激动,甚至…出乎意料地没有感觉。

  只是觉得「啊,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如此而已。

 ∩是,我跟妃露娜小姐是同父异母兄妹的事实……却让我大为动摇。

  父亲说温迪米利斯家已经有三个男孩子……也就是我的哥哥们,他们都为了想成为下一任家主而彼此对立着。

  为了不让继承人之争变得更为混乱,他不能承认我这个私生子是温迪米利斯家的人。

  如果我跟他保证能继续保守秘密的话,他可以让我拥有贵族的称号,以及一个皇族所该有的日子。

  「您…可以去见我吗一面吗?」当时的我,只问了他这一句话。

  「有时间我就去。」真是好听的一句封口费啊。

  以他这般财力,如果想找到我跟妈妈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可怜的妈妈在知道我找到爸爸以后还连连说:「这一定是上帝的保佑!」真是讽刺啊!

  我答应了父亲的条件,而且我还希望继续留在那里。

  当时他还很庆幸的说:「虽然妃露娜老是在我面前装成乖孩子,其实她让我很头痛…我听其他人说自从有你陪她之后,他们都松了一口气,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我实在不敢相信,一年只见自己女儿一次面的父亲,居然还敢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但是,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也无话可说。

  我只能伴在妃露娜的身边,即使现在的我没有办法融化她心中的雪,还是希望最少我们两个人可以互相感受相同的温暖吧……

***********************************  呼~~好久没写小说了,打字依然那么的累人~~这次写一些比较不一样一点的,希望大家能接受,谢谢。不知道为什么注册不了的

                                           魔月敬上
***********************************
                (2)

  连心灵都扭曲的……

 ∩怜的孩子们啊!

  住在扭曲的房子里,

  除了扭曲的爱之外,其他的……

  什么也来不及明白……!

     ***    ***    ***    ***

  「妃露娜小姐,请与我共舞一曲吧!」

  「妃露娜小姐…」

  「妃露娜小姐……」

  「抱歉。杜基奥尔,你来陪我跳之舞吧!」

  在大多数的宴会上,妃露娜小姐总是这样冰冷的拒绝着其他人。

  「他实在是个冰山美人…」

  「但是大家都还是想要接近她…」

  「没办法,谁叫每个人都想跟温迪米利斯家攀上关系呢?不然谁受得了她的大小姐脾气?」

  「她又打算跟那个护卫跳舞吗?」

  「那个男的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每此有我和妃露娜小姐出席的宴会上,总是有一堆人在说着这些流言蜚语,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有听说喔…」

  「虽说他基本上有爵位,不过其实他以前只是妃露娜小姐的跟班而已…」
  「那家伙是平名出身啊?」

  「她的父亲温迪米利斯家主好像很赏识那小子,还当了那小子的监护人呢。」
  「真是个走运的家伙!」

  完了!

  妃露娜小姐一脸气愤走过去了。

  「妃露娜小姐……?」

  她好像故意不理我。

  「啪!」

  完了!她又把白手套丢到别人的脸上了!

  「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辱我的同伴!」

  「妃露……」我在后面小声的说。

  「我要跟你决斗!」

  「不过,由于我是女儿身,所以我就让被你侮辱的人当你的对手吧!」
  果然……

  她每此都用这一招。

  说什么要让我多多磨练武技,才能早日成为最强的人…让我这个照顾她长大的异姓兄长维护自己身为贵族的荣耀……等等,说实话,她越长越大,越来越美,但是我对她的不了解也越成了正比。

  算了,这次的对手是泰隆司家族的一个二辈子弟,武功和我还差上了七、八个等级,也不算太麻烦。

  我们在院子里决斗,刚开始我装作很吃力的接下他的剑,然后觑准一个机会故意让他刺中我的手臂,而我则打掉他的剑。

  这是我这几年来惯用的手法,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圣都彻底的明了到,报复,只是一件招来更严重报复的蠢事。

  而我这样做,是不会伤到妃露娜小姐的名誉,也不会把事情再闹大的最好方法;只是,如果妃露娜小姐知道了以后我可能就真的完了……

  在所有人都走了后,妃露娜小姐还是站在那里瞪着我,好像不满意我又在身上多了个伤口。

  「啪!啪!啪……」

  随着一阵掌声,一位几乎比妃露娜小姐还要美丽的绝色少女走了进来。
  她是圣教历代以来最年轻的主祭师,就某方面来说,或许她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事者吧。

  「妃露娜,妳的玩偶真是为主人着想啊,还会故意和对手打成平手,维护主人的名誉。」

  「哼!」妃露娜小姐认为她在讽刺她,所以只是不高兴地把脸撇过一边去。
  「迪妲小姐,您这次来有什么事吗?」我急急的道,这女人精得跟什么似的,武功也乱高一把的,可不能让她揭了我的底。

  但是她不理我,好似不屑跟我说话,径自向妃露娜小姐走去:「妳这个玩偶还真不简单啊,不到二十岁就能把这温迪米利斯家历代以来没人能练到第五层以上的「苍天秘录」练到第七层,说不定再过个几年他就可以练到最高境界的第十三层,成了第一个拥有能和大魔神王相较的力量的人呢~~」

  妃露娜小姐好似惊喜,又好似不满,又好似怨忿的瞪了我一眼,好似在说:「回去你就知道我怎么治你,哼!」。

  「迪妲,妳这次又有什么事了。」妃露娜小姐转过头去,冷冷的望着迪妲小姐道。

  「唉呦~~妃露娜,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了,作姊姊的来探望妳一下都不行吗?」
  但是妃露娜小姐只是冷冷的望着她,好似在说:「妳会这么好心?那太阳早从西边出来了!」

  「好吧!既然如此姊姊就直说了,姊姊希望妳能够加入我的圣锁链骑士团,我会给妳骑士团团长的职位,而且妳再也不用为那些烦人的苍蝇烦恼了,妳可以永远快乐的待在我身边……」

  她忽然正视着妃露娜小姐,贴近妃露娜小姐低声的说着话,眼中散发出诡艳的红光,声音富磁性、低沉而规律的吐出了恶魔的呢喃。只是当时我并没有看到她眼中的那一片红光,否则我就会知道,那是传说中有名的「惑心大法」,而会马上去阻止她。

  妃露娜小姐无瑕的脸庞上慢慢地透露出浓浓的迷惘,好似想要答应了的样子。
  这可不行,听说这女人是个同性恋,那个什么圣锁链骑士团不只是她的亲卫队,更是专属于她的后宫啊!!

  妃露娜小姐,妳可千万不能答应啊!!

  当我正想有所动作时,妃露娜小姐像是忽然清醒了过来,看到我一脸着急的样子,妃露娜小姐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好似在说:「我有可能会去当她的性玩具吗!你这家伙居然对我这么没信心!」

  但是我并不知道,其实妃露娜小姐早就已经被下了暗示了,每次每次,都是同样的情形……

  当晚——

  妃露娜小姐命令我赤裸着上半身,在她的房间里,在她的眼前……

  「这个伤口是上个礼拜留下的,这个跟这个事上个月的……」

  她一个一个数着我的伤口,最后用她手上的马鞭抵在我今天所受的伤口上。
  「这样下去…不久你就会变得全身都是伤了。」

  「你为什么不尽全力?以你的武功,要赢那些废物不是轻而易举吗?」
  「妳这么说,是太抬举我了……」

  「你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吗?还是想要维护那个一直束缚住我的所谓的温迪米利斯家族名誉呢?」

  「……」

 〈着我闷不吭声,她又说:「哼!没有关系。满身是伤的玩偶,我也挺喜欢的……」

  说着,她脸上又露出了那个疯狂、沉醉的表情,并在我的手臂上咬出了一个伤痕。

  鲜血与她丰唇在烛光下显得特别妖媚、性感……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我对她,她对我,虽然说是扭曲的,但妃露娜小姐和我确实有了超出主从关系的感情……

  不过,从我们两个自小生长在深门大院之内的这点来看,也许,这个样子反而才算是正常的吧……

     ***    ***    ***    ***

  妈妈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虽然她的身体已经调养好了,甚至回复了以前的美貌,但是她的精神似乎已经崩溃了,妈妈甚至……

  已经认不出来…我是谁了……

  以前的那种严峻的表情,已经不再出现在妈妈的脸上。

  结果…爸爸到最后都没来看妈妈。

  一直作着梦,到最后终于进入梦想世界的母亲,这算是唯一可以感到庆幸的地方吗……?

  我不知道。

  也或许,我这一辈子不可能会知道吧!

  那是老爷又不知道隔了几年才回家的事。

  「结婚??」

  「怎…怎么…突然提这个……」

  「妳不愿意吗?妃露娜,爸爸这是为了妳好啊。」

  「我已经听说妳每次参加舞会都会闹出决斗,我只有妳这么一个女儿,看来我对妳恐怕有点太放纵了。」

  「这…」

  「妳都已经十六岁了,还没有培养出贵妇人应有的品节。」

  「这…那……」

  「对方是某位心胸宽大的王族,他听说了妳的恶劣事迹后依然愿意结下这门亲事。」

  「而且,不用我说妳也应该知道,这也是为了我们温迪米利斯家啊!」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

  「……是的,父亲大人。」妃露娜小姐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就像她烧了那一只兔子玩偶的那一夜……

  一样,在大屋后的森林广场里……

  「妃露娜小姐!!」

  当我找到她时,她正脱下了身上的最后一件亵衣。

  她生了一团火,在火光照映下,她那快发育完成的胴体散发出神秘、高贵的艳丽。

  「妃露……!!」

  她就像在月光下飞舞的妖精女王,飞扑到我的怀中……

  她哽咽的话语,声声悸动我的心灵……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我没有办法活下去的……」

 ∞了一阵子,她忽然又散发出那种妖媚的气息……

  「不过,如果你要带我逃离这里的话…」

  「你的话…可以配合我…一起扭曲啊……我们…一起扭曲吧……」

  「……」

  我轻轻的将她推开。

 〈着她带着惊愕、难过和寞落的神情跑开,我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父亲的制约……

  母亲的愿望……

  兄妹的常伦……

  这个时候,我为什么……

  没有办法逃离限制我们的所有束缚呢……

  远处…传来了吵杂的喧闹声……

  我担心会发生什么事,赶紧跑回大屋去……

  「失火啦!」

  「房子起火了!」

  「快救火啊!」

  「大小姐发疯啦!」

  「快l去叫老爷来!!」

  听到他们的话语,看到这么大的火,我的心整个揪了起来。

  我赶紧跑进屋子里去找妃露娜小姐。

  当我在大厅上看到她时,她正拿着一个烛台,伴着火焰,翩翩起舞。

  她的神情,有一点疯狂、有一点沉醉,有一点……自暴自弃……

 〈到我,她像是真的疯了般的对我说:「为什么…你不带我走……难道是因为你讨厌我吗……?难道是因为…我是你的主人呢……?还是因为…你是我的哥哥呢??既然你不带我走……那就…换我带你走吧……让我们一起到地狱去吧!」
  为什么她会知道呢?我的心里浮现了这个疑问。

  然而,苍天似乎是弄人的,就像是在响应她不想活下去的愿望一般,天花板上的吊灯往她身上掉下来……

  时间不容许我多想,着急的我只能冲过去扑倒她,用我的身体保护她不受伤害。

  然后,一阵剧痛令我就这么昏倒了……

     ***    ***    ***    ***

  这场火灾烧毁了一栋房子。

  然而,父亲却只是对她说:「妳真是愚蠢,想不到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这件是绝对不能泄漏出去,不然会影响到温迪米利斯家的荣誉!」

  「还有,婚事也取消!!」

  而本来要送到乡下修道院的妃露娜小姐,因为迪妲小姐的要求,得以留在圣都的圣修道院。

  由于老爷的命令,要照顾她生活起居还有监视她,所以我也跟着一起去。
  虽然这个样子,实现了她的愿望……

  但从那一天起,妃露娜小姐跟我之间…

  变得好似除了主从关系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我预期这之后,每天应该就是放松心情,过着跟上帝对话的日子……

  但是,温迪米利斯家族的荣誉,让她没有空闲这么做……

  在迪妲小姐和法审团的强力推荐下,妃露娜小姐还是加入了圣锁链骑士团。
  「真是威风啊!」

  「根据传统,圣锁链骑士团的团长一职,都是由皇族来担任的。」

  「而鼎鼎大名的温迪米利斯家的千金绝对当之无愧。」

  「以后就拜托你了!」

  这是那些法审团的长老们说的话。

  「妳不用担心,实际事务我会让这位法雅娜副团长来打里一切的。」

  「如果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像是骑士心得之类的…妳可以尽量问她。」
  这是迪妲小姐说的话。

  「请多多指教。」

  这是那个虽然长得很美丽,但是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的法雅娜副团长说的。
  虽然我也想过,迪妲小姐会不会只是单纯为了自己的欲望,把妃露娜小姐拉进骑士团呢?

  不过,反正我就住在妃露娜小姐屋子的对面,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碰巧这年的冬天,邪教徒抢劫烧杀贵族家、寺院的情形非常严重……

  而本来主要负责一些典礼的圣锁链骑士团,也不得不参与猎杀邪教徒的行动行列。

  这时的妃露娜小姐就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似的……

  她居然打头阵指挥猎杀邪教徒的行动!

  而她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就连法审院也感到非常惊讶。

  虽然妃露娜小姐表面上是面无表情,但是她的眼神深处,却藏着远比那时还要来得疯狂、陶醉的火焰。

  火焰,深深烙印在妃露娜小姐年幼的心灵…

   妃露娜小姐……说不定…已经找到了一个属于她的栖身之地了……

  这些邪教徒,并不全都是那些所谓的恶魔崇拜者,有些只是所谓的异端派的人们而已。

  他们对由贵族与寺院独占所有财富的情形提出异议,提倡上帝之前人人平等。可惜法教厅却把他们当作异端派来打压。

  他们对威胁自己地位的人们的打压行动,可以说是极为激烈。

  只要家族中有一个邪教徒,那全家人就会被强迫加以审问。

  ……而事实上就是所谓的满门抄斩!!

  在这些行动中,妃露娜小姐有时候会把战斗后得到的一些东西带回来当纪念品,像是一些什么「邪神面具」、「祭祀魔剑」、「暗黑之卵」……等,只是最后都把他们丢给我来处理而已。

  这些被逮捕的人,几乎都是…就连今天的食物都没有下落的…穷困、可怜的贫民。

  那也是…我原来的出身……

 ∩是,不管我看到多么凄惨、恐怖的景象,我的心都不会因此而动摇。
  一直到那一瞬间为止……

  那一次,我很庆幸我们终于掌握了正确的线索,找到了真正所谓的「恶魔崇拜者」。

  但是,我的庆幸只限于到疗养院的地下室之前。

  在那里,我看到我的母亲正裸露着她美好的胴体在一堆男人面前,被他们轮流奸淫着。

  母亲的下体、后面、嘴、胸部甚至她的手,都有男人用阳具在抽插着。
  「妈妈…!?」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会在这里?

  「杜基奥尔?」正在讨论如何进攻的妃露娜小姐让那些人先攻了下去,并把我拉到旁边去。

  这……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因为妈妈她……她在疗养院里…甚至连我都认不出来……疗养院!?她在疗养院……这里…天啊……我居然亲自把母亲送进这个地狱里……

  在我发呆的时候,他们已经把所有的人抓了起来,包括我的妈妈。

 ∩是,刚刚听到我说那一句话的一些人,这时候开始有了疑问:「刚刚那位骑士大人是不是说了妈妈这个字?」,「他的妈妈在这些人里面吗?」,「该不会他是奸细吧?」

  「这绝对不可能!」妃露娜小姐气愤的说。

  「他可是身为圣锁链骑士团团长得我的副官啊,他的家人怎么可能有邪教徒!」
  「可是他的确说了,如果这是真的,那可是个大问题。」

  我缓缓走向依然赤裸着身躯被绑在木柱上的妈妈。

  这都是我害的吗……?

  「喔喔!」

  这都是因为我丢下妳一个人离开那个家吗…?

  「主人啊!」

  因为如此,妈妈妳才实现了长久以来的梦想啊,不是吗?

  「好久不见了!」

  我按照妈妈妳的希望见到了亲生父亲,也得到了爵位啊……

  「您又要来宠幸我了吗?」

  然而,为什么妳在那之后却越来越不幸呢?

  「我的儿子有没有帮到您呢?」

  我憎恨妳,为了逃离妳的束缚,有的时候我希望妳死。

  「他有没有做出有辱家名的事呢?」

  所以才会这样吗?

  「如果有的话,请主人您原谅他啊!」

  这是…妈妈妳……

  「请您原谅他,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这个作母亲的教养不当啊!」

  对我的报复吗??

  「这次由你来放火。」

  「妃露娜……」我瞪大眼睛看着讲出这句话的她。

  我知道,如果不由我亲自放火的话,到最后我只有死路一条,但是……
  「你要证明给他们看!那不是你的母亲!!」

  说着这句话的她,彷佛比我还要来得痛苦。

  她的眼角泛着泪光,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流泪……

  「你再发誓一次。」

  「你的主人,只有我一个。」

  「只有我而已!」

  「你只能看着我,你的眼中只能有我!」

  「从以前到现在是如此,以后也将都是如此!!」

  火把,从我们两人的手中放下了……

  黑暗中的火焰,夹杂着那些人们的惨叫声……

         ⊥像永远不会醒的恶梦一样……

  那年的冬天,像是一个火红色的冬天……

  我…不懂……?我们…到底在埋藏什么……烧毁什么…从什么获得解放……被什么,给束缚住了呢??

  漫长的时间,令人发狂;扭曲、疑惑,让我们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心……
  或许,只能期待下次的重新开始吧……

***********************************  呼~~早上八点又被叫了起来。睡不着,就这么继续打小说,打到现在……好累P_ T

  另外,邪书和魔道天书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我也不知道的那一种,可能小弟说话得罪到人了吧),被黑客杀掉了。

  现在我手上只有重写不到一半的魔道天书04,所以可能得等到春假完才能交货吧。

                                                            魔月敬上

  Ps:为什么这两篇会先出呢?

  选择题:

  1。因为我灵感突然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所以一口气把它给写完。  2。因为其他两篇写得有挫折感,所以先写这个,转换一下心情。
  3。因为下礼拜有两个屑和三个报告要交,所以我在耍自我逃避。
  4。闲着没事,就写一写噜~~
***********************************
                (3)

  我的体内,有一个房间……

  只要我的心,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

  我的心,就不会寂寞,也不会受伤害……

  曾经,我期盼他们会接受我……

 ∩是,他们因为我心中的黑暗,离我而去。

  我好痛苦,曾想就这么永远地沉睡在这房间中。

 ⊥在此时,你出现了。

  你的心中也有个房间。

  头一次被人接受,在你的房间里,我可以得到自由。

  无数个黑夜里,我在窗边渡过。

  一面等待那个愿意在我身边歌唱的人出现,

  一面将无数的梦想,隐藏在内心深处。

  我的心沉寂在黑暗已久。

  但有一天,你出现了。

  曾经我在房间里,四处漂流,

  但是,迟来的你,终究到来。

  我不再孤单。

  我…绝不放开你……

  即使下地狱,我也绝不与你分开……

     ***    ***    ***    ***

  「我昨天玩的那个女人啊……」

  「告诉你,在那极东之地有一个名唤蓬莱的仙岛……」

  「小姐,有没有空……」

  「威士忌一杯……」

  我叫了一杯酒,在这个与我格格不入的酒吧。

  我并不是想喝酒,也不是想找女人,更不是想找刺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只是,偶尔想当一下人而已……

  今天,我去灭了巴鲨王家,满门抄斩,我一个人。

  因为它有可能威胁到温迪米利斯家。

  最近,温迪米利斯家因为三个哥哥斗争的关系,有点不稳。

  虽然我并不想帮温迪米利斯家。

  但是,只要它存在的一天,就没有人敢动「她」……

  「救命啊!!」

  「嘿!嘿!嘿!小妞,你就认了吧,这里有谁敢惹我因巴斯大人呢?」
  「啊!!不!不要!H命啊!!」

  一阵吵杂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

  男的是这附近的小恶霸,叫什么杰利?因巴斯的,好像是温迪米利斯家的一个管家的什么人。

  那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长得蛮漂亮的,即使在这么危急的状况下,依然无损她的清丽,她充满怒气和无助的脸庞,反而有种扣人心弦的怜惜感,但应该是个不认识的人。

  不过,好像看过……

  啊!!

  她不就是那个扑克脸的副团长的妹妹吗?

  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呢??

  要去救她吗?

  算了,说不定他们是在玩强奸游戏。

  「救命啊!!杜基奥尔大人H我!!」

  叫我??

  我疑惑的望过去。

  这时那个叫杰利也看了过来。

  他好像吓了一跳,应该是认出我来了吧。

  「杜…杜基奥尔大人……我…她……」

  「放了她吧,她姊姊不是你惹得起的。」我淡然地说。

  结果他们乖乖地把那少女放了。

  「杜基奥尔大人,谢谢你。」

  「妳是法雅娜大人的妹妹吧?妳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这个时间会在这里?」我皱着眉头问她。

  听到法雅娜的名字,她着急的道:「杜基奥尔大人,请你救救姊姊吧!!」连回我的话的时间都没有。

 …过了一番问话,我终于知道原来法雅娜被某个强大皇族用下三滥的方法抓去,要请我去救她。

  「谁叫妳来找我的?」

  我拥有这么强的力量也只有那少数几个人知道而已。

  「是…是迪妲大人……」

  又是这个女人!

  该死的,难道她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很强」吗?

  我又不是她的打手,老是叫我帮她做事。

  唉~~算了,没办法,谁叫她和「她」……

  「好吧,我会去的,妳先回去吧!」我一脸不高兴地说。

  「可…可是,杜基奥尔大人,我担心姊姊……」

 〈她原本充满稚气的脸上布满着忧心哀怨的样子,我不由叹了一口气,怜惜地说:「那好吧,妳在外面等我好了。」

  「谢谢,杜基奥尔大人,谢谢你!」说着,还激动的抓住我的手,流下了感激的眼泪。

 〈我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她才赶紧放了手,拭干她的眼泪。

  我不禁笑了起来,真是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

  !?

  为什么今晚我会有这些奇怪的感觉呢?

  是因为太久没有当人的感觉了吗??

  还是……

  我没有继续思考下去,因为那会让我有背叛的感觉……

  「对了,妳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葛萝莉雅,杜基奥尔大人。」

  之后,我客串了一次蒙面人,给了那个皇族一个不小的教训,把人救了回来。
     ***    ***    ***    ***

  因为国内越来越乱,圣锁链骑士团渐渐崛起。

  在猎杀异端者前,就已经开始以教团的名义招募顾佣兵和民兵。

  本来只有一千多个女人的圣锁链骑士团,变成了拥有十六万大军的强大骑士团。

  纳力尔皇国国教的主祭师——迪妲大人的……私人军团。

  应该再不用一年的时间,这个国家就会变成她的了吧。

  托圣锁链骑士团崛起的福,我这个本来只是圣锁链骑士团团长副官的人,成了一个抢手货。

  常常有些什么贵族、王族的要把女儿嫁给我,让我多了几十次相亲的机会,每天不是参加宴会就是什么茶会的。

  像今天——

  「杜基奥尔大人真是个天纵奇才的青年才俊,这么……」

  「杜基奥尔大人,这是小女……」

  「杜基奥尔大人,下次的茶会请务必赏光……」

  我只能不冷不热的响应着他们。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变得很喜欢这种场合,每次都和迪妲那女人一起出席。

  大概是在那件事之后两个月吧。

  我在「她」的房间里,看到”她」和迪妲两个人颠鸾倒凤的互相求欢。
  「她」的脸上,再没有从前高贵、尊傲。

  她的表情比那个时候的疯狂、沉醉更加的疯狂、沉醉。

  两具雪白、完美无暇的胴体在我面前交缠着。

  四面的火光,映得「她」的娇颜更加的艳媚。

  但是,我的脑筋却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我的房间的。

  我只知道,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

  我也不愿再去触碰伤口。

  或许当「她」找到了这一个属于她的栖身之地时,就已经注定了”她」会如此。

  「她」是故意的吗?或着呢……?

  我曾想过要恨她,但我发现,我更加的……

  那么,我该恨谁呢?

  父亲?温迪米利斯家族?或着……我自己呢?

  我不知道!

  或许,我该怨恨命运吧!

  「杜基奥尔大人。」一阵清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和自怨自艾。

  最近是怎么了呢?

  为什么我变得不再像自己了呢?

  我不是早就已经……

  我回过头去,原来是法雅娜副团长。

  她原本冰冷的脸上,出现了娇羞的神情。

  这时,我居然有一点心动……

  我从来没发现,年仅二九的她,竟是如此的娇媚、迷人……

  「杜基奥尔大人,上次…谢…谢谢你了……」她低着头,害羞的说。

  我想,是因为我去的时候,她的衣服刚好被扒光吧。

  说实话,她的胴体蛮令人心动的……

  「不,些许小事而已,不足挂齿。」

  一阵寒喧后,我们的气氛似乎有点热络了起来。

  我没想过她是那么的健谈,间或露出的小女儿姿态居然如此可爱,可爱得令我有点着迷……

  或许,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一点「她」的影子了吧。

  她们都有那种冰清、尊傲,与偶而只对我敞开的心房……

  「没想到杜基奥尔大人既然会那么的强,恐怕整个伊甸大陆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您呢!」

  那当然,「苍天秘录」我可是练到第九层了,不过我还是谦逊了一下,并请她帮忙保密。

  奇怪,我似乎不怎么在乎他们姊妹知道这件事……

     ***    ***    ***    ***

  「啊…喔……杜…杜基奥尔…再来……我…我还要……」

  「杜…杜基奥尔大人……啊…请…请你…再…再给…葛萝莉雅……」

  房间里,我正和法雅娜姊妹一起。

  我正在和他们姊妹一起交媾。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把他们姊妹一起弄上了床。

  大概是上次我又看到「她」和迪妲一起在床上取乐的时候吧。

  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把一起来这里拜访我的两姊妹一起给弄上了床,夺走了她两的第一次。

  而后,我几乎每天疯狂的和她们交媾着。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让她们在我面前变得更加淫荡,把她们当作是「她」……

  或许是因为她们都有一点跟「她」相似的地方吧。

  法雅娜不管在谁面前,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只有在我面前,会流露出她的情感……

  葛萝莉雅的眼中永远只有我,她看着我的眼神,是那么的崇拜、沉醉,和那么一些的……疯狂……

  我…喜欢她们吗……?

  应该是肯定的。

  但是,我…爱她们吗……?

  我不知道……

  「杜基奥尔,迪妲大人要你明晚去见她。」

  我皱起了眉头,这女人,又想要作什么,又想叫我去杀人吗?

  好似看穿了我心中的不悦,法雅娜赶紧说:「迪妲大人想请你去商议妃露娜小姐的事,并请你带着妃露娜小姐给予你那一颗「暗黑之卵」。」

  「嗯!」我不置可否的应道。

  但我的心里是否也是如此的淡然呢……?

  某个暗室中——

  「妳有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吗?」

  「是的,主人。」回答的声音是那么的清冷…甚至……没有感情!

  「妳该不会爱上了他吧?」似乎看穿了她的内心深处,「主人」如此问道。
  「那是不可能的,主人。淫奴的身体、心灵,甚至是淫奴的一切的一切,永远都是属于主人的。」似要表白自己的心灵,又好似要再重新发一次誓,坚定自己的内心,「淫奴」如此说道。

  「哼哼…即使妳爱上了他也没有关系,因为从明晚以后,他将会成为妳们的新主人,当然,我与「她」也是,我们会献上我的一切,让他尽情的奴役我们,让他曾经狂干妳的大鸡巴插入我们的淫穴里…啊…喔…喔……」说着,”主人」的双手开始游走于她那完美的胴体,坚挺的双峰、能令任何男人疯狂的蜜穴………

  「淫奴」的心中却是一片混乱,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主人要这么做,当然,她也不明白她的主人心里在想什么。

  她觉得他应该为她做点什么,但是这个念头才一升起,马上她又觉得她不能背叛她的主人,这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甫一见面就自愿成为专属于她的淫奴的人……

  隔天晚上——

  我来到了圣教的教堂。

  当我看清里面的情形时,我吓了一大跳。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一幕嘲。

  我看到迪妲赤裸着她那完美的胴体与一个女人在祭坛上相互求欢着。

  但她不是「她」。

  她是……母亲!!

  应该已经被我亲手烧死的母亲……

  但是第一个涌上我心头的,却不是惊讶、恐惧或着喜悦。

  那居然是……性欲!!

  我想强奸我的母亲…

  如同我想占有我的亲妹妹……

  这时,在我怀中的暗黑之卵传送了一些东西到我的心中。

  那是一股……

  黑暗!!

  在黑暗中,我似乎看到了我所想要、我所应该要走的路。

  但是,那种感觉很模糊。

 ⊥像梦一样,只是有如双手所捧着的水,模糊而慢慢逝去。

  这时,我似乎因为追寻着这个梦而渐渐丧失了我的心神。

  我只感觉到,我的身体、我的心灵正在追求着一种永无止境的快感。

  我的身体,激烈的运动着。

  我的心灵,火热的激荡着。

  当我醒来,在我四周躺了五个女人。

  母亲,迪妲,法雅娜,葛萝莉雅,还有……

  「杜基奥尔…」

  我回过头去。

  那是「她」,我挚爱的妃露娜!

  「还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

  她就像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娇俏的向不解风情的丈夫表现自己所作出来的成果。

  她的眼睛,发出了比当时的迪妲更浓郁、更诡艳的红光。

  她的眼中,又出现了我所熟悉的…疯狂……与沉醉………

  但映在她眼中,不是火……是我!!

 〈着他们五人的下体,那里混合着我的精液、她们的爱液、与迪妲和妃露娜的处女之血。

 〈着她们脸上所沉醉着的幸福。

 〈着妃露娜温柔、狂野的的眼神。

 〈着这原本庄严、神圣的教堂,变成了一个充满了淫靡、邪恶的地方。
  在这一剎那,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切的一切……

  我明白了暗黑之卵到底传送了什么东西到我的心中。

  在那一股黑暗中,我看到了……

  一步一步地,把妃露娜引入黑暗的迪妲。

  想要控制妃露娜不成,反而被控制的迪妲。

 ∝制、玩弄法雅娜姊妹的迪妲。

  暗中救了母亲的迪妲。

  暗恋着……我,的迪妲。

  暗黑之卵……似乎在我的心中诞生了什么东西……

  「恶魔!你这个恶魔!」

  「你会遭天谴的,你居然奸淫了自己的母亲、妹妹!」

  「恶魔!你去死吧!你居然奸淫了我们神圣的主祭师大人!」

  「你这个弒父弒主恶魔,你去死吧!」

  在那之后的二十年内,我夺取了纳力尔皇国,并开始南争北讨。

  期间,总有人说着一些令我反感的话。

  终于,我统一了伊甸大陆。

  不为什么,只因为我想……

  指天为鹿,指地为马!!

     ***    ***    ***    ***

  窗外飘扬着纷飞的大雪,这令我又想起了我与她的相遇,我身旁的这个赤裸着身躯的女人……

  我的心里涌起了许多复杂的情绪。

  不为什么,只因为她曾是我的主人,也是……

  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  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小弟似乎又令各位不快了。但是,小弟真的很高兴,有这么多人看完了小弟的文章,还给予小弟这么宝贵的意见。真的很感激大家,也很对不起大家。所以,小弟今天一放学就赶快回来将它改过,希望会让大家比较清楚一点。

                                                      不才魔月泣留
***********************************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上一篇:穿越之心跳游戏1 下一篇:倚天屠龙--周芷若篇(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