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一个女孩_校园情色_

一个女孩_校园情色_



>一个女孩

发言人 烂烂 发言时间: 1998 八月 10日, 05点25分10秒


开学都好几个月之後,班上多了一位东方脸孔的女生。齐眉的娃娃头刘海
活像是艺品店架上卖给外国人的东方假娃娃。她脸上老是堆着笑容,但英
文太差了,要和所长谈入学的事,也拉了一个台湾女学生帮她。她是来打
工?还是来游学?还是要混别的?举世滔滔,大家都要讨生活。只要有办
法,谁碍了谁呢。
她人实在顶甜的,同班嘛,我也没帮她什麽忙,有一天她竟然送个莲蓉包
子来。这个小镇上的中国商店只卖些绿豆、春卷皮的小杂货,像这样『高
级』的莲蓉大包子,就只有坐半小时火车到布鲁塞尔或到安特卫普才买得
到。那时,她周末就是到安特卫普餐厅打工,工作那麽辛苦,要存钱缴学
费付方租,还送了这样特别的礼来,我对她说『你实在不用送礼物啊,太
客气了。』但她还是那样笑得眯眼,世故又熟畅的客套『没什麽
啦***』,天真和气的笑意加上实惠的甜甜礼物,她也真能抓准别人的
需求。
小镇上有个比利时人学中文的班,汤姆利用周末与晚上学中文也有两三年
了,他也常来我们家里坐坐聊聊。一天,汤姆突然带出一句他要让我们知
道,又不想装做太了不起的话:『今天我不能在这里太久,因为等一下我
要去接我女朋友。』
哇!果然好人有好报,汤姆终於有女朋友了。是谁呢?是广州来的那位女
生。
汤姆的确是个好人,头秃、圆肚,加上三公尺就闻得到的浓浓体臭,这些
抱歉的形状与味道使得一般人真的很难把他当成梦中的白马王子。不过,
他的确是个忠厚踏实的善良人。丑是丑,臭是臭,这些是天生的,有谁可
以说,猪八戒就没有追求爱情的权利?
如果他们情投意合,互得所需,恩恩爱爱,我们外人就应祝福,但我心里
还是闪过一点不祥的感觉。汤姆长得无法被一般人喜爱,这不但是眼睛看
得到,也是鼻子闻得到的感官事实。要容纳得下他无时不在、久久不去的
满屋体臭,要从他秃了头、肥滚滚的五官读到他的真心多情,这的确不是
一般女子做得到的。而我也觉得那位广州来的女孩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怎麽说,汤姆也寂寞久了,都是三十出头的人,化工系毕业後认真做了几
年工作,这几年欧洲不景气,他失业了两年,能在这段人生空档中有个爱
人,甜甜蜜蜜也是阴阳调和的花好月圆。
那他们的语言沟通呢?汤姆是讲荷文道道地地的比利时人,英文比一般比
利时人好。就如一句江湖活『床上是学习外语最好的地方』,这个广州女
孩应该也知道这是个事实。
那阵子汤姆的确是有点不同,房间多了些廉价的小框子挂画。一句『女朋
友送的』,他是说得平谈,但看得出他真的好珍惜与这广州女孩的感情。
至於她呢?她很早就没去上课了。自从缴了学费,注了册,到市政府拿到
一年有敦的暂时身分证,便专心到餐馆打工赚钱去,不再鸭子听雷地坐在
教室里上课。她现在是合法的学生,非法的打工女侍。合不合法是一回
事,最起码读书没有收入,打工有收入,她当然是选比较实惠的事情。
广州来的的确不同,一方面她剪个极度东方味的中国娃娃头,但她用的手
提包、穿的衣服却是一点也不社会主义。带金花的细跟鞋、耳上装饰的发
夹***,整个型看起来就是有『在外勤逛街、在家打扮过』的线索。台
湾同学提起她,有人乾脆把嘴一撇,称她是『最不像大陆来的女孩子』。
为了谢谢她去安特卫普打工时替我拿底片去送洗,我们提议找个中午,我
做些吃的过去,到她住的地方去。我们家的餐桌窄小得很,她住的廉价公
寓最起码还有个共用大厨房,摆起东西也方便。到了公寓厨房时,她一直
笑着说,『我煮了一个汤,也不知道好不好吃。我不会煮哩,他们说放了
红萝卜会比较甜。』我一看那个汤,红的绿的白的,一些叫得出名字的蔬
菜,全都煮到无法辨认,惨不忍睹!看她笑得那麽好玩,我也相信这位二
十五,六岁的广州大姑娘,在中国老家是真的没下过厨。
她引我到到她房间,没有一本书,倒有几个白痴样的玩具狗放在书架上。
最引人注目的是,大大的梳妆台上排了整整齐齐好几瓶香水与乳液。闪闪
动人的香水光泽,配上由高到低摆设的化妆品,整个画面活像百货公司里
蜜丝佛陀的柜台。想来这是她夜夜对之微笑的战利品。桌上有本台湾流行
的明星服装杂志,我讶异地问怎麽会有。她说『是楼上的J回台湾时,我托
他带给我的。你们台湾的彩色杂志很好看哩!』我心想,她的人缘果然很
好。J在台湾同学里,是个脾气别扭又小心眼的单身汉,没人喜欢和他来
往。这种没人缘的人物竟然会替她从台湾带东西,可见连J君也挡不住甜嘴
俏姑娘的魔力。
她没介绍房里什麽东西是汤姆送的,也没有任何意思想谈到汤姆,但那麽
开甜甜的笑,不会做菜又有什麽关系,荷文英文不通又有什麽关系,对中
文有兴趣的汤姆应该早就拜倒在这个中国搪瓷娃娃的裙下了。
她实在很爱笑,每个句点後面一定黏上咯咯咯的笑声。我又没说上什麽幽
默的句子,她也没说什麽笑话,但看到她时,她的嘴就是闭不上,光是
笑。看不出什麽事情真的那麽好笑,也不知道笑下面是用来掩饰什麽情
绪。中国人的微笑本来就很难懂,她洋娃娃式的笑更是没有理由。不解归
不解,又有谁喜欢老看到扑克脸?卖给外国人的中国娃娃不都是黑头发,
笑到眼睛眯起一直线的脸孔模样吗?
过了一阵子,我拿底片找她,想托她去安特卫普时顺便送洗。她说,不去
安特卫普了,现在已经换到这个镇上的中国餐馆工作。我自私又关心地问
她『为什麽?』她很不好意思地说:『那个老板吃我豆腐***周末打
工,周六晚上在餐馆过夜***』她吞吞吐吐不想再说这件事。
为了博得人缘,她可能少不了要与老板、後头厨房的人说说笑笑。如果这
个店没个老板娘,或周末暗夜里就只有她一个女人留在角落房间过夜,她
的床头四周可能是希满了饥饿的眼。一场误以为『妺有意、郎不能不从』
的暗色慾动不是没有可能上演***。在两相拚斗过中,她羸了还是输
了?我并不想知道,她低下头的眼珠中没有愤怒或控诉,却映出一种对
『错事』、『坏事』的难过。半年後,汤姆不经意地提到他与广州女孩分
手了。
虽然,当时没有镜子在我眼前,但我想我的脸上一定写满了:『呜,可怜
的汤姆。我们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局了。她配你,多少是委屈她;你配
她,更是辛苦你了。她抓着你谈恋爱,多少冲着你是洋人的分上。事实
上,她是要用身体绑住你,把自己留在比利时啊。』
汤姆一定也看得出我的好奇与心情,他自己先说了:『蒂娜﹝广州女孩的
英文名字﹞新男友是她工作餐馆的另一名男侍。她已经怀孕了,马上就要
结婚了。』汤姆继续说:『他是比利时人。你也知道蒂娜是很想留在欧
洲,但她男友比她年轻很多,才刚从餐馆学校毕业,她的语文能力只够在
中国餐馆打工,他们两个是很难有个稳定的经济基础。不过我还是祝福蒂
娜的。』
送走汤姆後,我与W赶快把屋里所有能开的窗户都开到最大。汤姆巨大的体
臭实在浓不好散,但他提得起,放得下的爱情却让我不知如何下结论,是
『猪八戒想吃天鹅肉,黄天鹅见好就飞』、『黑发蜘蛛精戏弄秃头大胖
獃』还是『痴情男子错爱无情花』?
他能把爱扩大到无悔无怨,但为什麽这麽伟大的情操与毅力就不能把自己
腰围瘦两寸下来?如果当初只是受不了她的撩拨诱惑,经过这番贺尔蒙的
翻搅後,他怎能坦然尊重爱人的叛逃?但汤姆也不是年轻不经事的毛头嫩
孩子了,从镜子里、从生活故事里,或许他也早知自己是难网到其它女
人,纵然是短暂的关怀与欢悦,两人也都是真心无悔,欢欢爱爱。流光岁
月中,人总是要用真爱去赌一赌自己的命运。广州来的她敢赌这块跳板,
汤姆敢赌这段谁都不看好的恋情,爱到最深处的交集,其实也就是一场两
人都有心的赌局。
小镇那麽小,要不碰面也难。一天在红绿灯旁遇到了她。她肚子已大,脸
上也有了微微的水肿与怀孕荷尔蒙带出的痘子,笑,还是没变,她就住在
十字路口再过去一点点。下个月我就要回台湾了,我们约了第二天在她家
聊聊。
我带了自己做的蛋糕过去按门铃,她住的地方比过去那公寓是好了一点。
看到桌上一盘排得整整齐齐的丹麦奶酥,那种细心摆设让我想起她排的香
水瓶罐风景。
她问我要不要喝咖啡,我说也好。她走两步到乾净如画的小厨房,迟疑地
看了一下架上的瓶瓶罐罐,打开雀巢即溶咖啡往咖啡器倒下去。我讶异地
问她:『这是即溶咖啡,不用煮,你是不是搞错了?』
她很不好意思自己当了一个洋人的太太,却不知道咖啡的事,七手八脚笑
着把咖啡倒出滤纸。
坐定後,她打开桌上粉红色的大相片本,里面是结婚当天的张张照片。我
问她有没有这里的大陆朋太帮忙,她笑笑的脸孔突然涌上一股阴森森的恨
意:『他们说得很难听***』她的黑眼珠往眼眶下方一转、嘴角往下不
屑地一撇,想到那些又毒又酸的话,她原先甜甜的表情马上轰一声翻到五
脏六腑毒气全发的恼怒。
『会害喜吗?』她马上回过神来,开心地说:『一点都不会。『爸妈同意
这婚事吗?』她微笑地说他们没意见,接着她就高兴地开始抱怨结婚注册
手续的麻烦:『刚开始他们要我拿到广州发的证件,等到我拿到了,又说
缺了这、少了那个,我还等叫大陆那边再补证件过来,好麻烦哦。』一想
到联络大陆亲友申请证件、寄证件的那些过程,她的嘴忍不住又笑开了,
两眼也眯得不住对这款麻烦事的欢喜。
她高兴地指着照片对我介绍:『那是我先生的妈妈、我先生的姊姊,她们
在帮我化妆***。这边是我们到湖边餐厅开的派对。』照片上,她年轻
的丈夫瘦瘦帅帅地,两人在花前、湖边,留下了成双的身影。
我不知道要如何祝福这位广州姑娘,从她第一次进教室羞怯怯的甜笑,到
最後顶着肚子翻看结婚相片簿时的快乐微笑,两款笑容中问不过隔着两
年。她要的战利品都得到了,我也只有祝福她肚里的混血小生命能拥有一
个快乐的黑眼珠妈妈。完


上一篇:补习社(粤语)作者:不详_校园情色_ 下一篇:少女小乐_校园情色_